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硕士研究生论文网

硕士论文范文

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 心理理论的中介作用

作者:admin1 日期:2022-04-06 09:33:59 点击:90

摘 要:近年来,对亲社会决策的研究越来越多。研究发现,情景模拟会增加亲社会决策, 在想象了涉及帮助有需要的人的特定事件之后,个体更愿意提供帮助。社会心理学研究 也发现,我们推断他们的精神状态的能力和动机以及我们对他们的情感反应会影响做出 帮助或不帮助的决定。我们推断,人们在生动地想象了帮助场景之后更有可能提供帮助, 是因为他们随后更有可能考虑需要帮助的人的心理状态,因此检验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 与亲社会决策之间是否存在中介作用也十分重要。

本研究采用情景实验法,根据被试在做出亲社会决策时需要付出代价的不同设计两 个实验,研究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以及心理理论在这个影响途径中是否发挥 了中介作用。本研究主要结论如下:

(1)地点熟悉度影响情景模拟,在比较熟悉的地点条件下,个体的情景模拟得分 较高,在比较陌生的地点条件下,个体的情景模拟得分较低。

(2)情景模拟中,个体在熟悉地点和陌生地点的情景模拟后做出的亲社会决策呈 现出显著差异,情景模拟得分越高,个体的亲社会决策得分就越高,帮助意愿和捐赠意 愿就越强。

(3)性别对亲社会决策有一定的影响,个体在熟悉地点的情景模拟后,女性的亲 社会决策得分显著高于男性,在陌生地点上则没有显现出统计结果上的显著差异。

(4) 情景模拟和心理理论、亲社会决策之间呈现显著相关,心理理论与亲社会决 策之间呈现显著相关。

(5) 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中,心理理论起中介作用。在情景模拟对帮 助意愿的影响中,起部分中介作用;在情景模拟对捐赠意愿的影响中,起完全中介作用。

关键词:情景模拟 亲社会决策 心理理论 性别差异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there has been more and more research on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Previous studies have found that individuals will make more prosocial decisions after imagining the circumstances under which they will help in the future. Social psychology research has also found that our ability and motivation to infer their mental state and our emotional response to them affect the decision to help or not to help. We infer that people are more likely to provide help after vividly imagining the help scene because they are more likely to consider the mental state of the person in need of help. Therefore, we test whether there is an intermediary between plot simulation and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in the theory of mind. The role is also very important.

In this study, we will use the scenario experiment method used in previous studies to design two experiments to study the impact of scenario simulation on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and whether the theory of mind plays a mediating role in this influence pathway. The main conclusions of this study are as follows:

(1)    Location familiarity affects scenario simulation. Under familiar location conditions, the individual's scenario simulation score is higher, and under relatively unfamiliar location conditions, the individual's scenario simulation score is lower;

(2)    In scenario simulation, the prosocial decisions made by individuals after scenario simulations in familiar and unfamiliar locations show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The higher the scenario simulation score, the higher the individual's prosocial decision score, willingness to help and willingness to donate stronger;

(3)    Gender has a certain influence on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After an individual simulated the situation in a familiar place, the score of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of women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men, and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statistical results in unfamiliar places.

(4)    There is a significant correlation between scenario simulation and theory of mind and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and there is a significant correlation between theory of mind and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In experiment 1, scenario simulation has the highest correlation with theory of mind; in experiment 2, theory of mind has the highest correlation with willingness to donate;

(5)    The theory of mind plays an intermediary role in the impact of scenario simulation on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In the influence of scenario simulation on the willingness to help, it plays a partial intermediary role; in the influence of scenario simulation on the willingness to donate, it plays a completely intermediary role.

Key words: Situational Simulation Prosocial decision-making Theory of Mind Gender differences 

摘... 要 ....  III

Abstract ..........................................................................................................................................  IV

引... 言 .....  1

1        文献综述 ......................................................  3

1.1           情景模拟的研究综述 ........................................  3

1.1.1      情景模拟的定义 ........................................  3

1.1.2      情景模拟的神经机制 ....................................  3

1.1.3      情景模拟的发展 ......................................... 4

1.1.4      情景模拟的功能 ........................................  4

1.1.5      情景模拟的影响因素 ....................................  5

1.2           亲社会决策 ................................................  5

1.2.1      亲社会决策的定义 ......................................  5

1.2.2      亲社会决策的神经机制 ..................................  6

1.2.3      早期亲社会能力的发展 ................................... 7

1.2.4      亲社会决策的测量方法 ..................................  7

1.2.5      亲社会决策的影响因素 ..................................  8

1.3      心理理论               1 0

1.3.1      心理理论的定义 .......................................  1 0

1.3.2      心理理论的神经机制 ...................................  1 0

1.3.3      心理理论发展的理论 ...................................  11

1.3.4      心理理论的发展 .......................................  1 3

1.4      情景模拟和心理理论、亲社会决策之间关系的研究 ........  14

1.4.1      情景模拟与亲社会决策 .................................  14

1.4.2      情景模拟与心理理论 ...................................  14

1.4.3      亲社会决策与心理理论 .................................  1 5

2        问题提出与研究意义 ..  16

2.1           问题提出 ..................................................  16

2.2           研究思路 ..................................................  16

2.3           选题的意义 ................................................  17

2.3.1      理论意义 ..............................................  17

2.3.2      实践意义 ..............................................  17

3       实验研究 ........................................................  18

3.1       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帮助意愿的影响:心理理论的中介作用              18

3.1.1      研究目的 ..............................................  18

3.1.2      研究假设 ..............................................  18

3.1.3      研究方法 ..............................................  18

3.1.4      数据收集与分析 ........................................  21

3.1.5      研究结果 ..............................................  22

3.1.6      讨论 ..................................................  25

3.2       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捐赠意愿的影响:心理理论的中介作用              26

3.2.1      研究目的 ..............................................  26

3.2.2      研究假设 ..............................................  26

3.2.3      研究方法 ..............................................  27

3.2.4      数据收集与分析 ........................................  29

3.2.5      研究结果 ..............................................  29

3.2.6      讨论 ..................................................  32

4       总讨论 ..........................................................  34

4.1           地点熟悉度对情景模拟的影响 ................................  34

4.2           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 ................................  34

4.3           性别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 ....................................  34

4.4       情景模拟、心理理论与亲社会决策之间的相关               35

4.5       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影响中的中介作用              35

4.6           研究不足与展望 ............................................  36

结 论 ..............................................................  37

参考文献 ...........................................................  38

附录.......................................................... 45

附录一亲社会情境材料(部分).................................. 45

后 记 .......................................................  46

引 言

在生活中,亲社会行为随处可见,出门一趟,可能在乘坐电梯时就会遇到电梯里的 人为匆匆赶来的后来者打开即将关闭的电梯,在路上遇到司机主动为行人让路,在公交 车遇到乘客主动为老人、孕妇让座,在学校看到学生在献血车前排起了长队。尤其 2020 年又是特殊的一年,我们更可以体会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各地的医疗人员连夜 赶往武汉,各地的援助物资带着各地人民暖暖的心意也源源不断地到达武汉,而武汉人 民也踊跃报名志愿者,出租车司机免费接送医护人员,还有许多许多。而当我们在电视 上看到这些报道,也常常热泪盈眶。我认为有一句诗可以很好的形容我们的这种心情,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虽然大家身处两地,但是彼此的心意却是一样 的。

在为这些现象感动的同时,作为一个心理学专业的学生,我也知道这其中隐藏着很 多心理学知识。为什么在生活中我们会随处看到亲社会行为呢?并且当我们看到有人处 于需要帮助的情境时,为什么会想去帮助他们呢?甚至有些我们看不到的情况,比如某 地发生地震,我们就想主动捐款去帮助地震灾区的人们呢?这一切都要从亲社会决策和 心理理论说起。

