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硕士研究生论文网

硕士论文范文

投资主体演化博弈模型构建与优化

作者:admin1 日期:2022-09-05 09:32:59 点击:32

第4 章 投资主体演化博弈模型构建与优化

结合上文背景,本章对进行博弈研究的投资主体进行明确,并在此基础上, 分析不同投资主体的利益诉求和动机,以及影响其决策的主要因素,在此基础上 构建演化博弈模型。

4.1       投资主体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的动机和影响因素分 析

4.1.1     投资主体确定

根据第三章的梳理,在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中,政府和 社会资本是项目最主要的投资者,因此本研究中将研究对象确定为:政府和社会 资本。可以看出目前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具有多种模式可以选择, 社会资本即要负责项目资金筹措,也需要负责项目的具体实施。有些农业龙头企 业甚至可以通过产业导入的形式参与到项目的后端运营。由于本人研究能力有限, 没法对以上的情况一一进行分析。因此本研究将研究重点聚焦在社会资本参与全 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的具体实施上,剖析双方为了实现各自利益最大化而展 开博弈的过程。

4.1.2     投资主体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动机分析

虽然政府和社会资本都是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投资主体,但是双方却有 着不同的利益诉求。社会资本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经济效益最大化,而政府则是为 了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因此,通过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建设中政府和社会资本 的博弈过程进行分析,构建政府和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的博 弈模型,能够直观地展示出政府和社会资本为了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做出的不 同行动选择。

(1)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利益关系分析

由于土地整治具有公共物品的特点,在传统的土地整治中,一般都是由政府 负责具体实施。不同于传统的土地综合整治,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它的内容不再仅 仅地停留在耕地上,而是扩展到了土地权属调整、生态保护及后期的产业导入,内容更加的丰富多样。政府的角色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由具体实施者转变为监 督者和指导者。社会资本方则通过为政府搭建融资渠道,成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 项目的具体实施主体。政府对社会资本具有监督管理责任。二者具体分工为:政 府方负责完成项目的立项工作,确定项目的位置、大小以及边界线,在项目完成 后负责项目的验收入库,同时对社会资本进行监督指导;社会资本方则具体负责 项目资金筹措,按照项目规划要求保质保量完成项目施工工作,同时从项目中获 取一定的经济收益。

(2)  政府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项目建设的动机分析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具有公共物品的特性。政府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 目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持耕地数量的动态平衡,将闲置的土地通过整治达到 集中连片的效果,适度发展规模农业,提高社会效益,改善农民的生活水平。政 府招引社会资本参与到项目建设中,不仅可以丰富项目的开展模式,拓展项目资 金渠道,减少政府的财政压力,降低政府隐形债务风险,也可以提升项目的管理 和建设效率,使得项目完成周期大大缩短,项目质量稳定有保障。

(3)  社会资本投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动机分析

相比于其他项目,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资金需求更大,一般都在10 亿 以上。虽然由于其具有公共物品的特性,项目整体投资回报并不高。但是由于其 以耕地占补平衡产生的指标收益作为项目收益来源,收益来源稳定且比较容易测 算,资金风险性较小,这一优点对于社会资本有一定的吸引力。社会资本在获得 项目后,由于前期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参与,项目完成后也可以比较容易的 获得土地的租赁权,从而获得一部分土地经营收益。同时,由于其在全域土地综 合整治项目中的出色表现,对于后续政府其他项目的承接会更有利,能够获得与 政府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4.1.3    投资主体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的影响因素分析

在上文中分别阐述了政府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项目建设的动机和社会资本投 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动机。虽然政府和社会资本在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 项目中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但是当政府和社会资本之间能够找到共同的利益所 求点时,政府和社会资本将会选择共同合作而不是竞争。因此,对于政府和社会 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是十分必要的。

(1)政府决策的影响因素分析

对政府而言,最主要的目的是减轻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带来的财政压 力,为当地创造更大的社会效益。因此影响其决定是否吸引社会资本参与的主要 因素是:社会资本能为项目提供的资金以及愿意在项目实施中投入的成本;社会 资本自身的综合实力和信誉度;项目完成后可以为当地带来的社会效益。

(2)社会资本决策的影响因素分析

对社会资本来说,其积极参与到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中来最大的动机 是追求高额的投资收益,因此影响其投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主要因素是:政府 的支持力度、项目的投资成本、项目收益、投资风险等。

