天天硕士研究生论文网

硕士论文写作范文

旅游影响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重构 ——基于长治堆锦的研究

作者:admin1 日期:2022-01-11 18:07:47 点击:129

中文摘要:2004 月中国加入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这预示着我国非物质文 化遗产的保护工作正式开启。在多年的非遗资源调查中,我国的非遗资源十分丰富, 随着外来文化的冲击、政府需求的转变、非遗传承人身份的变化、大众喜好的改变, 很多非遗目前处于无人传承的窘境,其传承与保护问题不容乐观。非遗作为文化自 信的载体,旅游作为文化输出的途径,研究在旅游影响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重 构对于促进非遗的传承与保护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选题对象选取长治市非物质文 化遗产手工技艺类代表——堆锦作为研究对象,基于文化重构视角下探究其在旅游 影响下所面临的现实困境,给出相应的解决对策,以期为长治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 开发利用提供新的思路。

论文分为五个部分阐述观点。第一部分绪论部分,分别阐述了研究背景、国内 外研究综述、研究方法以及研究内容、框架;第二部分对长治堆锦进行了追根溯源, 归纳总结了长治堆锦手工技艺及其特质、价值;第三部分从社会学角度对堆锦进行 了文化重构,分别在集体记忆视角和文化功能主义视角下对堆锦文化进行了分析重 构;第四部分分别对当地居民和外地游客设计了问卷调查,针对旅游影响下堆锦开 发利用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总结,给出切实可行的建议和对策;第五部分通过对 全文的总结,以期对旅游影响下传统手工技艺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以及非 物质文化遗产的振兴有所脾益。

旅游影响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产生了文化重构,原有的文化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冲 击,非物质文化遗产原有的特质、价值以及象征意义如何适应现代人的审美价值, 既可以保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价值又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价值,这需要各参与主 体:非遗传承人、当地政府、专家学者、地方精英等共同参与贡献自己的力量。

关键词:旅游影响;长治堆锦;文化适应与文化重构;非物质文化遗产

ABSTRACT

In August 2004, China acceded to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Convention, which was adopted at the 32nd sess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This indicates that China's work on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has officially begun. After years of intangible resources survey, we found that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of our country is very rich in resources, with the impact of foreign culture, in the light of changing demand, the government of genetic change of identity, the change of public preferences, a lot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n the endangered state at present, the inheritance and protection is not optimistic. A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s an important carrier of cultural confidence and tourism is an important way of cultural output, it is of grea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o study the cultural reconstruc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ourism for promoting the inheritance and protec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The subject selected Duijin, a representative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handicrafts in Changzhi City, as the research object.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cultural reconstruction, the paper explored the realistic difficulties faced by Duiji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ourism, and put forward corresponding solutions, in order to provide new ideas for the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n Changzhi City.

The thesis is divided into five parts. The first part is the introduction part, which introduces the research background, the domestic and foreign research summary, the research methods, the research contents and the framework of the thesis, and the second part traces back to the source of the Duijin in Changzhi, summarized the Changzhi Pile Brocade Handicraft Technique and its characteristic, the value; In the third part, cultural reconstruction of Duijin is carried out from sociology. The cultural reconstruction is carried ou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llective memory. In the fourth part, a questionnaire

survey is designed for local residents and non-local tourists, and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of Duiji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ourism are summarized and feasible suggestions and countermeasures are put forward. The fifth part, through the summary of the full text, is expected to contribute to the inheritance of traditional handicraft skills, the protec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and the revitaliza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ourism.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ourism,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culture has been reconstructed, the original culture has been impacted by the foreign culture, and how the original characteristics, value and symbolic meaning of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adapt to the aesthetic value of modern people, it can preserve the traditional values of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as well as the aesthetic values of modern people, which requires the participation of all the participants: Non Hereditary inheritors, local governments, experts and scholars, local elites, and so on.

Key words:Tourism impact;Duijin in Changzhi;Acculturation and cultural reconstruction;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目录

中文摘要...........................................................  I

Abstract........................................................... II

第一章 绪论.......................................................  4

1.1   研究背景与意义...........................................  4

1.1.1   研究背景..........................................  4

1.1.2   研究意义..........................................  6

1.2   文献综述.................................................. 6

1.2.1   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综述................................  6

1.2.2   堆锦研究综述..........................................  8

1.3   相关理论.................................................. 9

1.3.1   文化重构理论..........................................  9

1.3.2   文化功能主义..........................................  9

1.3.3   集体记忆理论.........................................  10

1.4   研究方法................................................. 10

1.4.1   文献法...........................................  10

1.4.2   田野调查法...........................................  10

1.4.3   问卷调查法...........................................  11

1.4.4   访谈法...........................................  11

1.5   研究内容和技术路线图....................................  11

1.5.1   研究内容.........................................  11

1.5.2   技术路线图...........................................  12

第二章 长治堆锦概述..............................................  13

2.1   长治堆锦的追根溯源....................................... 13

2.1.1   长治堆锦的产生背景...................................  13

2.1.2   长治堆锦的发展历史...................................  14

2.2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概况..................................... 17

2.2.1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  17

2.2.2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特征.................................  19

2.2.3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价值.................................  20

第三章 旅游影响下长治堆锦的文化重构..............................  23

3.1   旅游影响下堆锦客体的文化重构............................. 23

3.1.1   形状种类.........................................  23

3.1.2   表现内容.........................................  24

3.1.3   象征意义.........................................  24

3.1.4   经济功能.........................................  25

3.2   旅游影响下堆锦主体的文化重构............................. 26

3.2.1   传承人...........................................  26

3.2.2   地方政府.........................................  27

3.2.3   专家学者.........................................  28

3.2.4   地方精英.........................................  29

3.2.5   堆锦文化重构体系.....................................  30

第四章 旅游影响下堆锦文化重构面临的困境及对策....................  31

4.1   旅游影响下堆锦文化重构面临的困境......................... 31

4.1.1   堆锦非遗故事表述不清晰...............................  31

4.1.2   政府将堆锦文化变成政治需要.......................  32

4.1.3   当地社区居民缺乏参与权与认同感...................  32

4.1.4   游客对于堆锦购买意愿不足.............................  34

4.2   旅游影响下堆锦文化重构解决对策........................... 36

4.2.1   讲好非遗故事,展示文化魅力.......................  36

4.2.2   政府转换思维,构建文化体系.......................  37

4.2.3   社区积极参与,加深文化认同.......................  37

4.2.4   堆锦产业分化,打造非遗品牌.......................  38

4.2.5   拓宽宣传媒介,传承工匠精神.......................  39

第五章 结论......................................................  40

参考文献.......................................................... 42

附录一...........................................................  45

附录二............................................................ 47

附录三...........................................................  49

致谢.............................................................. 52

个人简介及联系方式................................................ 53

承诺书............................................................ 54

学位论文使用授权声明.............................................. 55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与意义