亲社会行为是指在社会互动中,自愿的有利于他人和社会的行为或倾向,在成功的 社交互动和同伴接纳中起着关键作用(Eisenberg, Fabes, & Spinrad, 2006)。亲社会决策是 亲社会行为的前提,亲社会决策是指做出亲社会行为的决定,个体在做出亲社会行为之 前一定会做出亲社会决策,但是做出亲社会决策之后并不一定会做出亲社会行为。具体 真实的亲社会行为进行测量的难度比较大,所以在实验室中很多测量亲社会行为的方法 实际上测的都是亲社会决策。情景模拟和心理理论作为和亲社会决策密切相关的因素备 受关注。情景模拟是指构造特定自传事件的心理表征,它具有想象特定时间和空间的能 力,并将各个组成部分的详细信息(人物,地点,情节)整合到一个凝聚性事件中,是 一种未来思维或预期的形式(Atance & O'Neill, 2001; Schacter, Addis & Buckner, 2008; Szpunar, Spreng & Schacter, 2014)。心理理论是指个体通过理解自己和他人的心理状态来 描述、解释和预测他人行为的能力,这些心理状态包括人们的信仰、愿望、思想、意图 和感受等(Wellman, Cross & Watson, 2001)。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我们看到人们遭受 苦难时,会感同身受了。

但是,亲社会决策不只是在真空中对一个人做出反应,还包括一个在特定时间和地 点展开的特定事件。因此,在本研究中,我们通过在熟悉的位置或陌生的位置中设置想 象的未来帮助事件,来研究情景模拟对帮助他人的意愿的影响。

现在对儿童亲社会行为培养的研究也逐渐增多,通过研究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对亲 社会决策的影响,对现实生活中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培养也有启示作用。对儿童亲社会行 为的培养要注重以体验、生动的方式,同时还要注重提高心理理论水平,而不能只是说 教的形式。对于大学生来说,价值观正处于非常关键的成长阶段,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 影响。学校要通过加强对大学生的思政教育提高他们的思想道德素养,在进行思政教育 时,不仅仅要进行理论教育,还要结合生动的事例,以达到更好的学习效果。

1         文献综述

1.1        情景模拟的研究综述

1.1.1       情景模拟的定义 情景模拟是指构造特定自传事件的心理表征,它具有想象特定时间和空间的能力,

并将各个组成部分的详细信息(人物,地点,情节)整合到一个凝聚性事件中,是一种 未来思维或预期的形式(Atance & O'Neill, 2001; Schacter, Addis & Buckner, 2008; Szpunar, Spreng & Schacter, 2014)。在情景模拟中,想象力并不是完全自由的,而是会受到限制。 例如,想象即将到来的假期可能需要考虑一些因素,例如我将有多少花销,去之前要完 成多少工作等等。

情景模拟假说认为情景记忆与情景模拟之间存在紧密联系(Roberts, Schacter, & Addis, 2018; Schacter & Addis, 2007),该假说提出在思考未来时,相关情节是从情景记 忆中提取,重组并整合到相关事件中,从而使我们能够构建和模拟以前从未发生过的情 景。根据该假设,情景记忆和情景模拟都是构造性过程,它们利用相同的信息(情景记 忆中的细节)和相同的基础过程(事件的构造和阐述),但是情景模拟还需要将情节细 节灵活地集成到新的、连贯的表示形式中。

1.1.2       情景模拟的神经机制 理解支持情景模拟的机制,即我们在特定时间和地点想象未来事件的能力,已成为

人们对认知心理学和神经科学越来越感兴趣的话题(Gaesser, 2013; Schacter, Benoit & Szpunar, 2017)。过去研究发现,想象能力和记忆事件的能力与这些能力的认知神经基础 之间存在紧密联系,研究表明记忆力的下降与想象能力的下降有关,从记忆的过去情节 中检索情节细节的减少伴随着对想象的未来情节的情节细节的同时减少(Kl ein, Loftus, & Kihlstrom, 2002; Race, Keane, & Verfaellie, 2011)。

情景模拟与情景记忆有相同的认知过程,情景模拟和情景记忆共享神经网络并激活 重叠的大脑区域,包括内侧颞叶,内侧前额叶皮层,后扣带状皮层,外侧颞叶皮层和外 侧顶叶皮层(Benoit & Schacter, 2015; Raichle et al., 2001)。在想象和记忆事件中,内侧颞 叶对场景的构造很敏感,并且当个人构建关于时间和地点特定的情节时,它们会被优先 激活(Addis, Cheng, Roberts, & Schacter, 2011; Palombo, Hayes, Peterson, Keane, & Verfaellie, 2018)。情景模拟依赖于与情景记忆相同的许多认知过程,部分原因是因为我 们借鉴了过去事件(Conway, 2009; Schacter et al., 2012; Szpunar, 2010)和类似的建构性场 景过程(Hassabis, Kumaran & Maguire, 2007)从而对新的未来事件做出预测。

1.1.3       情景模拟的发展

3 岁儿童的讲话和他们行为的各个方面(例如,为将来的事件做准备)都反映出对 未来的认识。到 3 岁时,儿童的言语似乎还包括一种理解,即未来不仅是对过去的概括, 而且本质上是不确定的。在研究儿童使用“可能”和“或许”等词表示不确定性时,研 究者发现,在 2 岁至 2 岁 11 个月之间,儿童对与现实世界中正在进行的事件相关的事 (例如“玩具汽车可能在哪儿”)以及关于未来的意图(例如“也许妈妈会离开”)和 事件(例如“妈妈,如果医生生病了会发生什么?”)都表现出了不确定性。因此,孩 子们对未来的建构不仅仅基于过去的事件,还包括新颖的预测和假设(Atance & O'Neill, 2001 )。

儿童对未来情景和计划的描述从3岁到5岁越来越多。在假装的游戏场景中, Hudson 会要求儿童提供“情景”(例如“您能告诉我去杂货店购物时会发生什么吗?”)或“计 划”(例如“您能告诉我一个关于去杂货店购物的计划吗?”)。到 5 岁时,处于计划 状态的儿童描述中,所包含的准备和决策活动比年龄较小的儿童要多得多。在一项延迟 满足任务中,让儿童选择立即获得一张贴纸,或者将来获得两张贴纸。只有到了 4岁, 孩子才开始喜欢较大的延迟奖励,而不是较小的立即奖励。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三岁 的孩子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阻碍”,因为他们想象未来的欲望与当前的欲望相矛盾 (Thompson, C. et al.,1997)。因此,早在2岁时,儿童的谈话和行为就显示出对未来的认 识,但直到 4或5岁,孩子才开始表现出更复杂的计划和预期行为。

1.1.4       情景模拟的功能

情景模拟被认为是一种适应性认知功能,可以使人推断、评估以及为未来的经历做 准备,无论这些未来的经历是否与以前经历过的情节相似。因此,情景模拟中想象的情 景以及这些情景带来的主观体验会影响决策和行为(Benoit, Gilbert, & Burgess, 2011; Schacter, Benoit, & Szpunar, 2017)。除了影响决策和行为外,想象的能力还影响个人的思 维方式和情感。更具体地说,情景模拟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可以让个人体验不同版本的假 想事件的发生以及可能的结果(Schacter & Addis, 2007;Wang, Cohen, & Voss, 2015)。这些 体验运行提供了一种情感信号,它既可以使人们评估假设事件的主观价值,又可以激发 指导决策的动机(Benoit et al., 2011;Wimmer & Buchel, 2016)。

1.1.5       情景模拟的影响因素

空间场景是一个将物体和人整合成一个连贯和生动的整体的空间,随着时间的推 移,展开一个特定的事件或情节(Zeidman & Maguire, 2016)。有些研究者认为空间环境 在情景模拟中起着中心作用,提供了想象事件发生的“阶段”(例如,场景构造理论: Hassabis & Maguire, 2007;空间支架效应:Robin, 2018),但其他人则认为空间语境的 构建源于一般的关系处理机制,该机制还负责将其他事件详细信息集成到事件表示中 (例如,建设性的情景模拟假设; Roberts et al., 2018)。