4.2      投资主体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演化博弈模型构建

4.2.1 演化博弈问题描述

(1)演化博弈局中人定义

在上文分析了不同政府和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利益诉求 和动机,以及影响其行动选择的影响因素。政府和社会资本在项目建设中既要共 担风险,也需要一同分享利益。为方便后续演化博弈模型的构建,对政府和社会 资本做以下定义:

1)政府

由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具有公共物品的性质,一般以政府部门为主进行 实施。但在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之后,政府部门的职能发生了一 定的变化,由实施主体转变为对项目进行监督、管理和指导。

履职意为在执行任务时或者处理事务时,必须要竭力做到。履职是一种负责 任的态度和行为。因此,在本研究中把政府在博弈中的行为选择分为履职和不履 职两种。履职即为政府选择以负责任的态度对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 目建设进行组织,对社会资本的行为进行严格监督和管理,并进行奖惩。反之则 为不履职。

2)社会资本

社会资本是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最主要的资金来源以及项目的具体实施 主体。

尽责意为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自己的职责,并对其负责。因此,在本研 究中把社会资本在博弈中的行动选择分为尽责和不尽责两种。尽责即为社会资本 愿意认真履行与政府的合作协议,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完成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 目的建设工作,愿意会对项目投入较高的建设成本以此确保施工质量。反之则为 不尽责。

(2)演化博弈局中人假设 1)博弈模型中共有两个参与者,分别是政府和社会资本。政府是全域土地 综合整治项目的组织者,有权对于社会资本的行为进行监督和管理,并可以根据 社会资本的行为表现作出奖惩。社会资本是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主要实施者, 具体负责项目资金筹措,并按照规划要求完成项目的施工建设。同时,政府和社 会资本都是有限理性的。

2)政府是社会责任的承担者,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项目高质量完成所产 生的社会效益是其最关心的问题。而社会资本由于其逐利的特性,其不会主动承 担社会责任,而是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会通过降低施工质量等手段, 以求在项目中获得更高的经济收益。

(3)演化博弈问题描述

1)目前我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收入仍以土地整治后的指标收益为主要 收益来源,收入来源稳定且容易测算。因此假设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基本收 益为 R(R>0)。

2)社会资本的策略为尽责和不尽责。尽责的概率为m,不尽责的概率为1- m(OSmSl)。社会资本在尽责的情况下,会愿意采取多种措施保障全域项目 在农田整治、村庄整治、生态修复等方面的施工质量,社会资本也因此会造成自 身成本增加Ci(Ci>0)。在政府采用履职的策略时,政府能够实时掌握社会资本 的尽责情况,因此当社会资本采取尽责策略时,由于其投入的增加,在耕地地力 提升、生态修复、村庄建设等方面带来更高的改善,社会资本也会因此受到政府 的表扬或者嘉奖,并由此产生一定积极的社会效应,为社会资本后续土地租赁经 营或未来承接项目积累优势,这些优势可能转化产生未来潜在收益Ri,未来潜在 收益转化的可能性为a。在政府采用不履职的策略时,政府处于对社会资本疏于 监管的状态,无法对社会资本的尽责与否进行判断,因此即使社会资本选择尽责 策略,对项目投入更多的成本,也依然不会受到政府的嘉奖,也不能享受到因此 带来的未来收益。

3)社会资本在不尽责的情况下,如果政府采用履职的策略时,政府能够及 时发现社会资本的不尽责状态,并对就此所产生的耕地面积减少、村庄整治质量 不达标等问题进行经济惩罚F],同时社会资本面临停工整顿带来损失B]。F]和B] 是社会资本直接受到的惩罚,由于受到政府惩罚,社会资本信誉受损,对于未来 承接项目产生不利影响,产生未来损失L],L]是社会资本间接受到的惩罚,其转 化为损失的概率为b。为了督促社会资本提高尽责概率,因此规定社会资本不尽 责产生的总的经济损失要大于尽责时所增加的成本,也就是说需要满足(F] + B1 +bL1) > 5的条件。