1.1.1  研究背景

自 2003 年我国文化部启动非遗保护工程为始,已有十八个年头,这期间举全国 之力,以最快的速度开始了我国对非遗的全面保护[1]。截至201 9年12月我国入选《人 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32个,入选《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7 个,入选《优秀实践名册》1 个,合计 40项,总数位于全球第一。

然而在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过程中仍存在很多顽疾。我国的文化生存环 境在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发展中发生了巨大变化,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形成了巨 大的影响,集中表现在:孕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土壤(农耕文明)受到了城镇 化快速发展的冲击,逐渐消失,“活态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文化展示形式失 去了生存的土壤[2];一部分非遗的传承人逝去后,这些靠着口传心授的非遗也在逐渐 的消逝;受到客观条件的影响,再加上主观重视程度不够、保护意识不强,一大批 拥有很高文化价值的传统手工艺品遭到了人为损坏或是流失到了海外;市场环境下, 过度商业化,使得非遗原真性遭到了严重破坏;非遗保护实施中“重申报轻保护”、 “重形式轻内容”、“重技术轻文化”等顽疾依然存在[3];非遗生产依旧在用传统技 艺来生产,造成了低效率、低附加值现象的出现;非遗创造力和创新性后劲儿不足, 不能与时俱进;非遗被束之高阁,大众参与度低。故而,在新的环境形势下,非物 质文化遗产所面临的困境,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创新形式和解决办法已刻不 容缓,这是本文研究的重要背景之一。

20世纪 90年代之后,随着大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大众对旅游的需求增加,旅游 有了一个极大的发展,而旅游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良好的融合基础,旅游是现代 非遗保护利用的方式之一,非遗作为旅游发展的文化基础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2019旅游竞争力报告》公布,西班牙再次被宣布为全球最佳旅游目的地,该国家 拥有至少48个世界遗产地,可见文化资源的重要性,中国排名第1 3位,比上次前 进了2位,报告分析中指出,在中国的各项竞争力指标中,人文旅游资源得分非常 突出,也表明了我国对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非常重视,并且已走在了全球的前列。 非遗既是时代发展的历史见证,同时又是宝贵的的文化资源,2018年12月,文化和 旅游部明确了“宜融则融,能融尽融,以文促旅,以旅彰文”的工作思路,将文化 [4]
旅游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游客也不再满足于“上车睡觉、下车看景”的旅游, 而是希望能拥有值得回忆的经历,这可以提高个人的文化积累。非遗文化旅游在这 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非遗文化+研学旅游”、“非遗文化+乡村旅游”、“非 遗深度游”等一系列非遗与旅游相结合的优质项目深受广大游客的喜爱和推崇。

image.png

图 1.1 《2019 旅游竞争力报告》排名(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长治,古称上党,得名于明嘉靖八年,取长治久安之意。历史悠久,秦统一六 国后,施行郡县制,分天下为36 郡,上党郡为其中之一[4]。2010年长治市被评为中 国优秀旅游城市,境内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矿产资源,长治人民在这片肥沃的土 壤上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创造了多姿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随着申遗 热,非遗的旅游开发利用也受到了大众的更多关注。截至 2019年12 月,山西省共 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168 项,列全国第三。长治市共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16 项,山西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104 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15 名,省 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80 名[5]。作为非遗资源的大省,非遗旅游开发利用却不尽 如人意,长治市旅游发展中,尽管已有部分非遗得到了一定的开发利用,如上党梆 子、黎侯虎、壶关羊汤,但总体上讲当地的非遗旅游开发利用与江苏省、陕西省各 地市相比仍较为滞后,尤其是手工技艺类非遗仅仅停留在小规模的旅游手工艺品生 产上,对于技艺展示、游客非遗体验等方面还没有开发,非遗在当地旅游业中发挥 的作用十分有限,同时,有关长治市非遗保护传承以及旅游开发的研究较为薄弱, 这也为本文内容的研究和探讨提供了契机。

1.1.2   研究意义

1.1.2.1   理论意义

本文对长治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详细的调研,引入文化重构理论,研究分 析了长治市传统手工技艺类代表——堆锦的文化变迁,并对堆锦的客体、主体进行 了文化重构,为旅游影响下堆锦更好的传承与保护提供理论视角以及案例分析。

1.1.2.2   现实意义

笔者通过田野调查、问卷调查的形式对长治堆锦进行了实地调研,找出了旅游 影响下堆锦发展所面临的现实困境,并给出了相应的建议和对策,对同类手工技艺 类工艺品的开发利用也有现实意义,同时响应了国家关于文旅融合的号召,以人民 美好生活为导向,促进文化建设和旅游发展,扩大文化影响力,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量。

1.2   文献综述

1.2.1   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综述

1.2.1.1   国外研究综述 (1)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外学者相较于国内学者研究较早,Karoline (1998)分 析概括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以及形式特征[6], Arizpe( 2004)提出了非物质文化遗 产的保护与传承必须得到重视叫Nettleford (2004)特别关注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消失 的真正原因[8],Harriet(2004)指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并且详细给出了在保 护中应该注意的方面,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问题[9],国外学者们通过不同的视 角给出了自己的解决对策,Deacon(2004)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应充分利用管 理规划及制度[10],Vecco(2010)借鉴了西欧国家有关于文化遗产的概念演变,加深 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理解,提出相应的保护措施[11],Carrozzino(2011)提出要利用 先进的科学技术来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博物馆以及多媒体平台将非遗进行 线上、线下的展示也是一种很好的保护方式,同时创造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创产品, 对于非遗保护和非遗宣传科普也提供了一个新的途径肚。Techera(2011)表示国家 的法律、当地政府的帮扶措施对非遗的保护是十分必要的,且避免其受到社会压力 和经济压力的双重威胁[13]。