以往研究发现,空间环境可能比其他事件成分起着更重要的作用。首先,空间环境 的特征会影响想象中的未来事件的质量,因此,更熟悉的空间环境会带来更高水平的整 体细节和清晰度(D' Argembeau & Van der Linden, 2012; Robin & Moscovitch, 2017),并且 认为在更清晰的空间环境下进行的模拟将来更有可能发生(Ernst & D' Argembeau, 2017)。其次,已经发现空间环境可以作为想象中的未来事件的高级记忆线索(Robin, Wynn, & Moscovitch, 2016)。

但是,对于非空间细节也有类似的研究。对非空间细节的熟悉,例如想象的人和想 象的对象(D' Argembeau & Van der Linden, 2012),它们影响了情景模拟的现象学方面, 与使用空间上下文作为引发想象事件的线索时相比,人的细节会导致更具体的情景模拟 (D'Argembeau & Mathy, 2011),而且人的细节与情景模拟的空间背景之间在后来被记忆 的程度方面也没有区别(Jeunehomme & D' Argembeau, 2017)。

总之,就空间环境在情景模拟中是否比其他情景细节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而言,似乎 没有一种更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空间情境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但是,如果空间环境确 实为模拟事件提供了舞台,则其贡献的中心性可能仅限于模拟事件的初始构造,而不是 后来的细化。实际上, Robin 观察到,即使最初的提示不是位置,但是个体通常会在模 拟过程开始时自发地添加空间背景。

1.2         亲社会决策

1.2.1       亲社会决策的定义

亲社会行为是指在社会互动中,自愿的有利于他人和社会的行为或倾向,在成功的 社交互动和同伴接纳中起着关键作用(Eisenberg, Fabes, & Spinrad, 2006)。亲社会行为已 被证明包括自我调节和心智化技能,这允许个体抑制自私冲动,以他人为导向,并试图 理解他们的观点、意图和需求(Steinbeis and Crone, 2016; Telzer et al., 2011)。

亲社会倾向包括个体的性格或倾向于与共情相关的反应( 包括共情和同 情; Eisenberg, Eggum, & Di Giunta, 2010)和亲社会行为。发展亲社会倾向是一个保护性因 素,可以增加儿童享受积极社会关系的可能性,被同伴接受,并建立高质量的友谊 (Denham et al., 2003)。相反,亲社会性较低的儿童有可能出现各种行为问题,特别是攻 击性和破坏性,但在他们上学期间也有同伴排斥和青少年早期的问题行为(Chen et al., 2002)。

亲社会决策是个体的亲社会行为倾向或亲社会行为意象,等同于亲社会倾向和亲社 会意愿,即个体是否愿意做出亲社会行为的决策(韩萌, 2020)。亲社会决策是亲社会 行为的前提,亲社会决策是指做出亲社会行为的决定,个体在做出亲社会行为之前一定 会做出亲社会决策,但是做出亲社会决策之后并不一定会做出亲社会行为。

1.2.2       亲社会决策的神经机制

在关于亲社会决策的神经机制的研究中,大部分研究认为亲社会决策包括认知控制 和心智化脑区,主要包括外侧前额叶皮层(lPFC)、颞顶叶(TPJ)、颞上沟(STS)和内侧前 额叶皮层(mPFC; Masten et al., 2011; Steinbeis & Crone, 2016; Telzer et al., 2011; Van Hoorn et al., 2016)。研究发现,亲社会者颞上沟的前部(pSTS)更活跃,这一发现与颞上 沟更精细的解剖特征相一致。颞上沟的后部更多地参与首次的思考性(认知性)评价判断, 而前部则会参与常规的道德判断(Borg, Hynes, Van Horn, Grafton, & Sinnott-Armstrong, 2006)。颞上沟后部在亲社会行为中更活跃是由于亲社会者倾向于自动处理和内化规范 (Haruno & Frith, 2010; Haruno et al., 2014)。

但是也有相关研究证明,亲社会决策也可以激活包括楔前叶、腹侧纹状体和杏仁核 等区域。楔前叶与自我参照和期望匹配有关,通常在依赖心智化的任务中被激活,使自 我和他人的结果进行比较(Cavanna &Trimble, 2006),而亲社会者的决定是基于比较自己 的合作规范和对他人的期望。Haruno在研究中发现,社会价值取向与大脑奖励系统腹侧 纹状体的神经活动存在直接联系,在最后通牒游戏中,亲社会个体比个人主义者更容易 拒绝不公平的提供。这表明,腹侧纹状体驱动着拒绝的决定。此外,亲社会者因不平等 结果而增加的杏仁核和腹侧纹状体神经活动没有受到认知负荷的影响,这表明自动情绪 过程是他们厌恶不平等的根源。亲社会者似乎已经内化了一种普遍的亲社会规范,这反 映在他们的大脑对不公平的反应中,并据此指导随后的决定。

1.2.3       早期亲社会能力的发展

亲社会行为是基于对他人需求的观察和解释。更具体地说,他们被认为涉及到不同 的能力,包括从另一个人的角度来看待一个问题和这个问题的可能解决方案(Dunfield, 2014)。这种亲社会行为依赖于代表他人消极情绪状态的能力;儿童必须能够区分和识 别情绪,特别是消极情绪。这种能力首先出现在婴儿生命的最初几个月,那时婴儿开始 区分积极和消极情绪的面部表情(Grossmann, 2010)。到18个月时,幼儿已经开始理解人 们可以有不同的情感体验(Repacholi & Gopnik, 1997)。研究发现,儿童在1-2岁的时候 就表现出早期亲社会行为。从 12 个月左右开始,儿童开始向他人提供他人想要或需要 的信息,例如,通过指向成年人正在寻找的物体的位置(Liszkowski, Carpenter, Striano, & Tomasello, 2006; Rheingold, 1982)。在他们两岁的时候,孩子们开始帮助同伴和成年人 (Dunfield, 2014),拿别人够不到的东西,或者拿一个他人自己无法处理的东西。

一些研究者提出,对人及其行为的天生兴趣,加上模仿他人的倾向,可能可以解释 幼儿最初的亲社会反应(Grusec, 2006; Rheingold, 1982)。其他研究人员认为,早期亲社会 行为的关键因素是一种发展能力,即区分他人的内部状态和自己的内部状态,并将自己 的情感和需求与他人的情感和需求联系起来,以便代表他人行事(Bischof-Kohler, 1991 )□ 一般来说,人们认为婴幼儿的亲社会行为可能是由他们不断增长的社会理解能力所驱动 的。一些研究表明,儿童的社会理解在生命的第二年变得越来越“心理主义” (Flavell, 1999),与此相一致的是,他们的亲社会行为在婴幼儿时期和学龄前变得更加多样化和 复杂(Zahn-Waxler & Radke-Yarrow, 1982)。

1.2.4       亲社会决策的测量方法

亲社会决策测量方法主要有问卷调查法、经济博弈范式、情景实验法。问卷调查法 有代表性的是亲社会倾向量表,亲社会倾向量表由Carlo和Randal编制,亲社会倾向量 表由 23 个项目组成,旨在测量六种亲社会行为:依从性(两个有关协助的问题),情 感方面(五个情绪唤起情境下的帮助问题),可怕(三个关于紧急情况下的帮助问题)、 匿名(四个关于无偿帮助他人的问题),公众(三个关于当看到他人帮助别人时的问题)、 无私(四个关于只助人,不需要他人的肯定和奖励的问题)。所有的项目都是用李克特 五分制评分( 1 =完全不能描述我, 5=能很好地描述我),得分越高表明亲社会性越强。