4)       政府的策略为履职与不履职。履职的概率为n,不履职的概率为l-n(O<n<l)。 政府在履职的情况下,会采取多种措施对社会资本行为进行严格监管,对于社会 资本的不尽责行为能够第一时间进行监督管理,为此所投入的人力物力等,会导 致政府增加成本为C2(C2 > 0)。政府在不履职的情况下,政府监管成本不会增加, 同时,如果社会资本采取不尽责的策略,导致项目出现全域项目土地复垦质量不 达标、耕地面积建设、村庄整治质量差等问题时,那么政府的这种不履职的行为 一旦被上级政府部门发觉,将受到上级政府部门的惩罚P2。为了督促政府对社会 资本进行严格监管,提高履职概率,规定其不履职时受到的惩罚大于其履职时增 加的成本,也就是说需要满足P2 > C2的条件。

5) 此外,当社会资本选择不尽责时,由于耕地复垦质量不达标、村庄整治 质量差等问题,容易引起村民的不满,在社会中造成一定负面影响,导致社会福 利损失G2。

4.2.2 演化博弈模型构建

(1)博弈矩阵 本研究中以政府和社会资本人为演化博弈的局中人,根据上文中规定的演化 博弈假设和演化博弈的问题描述,以此来构建演化博弈矩阵。博弈矩阵如表4.1 所示。

表 4.1 博弈矩阵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                                           政府

29



履职(n)

不履职(] — n)

社会资本

尽责(m)

不尽责(] — m)

(R — C] + aR], — C2) (R — F] — B]   — bL],— C2 — G2 )

(R — C],0) (R, — G2 —   P2)

 

(2)复制动态方程构建

1)      社会资本的复制动态方程

社会资本尽责时的期望收益为:

Em =九(R — C]    +  aR])  +  (1 —九)(R —                      C】)=R +               九aR】—C】                           (4-1)

社会资本不尽责时的期望收益为:

E]—m =九(R — F] — B] — b_L]) + (1 —九)R = R — nF】一九B】一nbL]    ( 4-2)

社会资本的平均期望收益为:

E社=加£皿+(] — m)E]—m=R + mnaR] — mC] -(] — m)(nF】+ nB] + nb£])

( 4-3) 根据式(4-1)、(4-2)、(4-3),可得社会资本演化博弈的复制动态方程 为:

F(m)=^=m(Em-E 社)

=m(] — m)(naR] — C] + nF] + nB] + nb£])

( 4-4)

2)          政府的复制动态方程:

政府履职时的期望收益为:

En = m(— C2)+ (] — m)(- C2 — G) =— C2 — ^2 + m^2                      (4-5)

政府不履职时的期望收益为:

E]—n = (] — m)(— ^2 — P2) =— G — P2 + m^2 + m^2                 (4-6)

政府的平均期望收益为:

E^nEn+(] — n)E]-n = — G — P2 +mP2 + n(P2 — C2 — mP2)(4-7) 根据式(4-5)、(4-6)、(4-7),可得政府演化博弈的复制动态方程为: F(n)=篇=n (En — E政)=n(] - n)® — C2 - mP?)

( 4-8)

30

综合式(4-4)、(4-8),可得政府-社会资本间演化博弈复制动态方程组 为:

(r 、 dm                   /            —、

F(m) =           = m            — E社)=m(1 — m) (na^i -C] + nF] + nB] + nbL])

、          F(n)=務=n(E“ — E政) = n(] — n)(?2 — C2 — mP?)

( 4-9)

4.2.3 演化博弈模型求解与优化

( 1 )模型求解

为了方便计算,本研究将社会资本不尽责产生的总的经济损失记为P],也就 是说P] = F] + B] +bL],且P] > C]o

在式(4-9)中,令F(m), F(n)=0,可以得到 5 个解:E](0,0), E?©]), E3(],0), E4(],]), E5(普,aRC=)。由于P2 > C2 > 0 且P] > C] > 0,所以可以得出 0< 普<]0<aRC+^<]°根据演化博弈系统理论知识,复制动态方程组的解也 就是演化博弈系统的演化博弈均衡点。因此,本研究所构建的演化博弈系统模型 有5个均衡稳定点。

( 2 )稳定性分析

为了检测演化博弈系统的5个均衡稳定点的稳定性。本研究采用雅克比矩阵 对5个均衡稳定点进行检测「Friedman提出对雅克比矩阵J的行列式的值det (J)、 迹tr(J)进行计算,如果值det (J) > 0且tr(J) < 0,那么复制动态方程组的零解, 也就是演化博弈系统的演化博弈均衡点是渐进稳定的 [58]。因此本研究通过运用 雅克比矩阵方法来对演化博弈均衡点的5个均衡点进行检测,以确定这5个均衡 点是否具有稳定性。

根据式,得出该系统的雅克比矩阵为:

/ = 0F(m)/dm 0F(m)/dn

=VF(n)7°m 0F(n)7°n.