(2)旅游影响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开发研究

国外学者认为旅游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开发的影响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积极 的,比如Pierre(2000)提出旅游开发可以促进当地文化与外来文化的交流融合,提 升本地民族的文化形象,吸引游客的到来也推动了当地文化的对外传播,对非遗保 护起到了积极作用[14]。另一方面,旅游影响下非遗的资源坏境会遭到破坏,传统文 化会更容易被歪曲误解,这些负面作用对非遗产生了消极影响。例如Ramsey和 Everitt(2007)通过研究分析得出游客数、旅游经营成本会影响非物质文化遗产地 的旅游,导致其整体环境遭到破坏泗。Chris(2002)通过调研发现利用现代的技术 手段以及创新方式展示毛利人的传统文化,失去了其本身的特色,很容易产生歪曲 毛利人文化形象的负面影响[16]。

1.2.1.2  国内研究综述

( 1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研究 国内的学者基于不同的学科方向总结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刘魁立(2007) 表示集聚民族文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有悠久的历史价值[17],黄胜进(2006)对非物 质文化遗产的经济价值做了调查研究[18],白宇(2015)则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历史 价值、实用价值以及精神价值进行了梳理,认为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代价值内 涵[19],孟涛(2018)提出可以通过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价值实现非物质文 化遗产的旅游价值,二者实现价值的相互促进和相互转换[20]。

(2)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开发研究 相比国外学者,国内研究更为详细,一部分学者对非遗保护体系进行了理论建 构,徐赣丽(2005)中构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开发式的保护框架,其中涉及政府、 学者、企业以及文化主体在内[21]。孙国学(2010)提出,非遗保护资金的来源可以 从非遗旅游开发中获得,二者之间可以形成良性互动[22]。张国超(2009)则认为, 以人为本的旅游开发模式才是一切非遗开发和保护的根本[23]。李浥(2011)指出生 产性保护离不开政府干预的作用[24]。刘正爱(2013)和刘晓春(2013)均对文化本 真性进行了反思,并强调了非遗保护中文化持有者的重要作用[25-26] 。胡慧林与王媛

(2013)首次提出了“生活性保护”的概念,认为非遗不仅是文化还是生活,保护 非遗,需要推动传统文化向现代生活转化,与此同时,延续非遗与人们日常生活的 “共生”关系[27]。林秋朔(2004)提出各级政府要对非遗给予足够的重视与支持, 制定合理的分级保护制度,锻炼出一支有素养的人才梯队,以点带面,营造非遗保 护与传承的良好氛围,推动传统文化向文化产业的转变[28]。

1.2.2  堆锦研究综述

image.png

图 1.2 堆锦论著发文量趋势图

在 CNKI 中文数据库中检索主题“堆锦”,共查到 1406 个结果,从趋势图可以 看出,2008年到2010年之间有关于堆锦的论著有一个明显的提升,这同2008 年堆 锦被国务院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很大关系。在此后的十年间,有关 于的堆锦的热度一直保持不温不火的状态。

随着国内外对非遗研究的非遗热热潮不断,地方对于堆锦非遗的理论研究都停 留在传承与保护阶段,针对堆锦非遗与旅游的相关研究十分有限。焦新育(2019) 通过介绍史俊长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所做出的突出贡献,宣传了个人对长治非 物质文化遗产的奉献精神[29]。

关于堆锦的理论研究比较少,这些研究中多以硕士研究生发表的毕业论文为主, 郝沛沛(2014)以长治堆锦为切入点,通过对其美术形式与造型特征的研究,提炼出 符合长治地区的旅游特色元素,探究旅游纪念品的开发思路[30]。张环(2010)介绍了 堆锦的历史文化以及演变,并提出了自己对非遗保护的思考[31]。牛晶晶(2014)从 美学角度来探讨了堆锦的艺术价值[32]。

此外,堆锦传承人也根据自身所见所闻,将堆锦资料整理成册,发表了有关堆 锦的著作,堆锦非遗传承人涂必成著书《中国上党堆锦》,将上党堆锦艺术分类, 以彩图形式展示了优秀上党堆锦作品[33]。堆锦传承人闫德明的《长治堆锦“堆锦文 化”的辉煌记忆》详细的介绍了堆锦一路走来的风雨历程[34]。堆锦传承人弓春香将 自己多年来有关于堆锦的认识和堆锦作品通过《弓春香上党堆锦》展示了出来[35]。

传统手工艺由于自身观念和国家体制的局限,同时又受到了全球工业化浪潮的 冲击,一大批优秀的传统手工艺影响力逐渐衰弱甚至消失,很多传统手工艺文化的 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曹庆芝与崔胜军(2008)认为传统工艺是传统社会农耕文明 的产物,农业社会以及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同传统工艺联系密切,传统工艺的产生 和发展都受到特定历史时期的审美观念、风俗习惯等因素的影响,失去了特定的文 化背景和生活环境,传统工艺也就失去了其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就会失去传统工艺的特色[36]。需求环境发生变化,在工业化大生产的浪潮下,市场上涌现出了大批机 械生产的标准化商品,与传统手工艺品相比,标准化商品的优点明显,生产工期短、 成本低廉是其突出的优点,这满足了当下快节奏生活的大众需求,直接导致了传统 手工艺品被挤出了大众的日常生活圈,传统手工艺品实用功能的大大减弱,往往会 导致其被束之高阁,无人问津。

总体来说,针对长治的非遗集中在了对其历史的阐述,对其美学价值、人文价 值的赏析以及堆锦传统技艺的传承与振兴,并没有对长治堆锦的文化重构进行社会 学的分析,对长治当地非遗和旅游开发进行的研究也较少。