经济博弈范式有很多种,主要包括独裁者博弈、最后通牒博弈、信任博弈和囚徒困 境博弈。在独裁者博弈和最后通牒博弈中,都有一笔资金以及两个人物A和B。在独裁 者博弈中,由人物 A 或 B 提出分配资金的方案,另一方必须接受分配的方案。最后通 牒博弈中,由人物A或B提出分配资金的方案,另一方可以接受或者拒绝,如果接受, 就按分配方案就行分配;如果拒绝,则人物A和B都没有收益(Rand, 2016)。

情景实验法在近些年也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应用。2008年,Magee就采用情景实验 法研究了个人化力量动机和社会化力量动机对反社会决策以及亲社会决策造成的影响。 Gaesser从2015年起,关于亲社会决策的一系列研究中,也使用了情景实验法。Suraiya 等人(2019)也使用情景实验法研究了直接互惠在亲社会决策中的重要作用。

1.2.5       亲社会决策的影响因素

( 1 )环境 早在幼儿时期,来自外部环境的暗示就会影响儿童参与亲社会行为的程度。例如, 已经两岁的孩子对与谁互动就已经表现出差异,他们更喜欢与熟悉的人分享玩具,而不 是一个不熟悉的人,他们更有可能帮助以前的合作者而不是陌生人(Tomasello & Vaish, 2013)。在讨论环境对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影响时,父母对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影响发挥了 十分重要的作用。以往研究发现,亲子关系质量与儿童亲社会行为呈正相关(Ferreira et al., 2016)。对孩子的需求给予温暖和支持的父母会培养他们更积极的行为。反之,权威型 和惩罚型的父母更有可能引发反社会或越轨行为(Eisenberg & Fabes, 1998)。事实上,父 母关于内心状态的解释已经多次被证明可以预测亲社会行为,例如,母亲对情绪的解释 与幼童理解痛苦他人情绪状态的行为尝试有关(Garner, 2003)。

随着年龄的增长,影响个体亲社会行为的环境也在发生变化,比如青少年虽然首先 与照顾者建立依恋关系,但随着社交范围的扩大,他们也会与家庭以外的人(如同伴)建 立依恋关系。而这种与他人建立的依恋关系依旧会影响青少年的亲社会行为,安全的同 伴依恋能够预测更多的亲社会行为,而不安全的同伴依恋能够降低亲社会行为(Laible, Carlo, & Roesch, 2004; Oldfield et al., 2016)。从青春期中期开始,个体为朋友做的亲社会 决定最多,为不喜欢的同伴做的亲社会决定最少,这也进一步体现了环境对个体亲社会 决策的影响,友谊质量与亲社会倾向之间呈现正相关(Markiewicz et al.,2001)。

( 2)社会价值观

研究者认为,社会价值观不仅仅是合作的“暂时动机”,而且,通过遗传影响和学 习过程,它们已经成为人格的一个稳定部分,决定了亲社会决策将如何在内部形成框架。 受到 Bogaert 等人(2008)的广泛文献综述的启发, Declerck 等人(2013)就社会价值观对亲 社会决策的影响建立了一个模型,解释价值取向上的个体差异如何影响亲社会决策。该 模型的本质在于,一方面,具有自我价值观念的个人对外部激励更加敏感,并将其决策 策略基于经济合理性,从而更加依赖于大脑的认知控制系统。另一方面,具有他人价值 观的个人具有内在合作的动机,但也更加关注可信赖的信号。他们将遵循社会理性来做 出亲社会决策,并因此严重依赖于社会认知系统。

Sengsavang和Krettenauer(2015)探讨了道德自我概念的两个维度,即亲社会行为偏 好和反社会行为规避。根据父母在对儿童 4 到 12 岁的报告中显示,道德自我概念与攻 击行为呈负相关,幼儿中期的道德自我概念与亲社会行为呈显著正相关。

( 3)情绪

当考虑与亲社会行为相关的情绪时,区分亲社会行为的情绪后果和预期情绪是很重 要的。Malti和Krettenauer(2013)提出,相对于预期情绪而言,结果性情绪的相对重要性 可能会随着年龄而改变。年幼的孩子可能更依赖于通过联想学习与行为相关联的结果性 情绪,而大一点的孩子可能更依赖于需要换位思考技能的预期情绪。与分享有关的结果 性和预期性情绪都能积极地预测亲社会行为。

蹒跚学步的幼儿和学龄前儿童在亲社会行为时表现出积极的情绪(Ross, 2017)。基于 行为选择的动机理论,这种愉快的体验可能会增加未来的亲社会行为(De Wit & Dickinson, 2009)。这表明,亲社会行为会与积极情绪状态相关,因此积极结果可能会直 接触发未来的亲社会行为。这意味着,一个人在亲社会行为后感觉越好,他就越有可能 参与未来的亲社会行为。另一项研究关注的是人们在亲社会行为时所预期的情绪。关于 假想情境下预期情绪的研究通常报告称,在学龄期左右,即 6至8岁,儿童期望亲社会 行为产生积极情绪,期望反社会行为产生消极情绪(Keller, Lourengo, Malti, & Saalbach, 2003)。Paulus和Moore(2017)的研究表明,3- 6岁的学龄前儿童预期在慷慨大方的行为 后感觉更好。这些情绪预期可能直接触发亲社会行为。一个人在亲社会行为后预期的感 觉越积极,而在忽略亲社会行为后预期的感觉越消极,未来就越有可能采取亲社会行为。

(4)移情关注

移情关注与更高水平的自我报告的慈善捐助行为有关(Davis MH, 1983)。Lim和 DeSteno 发现,对个人痛苦的共情关注与帮助他们的行为反应(如,慈善捐赠,帮助陌 生人)之间存在强大的联系,在经历过逆境的个体中尤其明显。

1.3          心理理论

1.3.1      心理理论的定义

心理理论是指个体通过理解自己和他人的心理状态来描述、解释和预测他人行为的 能力,这些心理状态包括人们的信仰、愿望、思想、意图和感受等(Wellman, Cross & Watson, 2001)。与心理理论有关的研究在 1980 年代之前主要归类为皮亚杰自我中心思 维以及J.H.Flavell元认知等各种儿童认知发展的主题,皮亚杰的一个中心论点就是利用 自我中心主义和其他概念来解释儿童对各种社会认知主题的发展,而被归类为元认知的 大多数发展研究都研究了儿童的元记忆——即关于影响儿童记忆表现的变量,特别是儿 童对记忆策略的知识和使用。

1978 年, Premack 和 Woodruff 在对黑猩猩进行的系列研究中,首次提出“心理理 论”一词,用来探讨黑猩猩是否会将自己的心理状态归因于他人。 1980年代初, Wellman 等开始把儿童发展的元认知以及对心理术语的理解概念化为儿童心理理论的发展,心理 理论一词开始在研究中得到广泛使用,心理理论也成为发展心理学探讨的核心内容,一 方面他们通过观察和实验对儿童心理理论发展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另一方面他们试图对 心理理论提供心理学解释。和心理理论相近的一个概念是观点采择,观点采择是指区分 自己和他人的观点以及发现这些观点之间关系的能力,现在观点采择通常被认为是心理 理论的一个方面,在儿童2岁的时候观点采择的基本方面就会出现,而儿童4岁时才可 以通过心理理论任务(Moll & Tomasello, 2006; Sodian, Thoermer, & Metz, 2007)。

1.3.2      心理理论的神经机制

以往研究证明,大脑网络区域中的颞顶联合区(TPJ)、内侧前额叶皮层(MPFC)、眶 额皮质(OFC)、上颞沟(STS)、前扣带皮层(ACC)和后扣带皮层(PCC)在进行相关心理理论 任务时被显著激活(Frith & Frith, 2012; Gweon & Saxe, 2013)。目前关于杏仁核在心理理 论任务处理期间的作用也正在讨论中(Adolphs, 2010)。虽然与心理理论有关的大脑区域 已经基本确定,但在不同的心理理论任务中,激活的大脑区域显示出一些差别,比如测 量心理理论能力的眼神读心任务(RMIE)、声音读心任务(RMIV)和因果关系任务激活的 脑区就显示出来不同(Melissa, 2018)。