1.3  相关理论

1.3.1  文化重构理论

文化重构这一概念取自Julian提出的“文化适应” [37]概念,Clyde Woods在其出 版的《文化变迁》一书中对“文化重构”进行了解读:“民族文化与外来文化的互 动中,所做出的有选择性的创新和组合就是文化变迁,而文化变迁的过程就是文化 重构的过程。”[38]我国学者栾杨指出:“文化重构的定义是指在一个民族的文化稳 定后接受了其他文化的冲击,外部文化对其进行了加工和改造,从而使得本地的原 有文化吸收了外部的文化内涵,本地的文化结构开始重新地整合与组织。”[39]文化 重构是一种动态的、有意识的文化再生过程。 《社会科学大词典》中给文化重构做 了注释:“文化体系的再造,重点是对文化价值体系的重新建构,对文化模式的梳 理,对文化类型的整理。”这也是本文对于堆锦文化重构的理论支撑。

1.3.2  文化功能主义

文化功能主义是探讨文化在社会生活中功能的社会学理论。代表人物是马林诺 夫斯基和拉德克利夫•布朗。二人指出社会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社会当中的各个组成 部分是通过文化彼此联系为一个整体,通过对文化整体功能的调查研究,才可以建立 起科学的社会人类学。需要是文化产生的根本原因,完成其文化功能就是满足需要, 如果要探究一种文化,就要对它的功能进行研究,了解其用怎样的功能凝结成整体。 每种文化因素都有其特有的功能贡献。历史主义并不被得到认可,文化功能注意认为 历史是不可能得到了解的,之所以现在有一部分历史上的东西仍为人们保存和了解, 主要是因为它们是有现时功能的。

1.3.3  集体记忆理论

亨利•柏格森提出了现代西方记忆理论,他在《材料与记忆》(1896) —书中 专门分析了“记忆”:“绵延,即在人的意识中,过去、现在与未来不可分割地连 结起来,形成意识的绵延不绝。每一个知觉都填充着一定深度的绵延,都将过去一 直延伸到当下,同时也成为了记忆的一个组成部分。换言之,绵延即记忆,记忆(含 瞬间知觉)构成人对世界的认知以及精神世界。”

埃米尔•涂尔干提出了 “社会事实”概念:“一切行为方式,不论它是固定的 还是不固定的,凡是能从外部给予个人以约束的,或者换一句话说,普遍存在于该 社会各处并具有其固有存在的,不管其在个人身上的表现如何,都叫做社会事实。”

莫里斯•哈布瓦赫将柏格森和涂尔干的思想融合,提出了集体记忆理论:“所 有记忆都受到集体、社会框架的影响和形塑。集体记忆并不是将过去原原本本的保 存下来,而是一种文化建构和社会建构,是在特定时代而重建的有关于过去的想象, 并且与特定时代的社会主导思想是保持一致的。”

1.4  研究方法

1.4.1  文献法

笔者在山西省图书馆查找相关书目,知网上查找文献资料,系统的梳理了有关 文化重构理论、文化功能主义、集体记忆理论,对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堆锦的文 献资料细心整理,了解目前国内外的研究状况,总结阐述文化重构理论、手工技艺 类非遗的研究趋势和动向,并提出自己的看法。

1.4.2  田野调查法

笔者于 2020.10.16——2020.10.25 在长治市进行了田野调查。调查共分为五个部 分,准备阶段,堆锦属于长治地区独有的手工艺,故调研地选在了长治,通过网上 查找,收集资料,为下一阶段调研做准备;开始阶段,通过前期资料的收集,与长 治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史俊长取得了联系,确定访谈时间;调查阶段,通过对长治 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史俊长进行访谈,了解目前长治市政府针对非遗保护的政策措 施和保护概况。拜访了堆锦非遗传承人闫向军老师,参观了闫向军老师创办的堆锦 非遗博物馆,通过对非遗传承人的访谈,收集了第一手的资料;撰写调查研究报告 阶段,通过前几个阶段对资料的收集整理,撰写关于堆锦的调研报告;补充调查阶 段,后期对于堆锦相关问题的疑问,通过电话跟闫向军老师取得了联系,进行了电 话访谈,补充了访谈资料。

1.4.3  问卷调查法

通过问卷形式调研当地居民对堆锦的认知了解、文化认同以及关于堆锦旅游的 发展评价,问卷发放时间为2021 年1 月11 日——2021年 1月 21日,问卷发放地点 选择了长治自盛李记堆锦博物馆旁的长兴小区、长治市非遗中心文化创意产品研发 基地旁的省建西区家属院,发放问卷300份,收集有效问卷283份,有效率为94.33%, 为讨论当地社区居民参与堆锦文化建设等问题收集相关数据资料。随后又通过调查 问卷形式,针对游客有关于堆锦文化认同、感知稀缺性、堆锦的文化认知水平以及 游客的购买意愿做了相关调查,问卷发放时间为2021年1月23日-2021年2月3日, 问卷发放地点选择了中国上党堆锦艺术博物馆、长治自盛李记堆锦博物馆,发放问 卷300 份,收集有效问卷276 份,问卷有效率为 92%,为讨论游客关于堆锦购买意 愿的相关问题提供数据支撑。

1.4.4  访谈法

针对长治市非遗保护中心史俊长主任和堆锦非遗传承人闫向军老师做的访谈, 提前设计了谈话方式、访谈问题,通过访谈获得有关于长治堆锦的第一手资料,收 集了解目前长治市政府针对非遗保护的政策措施以及保护现状,熟知堆锦历史、传 承方式、手工技艺,欣赏堆锦作品,了解堆锦和传承人目前所遇到的困境等资料, 力求调研资料的详实,以期对本论文有所增益。

1.5  研究内容和技术路线图

1.5.1  研究内容

第一部分绪论部分,分别阐述了研究背景、国内外研究综述、研究方法以及研 究内容、框架;第二部分对长治堆锦文化进行了追根溯源,介绍了长治堆锦的手工 技艺及其特征、价值;第三部分从社会学角度重构了堆锦文化,分别在集体记忆视 角和文化功能主义视角下对堆锦文化进行了分析重构;第四部分分别对当地居民和 外地游客设计了问卷调查,在对堆锦结分析的基础上,对其在非遗旅游中存在的问 题进行总结,将目前堆锦非遗旅游中存在的问题给出切实可行的建议和对策;第五 部分是对全文的总结。