心理理论被分为认知心理理论和情感心理理论,也有研究对这两种心理理论所激活 的脑区的差异进行了探讨。研究发现腹内侧前额叶皮层(vMPFC)、眼眶额叶皮层(OFC)、 基底神经节和下侧额叶皮层(ILFC)只参与处理情感心理理论任务,却不参与认知心理理 论处理(Shamay-Tsoory et al., 2007; Maren, 2013; Andreasen, 2008)。而右背外侧前额叶皮 层(DLPFC)和背侧内侧前额皮质(dMPFC)只参与认知心理理论的处理(Kalbe, 2010; Sommer, 2007)。

1.3.3       心理理论发展的理论

( 1 )模拟论

模拟论最早由 Harris 在 1992 年提出,模拟论认为理解他人的行为和心理是通过自 我心理内的模型完成的(Gordon, 2013),该理论认为在推理他人的心理过程时知觉者可以 利用他们自我心理状态及相关情境下自己的经验来解释他人的相似心理。个体在利用模 拟论理解他人心理时只需要想象着他们正在体验他人具有的内在心理状态,因此在模拟 论中,儿童的经验起着重要的作用。模拟论可以合理解释心理理论的发展轨迹,即从早 期的错误信念理解到后期要求更复杂的模拟心理理论任务(Bradford Jentzsch & Gomez, 2015)。将自我投射到他人的模拟加工的神经网络系统主要包括皮质中线结构。皮质中 线结构可能支持评价性模拟,因为该结构被发现参与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意图、控制性和 评价性思维的加工中。

( 2)模块论

模块论是由 Fodor 在 1983 提出来的,最初并不是应用于心理理论,而是因为教师 心理学的再次兴起,探讨外在的行为通常涉及各种不同的心理机制,后来Leslie等人把 它引入心理理论,并指出在这里采用模块化的概念时,并不是指整个心理理论都是模块 化的,而是心理理论具有特定的先天基础。模块论认为对人类心理和行为的建构基于个 体先天的大脑结构和模块。模块化理论假设心理理论的发展得益于先天神经结构中的心 理状态的推理机制。在心理理论方面Leslie等提出了著名的模块机制,他们提出的中心 理论认为婴儿在出生第二年,先天的心理理论模块开始工作,在儿童后期抑制选择加工 促进了与年龄有关的心理理论能力,该加工过程渐渐可以控制心理理论任务的执行要求 (Leslie Friedman & German,2004)。

领域特殊性、快速的加工、限制性的输出、专门的神经结构和障碍特征模式是模块 论的典型特征。基于这些严格的标准, Leslie 的模块论可能是所有心理理论中最有说服 力的。因为模块论的发展成熟,可以被清楚地检测,神经影像学证据也十分有利于对这 个理论进行验证。首先,如果一个特定的大脑区域或者是大脑区域结构,无论何时只要 个体参与心理理论推理都可以被持续激活,这样就可以支持模块化的观点。第二,这种 活动模式不仅在早期发展时期而且在整个生命过程中都会出现。神经网络的激活是随着 经验调整的,但相同的神经区域应始终参与发展过程中的所有方面(崔苗,徐西英,郑 玉玮, 2016)。

(3)理论论

理论论是由 Carey 和 Murphy 等人在 1980 年代提出,理论论假定关于心理的知识存 在于特定领域的理论中,基本观念的变化带动了儿童心理状态理解的发展(Gopnik & Wellman,2012;郑玉玮,王益文,2014)。该理论表明,儿童构建了关于世界的直观理论, 并根据新证据改变和修改这些理论,抽象理论的有关内容是从形成心理概念体系的社会 中一点点收集起来的。因此,个体可能学习一系列他人工作的“原型” 以及整合他人 的“社会语法” 来解释他人的心理状态。儿童的经验在概念形成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Lillard & Kavanaugh, 2014)。在心理理论的研究显示理论论对现有的发展数据提供了最 好的解释,大量研究证明,伴随着儿童经验的增长,其理解心理状态的概念也在不断进 步(Lohmann & Tomasello, 2003)。

理论论有三个明显特征,第一,理论具有独特的结构。它们涉及世界的连贯、抽象 和因果表征,这些表征通常包括不可观察的隐藏理论实体。第二,理论具有独特的认知 功能,允许人们对将来会发生什么进行广泛的预测。第三,理论具有独特的动态特征。 与模块论或“核心知识”不同,理论会根据新证据而改变。

(4)执行阐释(executive function)

执行阐释假定儿童推理心理状态的困难至少部分源于为了产生一个不同于自我的 观点而抑制自我观点的挑战,或者将有关的观点保持在工作记忆中存在困难(Carlson Claxton & Moses, 2015),即幼儿在错误信念和其他心理理论任务上的失败可能是由于执 行功能的限制造成的,缺陷会抑制准备好的反应,例如一名儿童已经知道饼干盒里装的 不是饼干,这时询问他其他儿童认为饼干盒子里装的什么,可能导致儿童不经过思考其 他儿童错误信念的过程而直接说出关于饼干盒认知显着的真实内容,也就是饼干盒里装 着饼干。

该理论假定在学龄前阶段,执行功能的发展对于心理理论的变化做出了重大贡献 (郭筱琳,任萍,马凤玲,徐芬, 2016)。关于执行功能在心理理论推理中的作用有两 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表明执行功能能够满足心理理论的需要,即使是在缺少其他加工过 程的情况下执行功能也能支持心理理论推理。另外一个观点表明执行功能不能满足心理 理论。但大量研究结果都表明执行阐释对心理理论的重要作用,这些研究在控制了年龄、 言语能力和其他混淆变量后证明了执行功能和心理理论之间存在高相关(苏彦捷,于晶, 2015;Devine & Hughes, 2013)。

1.3.4       心理理论的发展

在心理理论研究领域中,最初是研究年龄较大的儿童,后来才开始研究婴儿期的儿 童。研究表明, 3 岁以下的儿童不能通过错误信念任务(他们预测人们按照现实行事), 而4岁的儿童可以通过错误信念任务(他们预测人们根据他们的错误信念行事)(Wellman, Cross & Watson, 2001),但这并不意味着3岁以下的儿童完全没有心理理论。Clements和 Perner 在 1994 年发现,虽然3 岁以下儿童不能通过传统的口头错误信念任务,但是通 过监控他们的非言语行为,他们似乎知道错误信念的正确答案,因此可以推测他们也具 有一定程度的心理理论,对别人的思想也会有某种形式的理解,但是他们的能力被任务 要求掩盖了,因为这些错误信念任务通常需要足够的言语和执行控制能力。近年来,也 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支持了这种观点,研究表明婴儿从3 个月开始,也可能从出生开始, 就会跟随别人的目光;到6个月时,婴儿可以将他人的凝视方向与他人的目标联系起来, 并期待特定他人在特定情况下追求特定目标;在 1 岁时对意图产生了解,认识到人的行 为具有意向性(Luo & Johnson, 2009; Jessica Yott et al., 2016)。

虽然4岁大的儿童被证明获得了基本的心理理论,但有证据表明心理理论技能的应 用和完善持续到青春期后期(Dumontheil et al., 2010),因此针对成人的心理理论也进行了 相关研究。针对成人的心理理论研究,大多数是针对特殊群体所做的研究,对正常成人 的研究相对较少,而且主要集中在老年人群体中。达成共识的是,老年人随着年龄的增 长,心理理论能力下降,即使在记忆负荷减少的任务中,这种下降仍然存在(Phillips et al., 2011; Maylor et al., 2002)。另外有研究发现老年人在心理理论任务上有选择性地受到影 响,王志稳和苏彦捷研究发现当把心理理论分为认知心理理论和情感心理理论时,在认 知心理理论故事任务中,两个年龄较老的成人组都比年轻成人组表现更差。然而,老年 人在情感心理理论故事任务中的表现几乎与年轻成人组相同。结果显示,与情感心理理 论相比,年龄对认知心理理论影响更大,这也说明老年人的心理理论能力不是普遍的下 降,而是各个部分有所差别。

1.4         情景模拟和心理理论、亲社会决策之间关系的研究

1.4.1       情景模拟与亲社会决策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情景模拟可以增加亲社会行为,在想象了涉及帮助有需要的人

的特定事件之后,参与者更愿意在这种情况下提供帮助(Gaesser, DiBiase, & Kensinger, 2017; Gaesser, Dodds, & Schacter, 2017; Gaesser, Horn, & Young, 2015; Gaesser & Schacter, 2014)。这些影响是由多种机制驱动的。例如,操纵(即增加)帮助事件发生地点的熟 悉度,可以增加情景模拟的生动度,并随后增加提供帮助的意愿(Gaesser, Keeler, & Young, 2018)。值得注意的是,当考虑到移情和亲社会特征的个体差异时(Gaesser et al., 2018), 甚至当想象中的事件引发负面情绪时(Gaesser et al., 2017),情景模拟仍会继续预测帮助 的意愿。

想象这些帮助方案并不会仅仅通过灌输有关帮助的概念知识来增加提供帮助的意 愿;从第一人称视角(或者从其他人的视角; Gaesser et al., 2015)来想象在时间和地点 上特定的情节可以增强动机。这个概念与早期的研究相一致,表明人们更可能去做他们 想象中的事情而不是抽象的事情(Gollwitzer & Brandstatter, 1997; McCrea et al., 2008),可 能是因为特定于上下文的细节增加了所讨论场景或任务的主观合理性和可能性(D' Argembeau & Van der Linden, 2012; Szpunar & Schacter, 2013)。

1.4.2       情景模拟与心理理论

研究发现,情景模拟的生动性似乎并未完全说明情景模拟对帮助意愿的影响,情景 模拟也与心理理论(Gaesser et al., 2017, 2018),即模拟他人心理状态(即,思想和感觉) 的认知能力有关。尽管采取心理理论的评级方法并不能始终说明情景模拟对帮助意愿的 影响,但它们独立地促成了情景模拟对帮助意愿的更广泛影响(Gaesser et al., 2018)。这 些发现表明,情景模拟可以将需要帮助的人的思想和感受纳入特定的想象情节中 (Gaesser et al., 2017; Gaesser et al., 2018)。

1.4.3       亲社会决策与心理理论

许多研究者在研究心理理论和亲社会行为之间的关系时,发现心理理论和亲社会行 为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Paal等的研究表明心理理论和合作行为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 Paal 等认为相互协调是成功合作行为的必备条件。高水平心理理论能力也许使个体能够 准确地认识他人心理状态,预测他人行为,从而为人际间的相互协调及做出合作行为提 供必要的条件o Declerck等发现亲社会价值定向的个体拥有较高的心理理论能力。Moore 等的研究显示,在4岁组儿童中,能更好地理解他人信念和愿望的个体更倾向于选择延 迟满足以使他人受益或与他人分享。

2         问题提出与研究意义

2.1        问题提出

过着道德生活,维持有意义的关系并能够生活于复杂社会中的核心是我们与他人合 作和帮助他人的能力。帮助不只是在真空中对一个人做出反应,还包括一个在特定时间 和地点展开的特定事件。最近研究发现,人们在想象将来会在何种情况下进行帮助后, 会做出更多亲社会的决定(Gaesser & Schacter, 2014; Gaesser,Horn, &Young, 2015)。我们 体验周围环境和帮助事件的情景细节的方式也有助于我们是否愿意做出帮助行为。社会 心理学研究的重点是调查我们如何理解需要帮助的人,我们推断他们的精神状态的能力 和动机以及我们对他们的情感反应如何有助于做出帮助或不帮助的决定(Chakroff & Young, 2014; Lim & Desteno, 2016)。心理理论在促进亲社会方面的作用已引起了极大的 关注(Coke, Batson & McDavis, 1978; Zaki & Ochsner, 2012)。然而,与模拟的未来亲社会 事件相关的整体情感状态是否有助于做出亲社会决策还知之甚少。

在本研究中,我们通过在熟悉的位置或陌生的位置中设置想象的未来帮助事件,来 研究情景模拟对帮助他人的意愿的影响。心理理论是指个体通过理解我们自己和他人的 心理状态来描述、解释和预测他人行为的能力,这些心理状态包括信仰、愿望、思想、 意图和感受等。它是我们进行良好社会交往所必需的一种能力。人们在生动地想象了帮 助场景之后是否更有可能提供帮助,是否是因为他们随后更有可能考虑需要帮助的人的 心理状态,因此本研究引入心理理论这一变量,检验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与亲社会决策 之间是否存在中介作用。

2.2        研究思路

第一部分:根据先前相关研究中使用的场景(Gaesser, 2014; Rameson, Morelli, 2012; 韩萌, 2020)编制实验中呈现的材料,初步编制后经课题组老师和同学讨论后修改完善, 再选取高校学生进行测评,最后对数据结果进行筛选,将无效数据剔除,并根据地点熟 悉程度将地点分成高分组与低分组,根据帮助难度将帮助情境进行排序,选择难度没有 显著差异的中等难度的帮助情境。

第二部分:进行实验任务一,通过控制地点熟悉度来控制情景模拟中的得分,从而 研究其对他人亲社会决策的影响,探索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与亲社会决策——帮助意愿 之间是否存在中介作用。

第三部分:进行实验任务二,探索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是否会 以经济捐赠的形式扩展到代价高昂的亲社会决策——捐赠意愿中。

2.3         选题的意义

2.3.1       理论意义

尽管有大量文献研究了模拟的认知现象学如何影响决策,但研究情景模拟在影响决 策时所产生的情感信号的潜在重要作用的比较少,且主要集中在国外。与模拟的未来亲 社会事件相关的整体情感状态是否有助于做出帮助有需要的人的决策还知之甚少。因 此,我们研究了情景模拟是否通过心理理论对其亲社会决策产生了影响(类似于心理思 考,认知移情,观点采择)。人们在生动地想象了帮助场景之后更有可能提供帮助的假 设,是因为他们随后更有可能考虑需要帮助的人的心理状态,因此检验心理理论在情景 模拟与亲社会决策之间是否存在中介作用也十分重要。

2.3.2       实践意义

现在越来越重视对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培养,通过研究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对亲社会 决策的影响,对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培养也有启示作用。对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培养要注重 以体验、生动的方式,尤其是从身边事进行教育,儿童的体验性更高,更有助于将来做 出亲社会决策。同时还要注重提高心理理论水平,而不能只是说教的形式。

3         实验研究

3.1        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帮助意愿的影响:心理理论的中介作用

3.1.1      研究目的

通过对想象事件发生地点熟悉度的控制来影响想象帮助事件的情景模拟的生动性, 研究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并探索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与亲社会决策之间是否 存在中介作用。

3.1.2      研究假设

(1)  地点熟悉度影响情景模拟,在比较熟悉的地点条件下,个体的情景模拟得分 较高,在比较陌生的地点条件下,个体的情景模拟得分较低;

(2) 情景模拟影响亲社会决策,情景模拟得分越高,个体的亲社会决策得分就越 高;

(3)  性别影响亲社会决策,男性女性的亲社会决策得分有差异;

(4)  情景模拟和心理理论、亲社会决策之间呈现相关;

(5)  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中,心理理论起中介作用。

3.1.3      研究方法

(1)被试

招募在校大学生47名,其中包括男生被试19人,女生被试28人,年龄为18至26 岁。所有被试之前没有参加过此类实验,也没有参加过之前测评,并都是自愿参加本次 实验,实验后赠予被试一定的被试费用。参加实验的被试都是右利手,且视力或矫正视 力正常,无精神病史。