第二章 长治堆锦概述

2.1   长治堆锦的追根溯源

2.1.1   长治堆锦的产生背景

2.1.1.1   当地经济繁荣

上党区(今长治市)位于山西省东南部,雨水充沛,四季分明,被誉为“无扇之 城”。境内煤、铁等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农业、手工业都很发达。自秦汉以来,一直 是晋东南地区的军事、政治以及文化中心,历史上曾一度成为北方生活最富足的地方, 正所谓“平阳、泽、潞豪富甲天下,非数十万不足富”[4]。

《大明一统志》中在描写了潞州的富庶图景之后,接着记录了当时部分名门望族 的消费水品:“正德(1506-1521)以来,耕读之勤,帷薄之肃,虽宛如唐风,然藩戚武 弁、纨绔之子不膏晋族,文颇胜质,俭不及奢,丧具婚夜,资费半产” [4],由此可见其奢 华之风。“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民间也更看重婚丧嫁娶、礼仪交际,每每操办, 不吝钱财,攀比之风自不必说。如此之高的消费水品,也为堆锦的存续提供了肥沃的 土壤。

2.1.1.2   文化资源丰富

长治市属于黄河流域三大文化区之一的中游中原区,上党是神话的故乡,神农 尝百草、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精卫填海皆出于此地,折射出长治古代文明的源远 流长。上党戏曲通过一代代传承人和表演人员的演绎,将上党戏曲在历史的舞台上 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5年 8月 27日,中国曲艺家协会宣布:长治市荣获全 国首家“中国曲艺名城”称号。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 ,长治的风俗习惯是 多年来的文化积累,有它的特殊性,深受社会底层民俗文化的影响,时至今日,仍 保留着许多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粹。

山西四大梆子之一的上党梆子,其前身为“诸宫调”,宋代即已有之。明初昆 腔、皮簧介入后,经与本地戏曲声腔的融合,至明中后期已逐渐发展成一个“昆、“榔”、 “罗”、“卷”、“簧”五腔并存的新剧种“大戏”。这种大戏每逢演出时,五腔同 台,场面辉煌大气、曲调宛转丰富、唱腔高亢明朗,并接纳和融合了外来昆腔、皮簧,

在地方戏中并不多见。以地方“大戏”为龙头,带动了音乐、美术创作和民间吹打乐、 说唱、小戏,以及戏曲服饰、民间刺绣、布艺、乐器等其他相关艺术的共同繁荣, 明朝中后期是一个文化大发展的时期。著名堆锦作品《麻姑献寿》、《群仙集庆》、 《全家福》等充分表现了戏曲人物的造型和呈现形式。

2.1.1.3  潞绸的大发展

明代的潞州地区(今长治市)不仅是一个煤炭之乡,同时也是丝绸之乡,同时期 的潞绸发展达到了鼎盛时期,当时的潞州是北方最大的丝绸织造中心,与江浙、四川、 闽粤并驾齐区,是全国四大丝绸中心之一[4]

《潞安府志》记载:“洪武初年,潞州丝绸甚多,绸庄丝店遍布街巷,机杆之 声随处可闻。”这里生产的潞绸分大绸、小绸两种,上贡朝廷、下衣士庶,康熙六 年之后的小潞绸仅文献记载的色彩便有黄色、红色、绿色、蓝色、白色、青色、酱 色、紫色、黑色等。

潞绸长期作为皇家贡品上贡朝廷,影响力可见一斑。可潞绸以及山西各地方丝 织品每年的产量有多少匹,史书当中却并没有详细记录,但从明代官府每年征农桑 绢数量可窥见一斑。据《潞安府志》记载,明洪武年间,年征农桑绢 4594匹,内本色 3674匹,折色920匹。嘉靖元年(1522),征丝50斤,绢4777匹。潞绸在洪武年 间兴起到万历年的二百余年间一直保持强势的发展势头。从万历三年(1575)起, 官派潞绸逐年增加,万历三年征农桑绢2840 匹,万历十年征农桑绢已达4730匹。

潞绸为堆锦工艺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物质资源支持,物质资源已经不 仅仅是一个就地取材的简单利用,还是将寓意寄托到物品上的一种情感表达。这种文 化形态的形成,对当地社会中的生产生活影响深远,明清时期长治地区发达的潞绸产 业绵延数百年,可谓树大根深、枝繁叶茂。由此形成了当地独有的潞绸文化,长治堆 锦依托潞绸而生,伴随潞绸繁荣而长。堆锦早已融入了长治社会的文化生活当中,成 为了长治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保持着其旺盛的生命力。 2.1.2 长治堆锦的发展历史

2.1.2.1  长治堆锦的起源界定

关于长治堆锦的起源界定,目前存在两种代表性的观点:第一种观点来源于堆 锦传承人涂必成所著《中国上党堆锦》一书,唐玄宗李隆基曾出任潞州(现长治市) 别驾,在登上皇位之后,他又先后三次驾临潞州,与此同时,官廷里用丝绸制作的手 工艺品堆绢也被带到了潞州,作为装饰品,供人观赏。就是这种堆绢,再之后便流 传至民间,也就是今天的长治堆锦艺术[33]。也正是因此,李隆基被供奉为长治堆锦的 祖师爷。第二种说法出自另一位堆锦传承人闫德明所著《长治堆锦“堆锦文化”的 辉煌记忆》一书,书中采取科学的态度,遵循艺术发展的客观规律,针对堆锦的起 源进行了合理的推测,经过长期的研究与论证,将长治堆锦的形成年代定于明代的 中后期。明代中后期是我国染织工艺发展到中国古代最高水平的一个时期,同时还 是江南地区与染织工艺一脉相承的刺绣等工艺向绘画方向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当 时制作的丝工艺画,表达了社会审美意识和生活理想,其画面的尺寸也趋于大型化, 独立于民间刺绣之外,成为具有艺术品位的装饰品[36]。由此可见,如果说同染织工艺 一脉相承的平面刺绣工艺画的形成年代在明代中后期的话,那么,与其一脉相承的 “堆”起来的工艺画一定不会早于明代中后期,且形成于中国工艺画形成的大趋势 之前而独树一帜,更不可能早于山西运城博物馆珍藏的经故宫博物院杨伯达先生鉴 定为明代遗存的“堆绢”工艺了。

2.1.2.2  长治堆锦的出现

长治堆锦起始于唐朝,临淄王李隆基唐公元 707年四月出任潞州(现长治市) 别驾,公元709年十月卸任返回长安,李隆基公元 712年至公元756年在位,因 史之乱退位,是唐朝在位时间最久的皇帝,被尊称为堆锦之祖,他来潞州三年,把 宫廷里的堆绢带到了潞州,随后堆绢传入民间,当时堆锦作为奢侈品,是达官贵人 的庭堂陈设。长治堆锦最初的发展,仅仅是作为一种屋中的装饰品而存在,由于堆 锦是用丝绸这种昂贵的原材料制作而成,受众群体的范围很小,属于非常小众的装 饰品,所以它的传播方式必然会是“自上而下”的,而官僚、富商对它的需求就成 为了推动堆锦发展的重要因素。

2.1.2.3  长治堆锦的兴盛 堆锦的兴盛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明代潞绸兴盛时期,第二个阶段是晋商 兴盛时期。

第一个阶段,堆锦的主要制作材料是棉花和绸缎,堆锦的兴盛离不开作为原材
料之一的潞绸的繁荣,上党与江浙、四川、闽粤齐名的全国四大丝绸中心之一,盛
产的丝绸被冠以潞绸之名,潞绸是山西丝绸业鼎盛时期的代表,历史上同杭缎、蜀
锦齐名,号称中国三大名绸之一[33]。明太祖朱元璋鼓励民间种桑养蚕,扩大生丝和
丝织品的生产,在此期间,生产工具得到了更新改造,生产技术也得到了极大的改
善,民间丝织业得到了空前的大发展。《明史》记载:“太祖初立国即下令,凡民
田五亩至十亩者,栽桑、麻、木棉各半亩,十亩以上倍之。”明洪武年间公元 1369
15
年,山西成立了织造局,主管山西的纺织生产,明朝郭子章《蚕论》:“今天下事疏 阔矣,东南之机,三吴越闽最多,西北之机,潞最工”。这一时期,长治地区的丝 绸生产无论从规模还是质量来说都达到了长治地区的最高水平,并且成为了北方的 丝织业中心。这一时期,堆锦在长治无论是原材料的发展还是工艺的发展都上升到 了一个新的水品,但并未广为人知,使堆锦广为传播的时期是在晋商兴盛的阶段。

第二个阶段,晋商专指明清500多年间的山西商人,自明代在山西推行幵中制 以来,为山西商人的迅速发展提供了十分难得的机遇,山西商人苦心经营,集合成 帮,以盐商、边商、旅蒙商、茶商、票号商、皇商等角色将经营范围由山西地区福 射全国甚至海外,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商业网络,到中国近代,山西票号商人更是 上通清廷,下结官绅,商路可达数万里之遥,款项“汇通天下”,成为当时十大商 帮之首。[31]晋商的兴起也将本是长治地区的堆锦带到了全国,甚至海外。堆锦属于 奢侈品,精美的工艺造型,又因为本土化的属性,成为晋商和官僚们相互馈赠的十 分珍贵的礼物,摆在家中作为装饰品既显得高端大气,又体现出了贵重珍视之意。 1915 年,著名堆锦艺人李模、李时忠父子历经三个月精心制作的《春、夏、秋、冬》 堆锦四条屏,荣获太平洋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银奖,奖品包括优等银质奖章一枚,奖 状一张,堆锦从此蜚声海内外,收藏堆锦成了名公巨卿、土豪乡绅们竞相追捧借以 显示身世、追求时尚的一种资本,堆锦作为一种文化艺术在清末民初形成了自己独 特的风格特色,成为一种社会风潮时尚,上层阶级给予了其高度的认可,并将其作 为身份、地位以及财富的象征,此时堆锦的发展达到鼎盛时期,超越了它本身的艺 术价值,反映出它在当时艺术市场上的主导地位,从中折射出堆锦艺术品拥有者的 社会地位和财富资本。

2.1.2.4  长治堆锦的重生

清末民初,国家动荡,军阀连年混战, 1931年9月18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时 局更加动荡,堆锦传承人李模、李楷两兄弟相继病逝,堆锦的传承受到了前所未有 的危机,堆锦制作陷入了完全停滞的状态。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堆锦才重新恢复 制作生产,并作为国礼赠送给前苏联和朝鲜,还出口到了欧美以及亚洲各国。1953 年,响应国家号召,李氏堆锦传承人李时忠、李时杰、陈玉珍在长治市油漆裱糊生 产合作社成立了堆花小组,将之前由家族传承生产的堆锦工艺扩大了生产规模,来满足国家出口以及赠礼的需求。 1961 年堆花小组人数扩增到 150人,出口到海外的 堆锦艺术品大约3 万余件,堆锦迎来了短暂的复苏期。之后19665月到1976 10 月,中国历史上进入了一个特殊阶段,堆锦艺术被列入了四旧的行列,很多传 统的堆锦精品以及图纸遭到破坏和焚毁,这十年堆锦作品唯一的题材是伟大领袖毛 主席。 1967年,堆锦传承人李时忠因病去世, 1972 年堆锦生产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再之后长治工艺美术厂由生产堆锦转变为了生产电池,堆锦艺术来到了灭绝的边缘。 1994 年堆锦世家自盛李记最后一位传承人李时杰去世,堆锦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野。