(2)实验仪器与实验材料

①亲社会情境实验材料

在实验时,需要提供给被试一定的亲社会情境设定(包括地点和情境),被试才能 在此基础上发挥想象,想象具体的帮助情景,再做亲社会决策。因为先前相关研究中使 用的场景(Gaesser, 2017;韩萌,2020)只有10则材料,数据不足,我们又根据已有的材料 加了16则材料。首先根据已有的材料编制出30则材料,在初步编制后经课题组老师和 同学讨论后修改完善。考虑到原有的材料中,解决部分帮助事件所需要付出的成本不一 样,比如“这个人心脏病突发倒在地上不能动”和“这个人因为丢失钥匙被锁在了门外” 这两个事件,被试在对帮助意愿进行判定时很可能受到帮助解决这个事件所需付出的不 同成本所影响,因此把相关研究中使用的材料和新编制的材料一起进行测评。选取高校 学生进行测评,总共130名,让他们对为帮助事件提供帮助的难易程度进行判断,为七 点记分, 1 为极其容易, 7 为极其困难。最后对数据结果进行分析,选取任务难度没有 显著差异的 36 则材料为实验材料。

地点材料的编制,关于熟悉的地点,我们考虑到被试为学生群体,根据自己的经验, 选择都是校内常去的图书馆、教室或者校外常去的商场、火车站等 30 个地点。陌生的 地点方面,考虑到每个学生生活经历的不同,可能生活中的地点熟悉程度还是比较高, 因此陌生的地点都是选取的国外的地名,并且避开像“巴黎”、“伦敦”这种比较常听 的地名,而选择大家较少听到的地名,比如“卢萨卡”。初步编制完成后,与情境材料 一起随机选取被试对地点的熟悉程度进行测评, 1 为极其陌生, 7 为极其熟悉。最后对 实验结果进行处理,选择大家最熟悉的 9个地名和最陌生的 9个地名为实验材料。参与 材料测评的被试不参与接下来的实验。

②实验仪器

实验仪器为24寸的LEN显示器的戴尔电脑,被试距离屏幕大约60厘米的位置, 显示器分辨率为1920x1080,刷新频率60Hzo

(3) 实验设计

本研究采用单因素两水平被试内实验设计,自变量为情景模拟(想象地点:熟悉、 陌生地点),因变量为亲社会决策。练习实验包括3 个试次, 1 个试次为控制条件下的 试次的练习, 2个试次为实验条件下的试次的练习。正式实验包含24个试次,熟悉地点 8个试次,陌生地点8个试次,控制条件8个试次,每个试次随机呈现。实验总长大约 20 分钟。

(4) 实验程序与流程

①实验程序

采用E-prime2.0软件编写实验程序,包括练习实验和正式实验两部分,练习实验和 正式实验中试次设置均没有区别。每个试次先呈现注视点800ms,再呈现图片40s,图 片内容为亲社会情境,在图片呈现后被试便开始想象,在想象完成后,被试需要回答一 系列问题。之前Gaesser(2017)和韩萌(2020)的实验中,被试想象时间均为60s,在预实 验中,想象时间也设置为60s,但在实验中我们发现被试出现走神的情况,被试也均反 映想象时间过长,出现无聊、烦躁的情绪,在两次调整后,想象时间定为 40s。

②实验流程

在实验前经过与被试的协商,与被试约好实验时间,主试比被试早到达半小时,调 好实验程序并进行通风工作,为被试提供舒适的实验环境。为控制无关变量对实验的影 响,实验地点统一在学院机房进行,且在实验过程中,只有主试和被试在机房进行实验。 被试到达后,先让被试稍作休息,然后开始练习实验。被试阅读实验指导语并完成两次 练习实验,以便熟悉实验设计。在每次练习之后,主试会向被试提供有关其表现的反馈, 被试可以提出有关练习的问题。如有必要,继续进行练习,直到被试表现出对任务的理 解。然后,使用Eprime软件向被试呈现24个简短的亲社会情境,这些亲社会情境描述 了需要帮助的人(例如,这个人不会使用手机下快递订单,这个人的狗没有回到家中) 的日常活动。

阅读每个亲社会情境后,提示被试想象自己将来会在一个熟悉的位置或一个陌生的 位置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或者思考此类情境可能会发生在哪类群体身上(控制条 件)。对于熟悉地点条件,要求被试在整个 40s 内想象他们在指定的熟悉位置帮助故事 中的人物。例如,如果指定的地点是图书馆,被试会想象在一个曾经去过且熟悉的特定 图书馆的房间里帮助这个人。对于陌生地点条件,要求被试在整个40s内想象他们在特 定的陌生位置帮助故事中的人。例如,如果给定的位置是帕兹,被试会想象在从未去过 的帕兹帮助别人。对于涉及想象帮助的两种情况,都要求被试想象这是在未来发生的事 件,这些事件可能在未来大约1 年之内发生。控制条件充当中立的控制条件,在这种条 件下,指示被试根据亲社会情境中发生的故事推测这个故事更容易发生在哪个群体中。 在控制条件下,不提供位置提示。

完成所有实验后,要求被试回答一系列问题,以评估每个试次的亲社会决策和心理 理论,并评估在想象帮助时想象事件的各个方面,共包括7个问题,以固定的顺序呈现。 第1 至4个问题分别测量场景清晰程度、场景细节程度、想象位置清晰程度和个体卷入 程度,这四个问题是对情景模拟进行测量。为了评估情景模拟的生动性(Gaesser& Schacter, 2014), 第1 个问题要求被试对他们想象的事件进行场景连贯性的评估(您想像 的场景是?采用 7 点记分, 1 为模糊, 7 为清晰连贯);第2 个问题要求被试对他们想 象的事件进行场景细节的评估(您想像中的场景是?1 为简单的, 7 为详细的);第 3 个问题要求被试对他们想象的事件进行位置清晰度的评估(事件在您脑海中发生的位置 是?1 为模糊的, 7 为清楚地知道),第4 个问题要求被试对他们个人卷入程度进行评 估(您在脑海中体验到所想象的事件有多强烈?1 为根本没有, 7 为生动地好像您在那 儿)。第5 至6个问题是让被试评估心理理论,第 7个问题是让被试对每个试次的帮助 意愿,即亲社会决策进行评分。第 5 个问题为您是否考虑过该人的想法和感受?1 为根 本没有, 7 为认真考虑了。第 6 个问题为您是否考虑过该人的情绪?1 为根本没有, 7 为认真考虑了。第 7个问题为在这种情况下,您将提供多大的帮助?1 为一点也不愿意, 7 为非常愿意。

为排除位置熟悉程度可能引起的额外变量的影响,我们还针对每个试次询问了被试 对位置的熟悉程度(您对这个位置有多熟悉?1 为完全不熟悉, 7 为非常熟悉)以及他 们以前是否曾去过这个位置(您去过这个位置吗?1 是, 2 否)。与先前控制想象位置 的研究相同(Arnold et al., 2011),在陌生地点条件下进行的实验,被试表示自己曾经去过 该位置的试次均被排除在分析之外。同样,任何在熟悉地点条件下进行的实验,被试表 示自己从没去过该位置的试次也被排除在分析之外。实验结束后,对被试进行感谢。

image.png

3.1.4       数据收集与分析

因为在预实验后,我们对实验程序又进行了调整,所以预实验的实验数据均不进行 分析。正式实验中,有一名被试的实验数据保存后,后期却无法打开,无法使用;还有 一名被试在填写位置熟悉程度评估时,在陌生位置也都勾选了去过该地方,不符合实验 要求,对该数据不进行分析。最后,总共对45 名被试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包括17名男 生和 28 名女生。