1997 年李时忠的徒弟弓春香,李时杰的徒弟涂必成、闫德明开始从事长治堆锦 艺术文化的抢救、恢复、研究、创新、设计、制作、保护工作。经过多年的努力, 堆锦艺术再次回到了大众视野。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经济稳定快速发展,人民生 活水品提高,对精神生活有了更高的要求,旅游业作为新兴产业的出现也使得传统 手工艺逐渐走入了大众视野。 2006年,经山西省政府批准,堆锦被列入山西省第一 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8 年经国务院批准,堆锦被列入了第二批国家级非 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长治堆锦逐步推向量产, 2018 年,长治 堆锦传承人闫向军的堆锦工作室首次实现了盈利,长治堆锦作为需要政府扶持和保 护的非遗产品,通过几代人的传承和创新走向了市场。

2.2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概况

2.2.1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

堆锦可以将两个字拆开来解释,堆锦艺术中的“堆”,其制作技艺以堆为主, 加上彩绘,体现了堆锦强烈的立体浮雕感。制作过程首先是将构思好的内容绘制到 图纸上,然后将绘制好的画描绘到硬纸板上,用剪刀和刻刀将硬纸板上的内容剪切 成许多小块,贴飞边、贴纸捻、续棉花之后的小块包上绸缎,将处理好的小块按照 设计堆贴在一起,将加工好的半成品拼接在一起,粘贴在绘制好场景的底板上,形 成完整的画稿,最后将完成的成品,加上落款,并装订在玻璃框内。特殊复杂的制 作流程,展现了堆锦生动立体的艺术特征。特别是在堆粘人物和动物的毛发时,需 要尤其的注意。在表现人物指甲时,由于造型分解极其微小,工艺制作难度大,但 艺人们经过长时间的学习锻炼,能精准的掌握工艺流程,工艺之细腻令人叹为观止。

堆锦艺术中“锦”,体现出的是堆锦制作时所使用的丝绸其本身所具有的特质。 对于颜色的应用,画稿中看到画的用色极为清淡泊雅、重墨浅色,后期工艺制作中 结合了丝绸材质,画稿设计增强了作品的效果,进一步提升了丝绸材质的美感。明清时期的堆锦作品,色彩留白多用黑色,常用红色、黄色、蓝色、绿色等作为搭配, 并在白色绢上晕染,局部还配以金、银丝线装饰,相比较于绘画作品,堆锦作品无 论在颜色的饱和度上,亦或是造型的立体感上,给人的视觉冲击都更胜一筹。随着 丝绸制造业的成熟发展,堆锦艺术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堆锦艺术也更进一步。特 别是用堆锦工艺制作的唐卡,色彩鲜艳富丽,又由于作品生动形象,人物刻画细腻 逼真,色彩斑斓,极具浮雕效果,故被称为“软体浮雕”。

随着堆锦产业与旅游产业的融合,传统的堆锦技艺繁琐,耗时耗力,无法量产, 闫向军和父亲闫德明,弟弟闫向辉三人勇于尝试、大胆创新,以“硬胎”换“软胎”, 根本性解决了长治堆锦突显的诸多缺憾,其中堆锦中的镶嵌材料加入了人造纤维织 物,对角质材料中的兽骨加工方法进行了改进,将兽骨加入石灰和石碱在锅中蒸煮, 以此去掉其中的油份,使兽骨呈半透明状,如此即可使用,这样是为了更好地保存 堆锦手工艺品,不易腐烂。原料的选择放弃了国画颜料,因为其遇水后容易留下水 渍,影响色彩效果,改为了丙烯颜料,上色后光鲜亮丽且防水易干。父子三人独创 的二十余种技法,在保持原有艺术特征前提下,表现力增强、工艺精进。市场上的 堆锦产品琳琅满目,但也存在了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情况,好的堆锦作品价值几 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也有流水线上粗制滥造的堆锦产品,价值不过十几块钱、 几十块钱的,游客不容易区分辨别,这就造成了普通游客不敢购买的情况出现。

2.2.2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特征

2.2.2.1   构图讲究散点透视

传统国画的构图风格对于长治堆锦影响深远,长治堆锦在构图上讲求经营,不局 限于某个固定的时空,而是运用多变灵活的构图方式,把不同时空的风景、人物,按照 堆锦手工艺者的主观感受和艺术创作的手法,设计布局,将手工艺者心中的时空境 界跃然于画作之上。同时受中国国画影响,长治堆锦采用散点透视法,经营构图,给 创作构图赋予了极大的自由和灵活。于此同时,虚实对比在画作的构图中尤为重要, 讲求“疏可走马、密不透风”,从而达到虚中有实,虚实相映。

清末民初,长治堆锦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突出构图的意境,画面作为独立的 舞台,通过巧妙组合,达到虚实相映、灵活自由的艺术效果。李模、李时忠制作于 20 世纪20 年代的《富贵图》。不难看出,堆锦作品并不着重于背景的描画,通常的做 法是使用黑色绸缎作为大片的留白,看上去典雅庄重。

现收藏于祁县乔家大院 图片来源:网图

2.2.2.2   形态饱满,注重细节

民间美术对待人物、风景都充满理想化,期待事物圆圆满满、和和美美,堆锦 也是如此,所以在长治堆锦传统手工艺品中看不到破损的物品造型或是残缺的人物 形象,明清时代,堆锦手工艺品重在刻画人物的神色姿态,对于人物的尺寸和比例大 小并不重视。故而早期李时忠先生的作品《八仙》中吕洞宾、铁拐李、曹国舅等男性的相貌奇特,身材比例夸张,何仙姑则是蛾眉樱唇,削肩细腰,清朝的遗风显露 无疑,这更增加了长治堆锦的风韵。

1965年到 1966年这一年间,根据同名绘画作品制作而成的长治堆锦作品《中朝 英雄》《天女散花》等画稿,画面力图达到原画的画风效果,制作工艺虽没有改动, 但所使用的镜框换成了木质结构,并且完全仿照当时工艺画最时髦的双层立体造型, 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堆锦作品相比增加了些许现代气息。

1970 年之后,堆锦在手法表现上追求形象刻画的细腻,情节表现的生动形象,构 图力图饱满。现代堆锦在形态上有了新的发展,这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涂必成,其创 作的上党堆锦,精益求精的刻画出堆锦作品的细节,尤其是对于人物毛发和脸部阴影 起伏的刻画日益精湛,其作品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对人物的特点进行了放大,使 得男子更英武强健,女子更婀娜多姿。

2.2.2.3  色彩鲜艳

长治堆锦使用的面料五花八门,色彩鲜艳明亮,民国初期的堆锦艺人并不仅仅满 足于面料本身的颜色,堆锦艺人李模开始在包好绸缎的小块上上色,他创作的堆锦作 品《四季平安》中的花朵、水果都涂上了颜色,陶瓷花瓶上的图画也一一画出,然而 随着时间的流逝,堆锦作品掉色严重,已经很难再推断出原作的颜色。

堆锦非遗传承人涂必成受前苏联的美术影响很深,早年间也画过毛主席像,他 提倡在堆锦作品创作中应追求人物面部的明暗变化,省略掉人物造型的瑕疵,从而 创造出人物完美的造型,受到涂必成的影响,之后的很多堆锦作品中对人物面部的处 理都十分注重光影的结合,以此产生人物的美感。堆锦着色采用厚涂的方式居多,在 渲染上,尤其是对脸部和手部的处理上,借鉴了西方彩绘中表现体积的手法。另外, 堆锦绘画颜料的更新换代,现如今长治堆锦的色彩变得更加艳丽明亮并且保存时间 也变得更为持久。

2.2.3  长治堆锦手工技艺价值

2.2.3.1  文化价值

“民间美术最值得珍惜的成分,一是它创意中的真情实感,二是它表现中的恣意 妄为。”[41]。民间传统工艺会将大众在生产生活中的情趣以及个人情愫寄托于事物 风景之中,这从堆锦作品的日常题材中也可以看出,以植物为例,在中国传统社会当 中,牡丹代表着花开富贵,荷花象征着神圣纯洁,石榴预示着多子多福,桃子表示了长 寿多福;以动物来讲,狮子老虎象征着威严庄重、鱼同“余”,年年有余,是财富的 象征,牛代表勤勤恳恳、无私奉献,凤凰象征吉祥如意。等等这些极具象征意义的堆锦作品,不仅带给人们带来了知识上的启发、艺术上的享受,还寄托了人们对美好 生活的期盼和向往,故而在当时受到了很多人的青睐。

传统文化取自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对人们的思想观念和审美趋势也产生着 积极的作用。传统文化的本质就是去粗取精。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是由五十六个民族 的文化融汇形成,可以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当今社会,深挖民族文化将并 将其发扬振兴,作为文化桥梁与世界沟通,对于保护振兴民族文化是一种行之有效的 办法。伴随着科技的推陈出新,人们越来越偏向于精神需求的满足,在产品的开发设 计时也应注重对产品细节的挖掘,当我们去审视具有地域性和历史性的传统手工技 艺时,发掘传统文化所承载的文化内涵,体现出所拥有的历史文化才是最珍贵的, 这理应受到各界的重视。

2.2.3.2  实用价值

堆锦是一种传统手工艺术。为拓宽堆锦艺术的发展道路,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欣赏 堆锦,由衷的喜欢热爱堆锦艺术,愿意为堆锦手工艺品消费买单,身体力行的加入 到宣扬堆锦艺术这门传统文化中来,由涂必成研制开发的堆锦产业化生产大功告成, 他将堆锦工艺品以壁挂、摆饰的姿态出现在家具市场,更加紧密的与人文艺术结合起 来。堆锦制作更加注重华丽与庄重,多以自然生动的写生折枝花、缠枝花以及大量 花鸟图案作为创作的题材。折枝花卉与景象相结合,构图丰满,花瓣轮廓细腻,层 次重叠渐多。成品精巧、唯美,具有强烈的装饰美感。长治堆锦形式多样,不同题材 采用不同的表现形式,以满足不同的装饰要求。堆锦立体造型的设计要根据人们喜 好的要求,并结合环境的远近关系来进行构思。这需要创作者具有良好的艺术修为 和厚重的审美体验,充分掌握堆锦的属性和特点,发挥想象力与艺术创造力,完美地 将个人的情感融入到堆锦作品当中去。

如今,长治堆锦在图样设计的过程中也逐步从传统风格转变成了现代风格,成为 广大人民群众装饰环境、美化生活的重要手段。在当代语境下的长治堆锦,堆锦艺 人通过视觉器官,吸收原始的自然元素,融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并借助事物来 对自己内心的情感进行抒发,这样的美是最自然的,显现出堆锦艺人内在的审美特征 与审美内涵,并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益强化。当下传统回归意 识的觉醒和增强,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到传统手工艺的存在价值和象征意义。

2.2.3.2  经济价值

旅游业已经成为我国第三产业中的朝阳产业,它既是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活动, 同时也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旅游纪念品作为旅游业中的特殊商品,兼具审美价值、 21

实用价值并且可以传达出本土民俗文化特色的旅游商品,极具纪念意义。如今,消费 成为旅游活动的延伸,旅游纪念品不仅具有纪念价值,还同时兼具了收藏价值,它的 艺术美是生活美的集中体现,将伴随着旅游产业的发展而发扬光大。

为了促使上党堆锦在旅游业中的发展,非遗传承人涂必成、弓春香开始思考它的 收藏价值与市场领地,已初步实现堆锦的产业化生产。堆锦艺人在创作手法上往往借 用浓郁的色彩对比、清晰的层次变化以及灵活的结构组合,来表现立体浮雕式的艺术 效果。强调鲜明的地域文化特征,同时也反映人们祈福纳祥、追求美好生活的意愿。 堆锦布局严谨庄重,造型浑厚饱满,色彩丰富绚丽。涂必成说:“堆锦,制作、成本昂 贵,一般的堆锦也要卖到一万元至两万元,高档一些在二十万元到三十万元不等,在 国内主要以收藏和送礼为主。”可见,堆锦是极具收藏价值与经济价值,这种价值是 通过堆锦艺人的双手来实现的,是民族文化中的瑰宝。

上一篇:雄安新区与中国生文明建设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天天论文网
专注硕士论文服务

24小时免费热线

SERVICE ONLINE

13503820014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