3.1.5       研究结果

(1)      地点熟悉度对情景模拟的影响

在想象熟悉地点的条件下,信度检验表明,情景模拟的测量a系数为0.913,信度 较好;在想象陌生地点的条件下,信度检验表明,情景模拟的测量a系数为0.913,信 度较好。

通过配对样本t检验,考察地点熟悉度是否对情景模拟产生了影响,结果如表1所 示。

表 1 地点熟悉度对情景模拟影响的 t 检验结果

变量

地点熟悉度 M

SD

t


熟悉

21.99

3.27

& 71***

情景模拟

陌生

15.13

4.36


场景清晰程

熟悉

5.59

0.84

8.57***

陌生

3.94

1.21


场景细节程

熟悉

5.51

0.88

8.81***

陌生

3.72

1.20


想象位置清

熟悉

5.58

0.94

8.19***

晰程度

陌生

3.39

1.43


个体卷入程

熟悉

5.31

1.00

6.82***

陌生

4.07

1.03


注:*表示p < 0.05,

** 表示 p < 0.01,

*** 表示 p < 0.001,

下同

 

根据表 1 得知,地点熟悉度对情景模拟产生了显著影响,我们通过对地点熟悉程度 的控制有效地控制了情景模拟得分,个体在熟悉地点想象条件下(M = 21.99, SD = 3.27) 比陌生地点想象条件下(M = 15.13, SD = 4.36)情景模拟得分更高,(44)= 8.71, p <.001。 并且地点熟悉度对测量情景模拟的四个维度,场景清晰程度(t=8.57, p<0.001)、场景 细节程度(t=8.81, p<0.001)、想象位置清晰程度(t=8.19, p<0.001)和个体卷入程度(t=6.82, p<0.001)也产生了显著影响。在熟悉地点条件下的,这四个维度的得分都比在陌生地 点条件下更高。

(2) 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 为了检验在不同地点下所进行的情景模拟对个体做出亲社会决策的影响是否会有

差异,我们进行了配对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2所示。

表2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影响的t检验结果

情景模拟

M

SD

t

亲社会决策

熟悉地点 陌生地点

5.35

4.78

1.06

1.25

2.99**

image.png

结果显示,与陌生地点条件下(M = 4.78, SD = 1.25)相比,个体在熟悉地点条件下 (M = 5.35, SD = 1.06)亲社会决策分数更高, t(44) = 2.99, p <0.01。结果表明,情景 模拟会影响他人的亲社会决策,在熟悉地点条件下,个体亲社会决策分数比较高;在陌 生地点条件下,个体亲社会决策分数比较低。

(3) 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的性别差异

通过独立样本t检验,考查性别对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的影响,结果 如表 3、表 4 所示。

表 3 熟悉地点下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的性别差异的检验结果


性别

»=>

数量

M

SD                 F

t


17

20.57

2.61

0.88

2.37*

情景模拟

28

22.85

3.38




17

9.72

1.66

1.26

1.31

心理理论

28

10.53

2.20



亲社会决

17

4.79

1.04

0.25

2.97**

28

5.69

0.95



结果显示,在熟悉地点条件下,与男性情景模拟得分相比(M = 20.57, SD = 2.61), 女性情景模拟得分(M = 22.85, SD = 3.38)更高,显示出了显著的性别差异。同样的, 在亲社会决策的得分上,性别差异同样显著,男性的亲社会决策得分平均值为4.79,显 著低于女性的亲社会决策得分平均值5.69 (t=2.971, p<0.01)。但是在心理理论得分上, 没有显示出显著差异。

表 4 陌生地点下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的性别差异的检验结果


性别

、”,.1=1

数量

M

SD

F

t


17

15.52

4.37

0.38

-0.47

情景模拟

28

14.89

4.43




17

8.85

2.40

0.20

0.20

心理理论

28

8.99

2.14



亲社会决

17

4.80

1.45

0.57

-0.07

28

4.78

1.15



在陌生地点条件下,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都没有显示出显著性别差异。

 

(4)      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之间的相关

通过皮尔逊相关,考查情景模拟、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三者之间的相关性,结果 如表 5 所示。

结果显示,情景模拟和心理理论(尸0.631, p<0.01)、亲社会决策(尸0.583, p<0.01) 之间呈现出显著相关。心理理论和亲社会决策之间也呈现出显著相关(尸0.538, p<0.01)。

表 5 情景模拟、心理理论与亲社会决策之间的相关

变量

情景模拟

心理理论

亲社会决策

情景模拟

1



心理理论

0.631**

1


亲社会决策

0.583**

0.538**

1

5) 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中介作用

为了检验心理理论是否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中起到中介作用,我们进行 了路径建模分析,将亲社会决策作为因变量输入,将情景模拟作为自变量输入,心理理 论作为中介变量输入。该分析揭示了从情景模拟到心理理论到亲社会决策的影响路径。

根据 Bootstrap 法,路径分析使用从自变量到中介变量以及从中介变量到因变量的 路径乘积来计算替换后采样的 1000 次迭代的效果分布,置信区间为 95%(Preacher & Hayes, 2008)。这种方法克服了 Sobel 中介检验基于均值抽样分布形状的假设而带来的问 题 (Hayes & Scharkow, 2013; Preacher& Hayes, 2008) 。结果发现, 心理理论 (LLCI=0.036,ULCI=0.268)在心理理论对亲社会决策的中介检验结果中没有包含0,表明 心理理论的中介效应显著,且中介效应为 0.152。此外,当心理理论包含在模型中时, 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依旧显著,区间不包括0(LLCI=-0.044, ULCI=0.143),且中 介效应为 0.094。结果说明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中发挥了部分中介 作用。 

image.png

图 3 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影响中的中介作用

3.1.6       讨论

实验一表明,控制地点熟悉度可以影响情景模拟,在熟悉的地点条件下,情景模拟的四个维度得分更高,个体的情景模拟总分数也更高。这也与我们的生活经验相符合, 对于我们长期生活过或曾经去过的地方,个体想象情节中,会出现较为具体的事物,比 如位置是图书馆,个体可能想象的就是学校的图书馆,并且可能想象事件就发生在自己 常去的楼层,周围也会有沙发桌椅等。

情景模拟也会影响亲社会决策,在熟悉的地点条件下,个体的亲社会决策得分会更 高,而在陌生的地点条件下,个体的亲社会决策分会更低。这说明相比于想象位于陌生 地点中的情景,想象位于熟悉地点中的情景有助于提高人们的帮助意愿。我们认为这与 熟悉的地方可以提供给个体更高的安全感相关,比如同样是问路,在熟悉的地方,个体 可能愿意提供帮助,但在陌生的地方,个体可能会采取一种保守的态度,提供帮助的意 愿就比较低。

情景模拟和心理理论、亲社会决策之间呈现出显著正相关。情景模拟与心理理论相 关,这与Gaesser(2017)的研究结果相同。情景模拟与亲社会决策之间呈现显著正相关, 说明亲社会决策受情景模拟的影响。心理理论与亲社会决策之间呈现显著正相关,这与 Declerck 等发现亲社会价值定向的个体拥有较高的心理理论能力这一结果相同。

在熟悉地点条件下,性别对情景模拟和亲社会决策产生显著影响,但是并没有对心 理理论产生显著影响。这说明性别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对情景模拟的影响 而产生的。在心理理论中,男女的得分并没有呈现出显著差异。在之前的相关研究中, 针对心理理论的下级概念观点采择方面的研究中,呈现出性别差异(王雨晴, 2015)。 在本研究中,没有呈现差异可能是因为测量方法的不同导致的。

中介效应检验表明,心理理论在情景模拟对亲社会决策的影响中起中介作用。情景 模拟不仅可以直接对亲社会决策产生影响,还可以通过心理理论对亲社会决策产生间接 影响。这个结果符合实验的假设,也与之前的研究结果相同。

天天论文网
专注硕士论文服务

24小时免费热线

SERVICE ONLINE

13503820014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