=〔] —2m)(naR] — C]+nP])               m(] — m)@R] + P])]

:                 n(] —n)( —P2)                   (] —2n)(P2—C2—mP2^                   (4-10)

矩阵J的行列式det (/)如下所示:

det (/) = (] — 2m)(naR] — C] + nP])(] — 2n) (P2 — C2 — mP?) + m(]—

31

m)(aR] + P])n(] — n)( — P2)                                                                                              (4-11)

矩阵J的迹tr(J)如下所示:

tr(/) = (] — 2m)(naR] — C] + nP]) + (] — 2n)(P2 — C2 — mP2)          (4-12)

计算各均衡点对应的雅克比矩阵行列式的值det(J)和迹tr(J),结果如表4.2 所示。

对计算结果进行分析,发现5个均衡点det(J)和迹tr(J)的值,均不满足 det (J) > 0且tr(J) < 0的要求,因此演化博弈的5个均衡点都是不稳定的,博弈 模型中不存在演化稳定策略。

表 4.2 均衡点稳定性分析

均衡点

det (J)

tr(J)

稳定性

E](0,0)

—C](P2—C2)<0

— C]   + P2 — C2

不稳定

E2(0,])

(aR] —C]   + P])(C2 — P2) < 0

aR] — C] + P] +C2 — P2

不稳定

E3(],0)

— C]C2 < 0

C]   — C2

不稳定

E4(],])

(—aR]+C]—P])C2<0

—aR] + C] — P] + C2

不稳定

P2 —   C2         C]

E5( 2               2,])

C]C2(aR]—C]+P])(P2—C2)>0

0

不稳定

5( P2 'aR]+P]丿

P2(aR]+P])                      > 0



3 )模型优化

上文所构建演化博弈模型的5个均衡点都不能满足稳定性的要求,演化博弈 系统中不存在演化稳定策略。进一步研究分析发现,求解出的 5个均衡点, E]— E4为纯策略均衡点,E5为混合策略均衡点。结合现实情况,博弈双方很少采用纯 策略的博弈方式作为初始策略。魏巍在其关于绿色施工监管演化博弈研究中验证, 如果采用动态策略,可以改善均衡点稳定性[58]。因此借鉴其研究思路和成果,对 上文所构建的模型进行优化,引入动态监管策略。

现实生活中,社会资本不尽责概率越高,越有可能导致项目耕地质量不达标、 村庄整治质量差等问题,尤其是在村庄拆迁安置中发生不安全事故的概率也会提 升,由此受到政府惩罚也会相应加重。假设政府的最高惩罚力度为P,且P = F] + B] +bL]。将社会资本不尽责所受总惩罚与社会资本尽责概率m联系起来, 那么其所受总惩罚P] = P(] —m)。将P]带入到上述构建的构建政府一社会资本 间演化博弈复制动态方程组中,得到新的动态演化博弈模型。

根据式(4-9),新的政府-社会资本间演化博弈复制动态方程组为:

F(m) =           = m(Em — E 社)=m(] — m)[naR] — C] + nP(] — m)]

、    F(n)= ^ = n 仏—E政) = n(] — n)® — C2 - mP?)

( 4-12)

在式(4-12)中,令F(m), F(n)=0,得到 5 个解:E](0,0), E?©]), E3(],0), E4(],]), E5(野,aRC^),由于规定P2 >C2 >0,所以 0<舒<]。若C]P2 > aR] + PC2,那么OV^RC+gV],得到的5个解,都是演化博弈系统的均衡解; 若C]P2 <aR] + PC2,那么aRC+P^> ],则E5不是的演化博弈系统的均衡解,E]— E4为演化博弈系统的均衡解。

在动态博弈策略下,系统的雅克比矩阵为:

/ = 0F(m)/dm 0F(m)/dn-

=VF(n))°m 0F(n)7°n-

=(]—2m)[naR] — C] — R + nP(] — m)]           m(] — m)(aR] + P(] — m))

:                           n(] —n)(- P2)                                     (] - 2n)(P2 — C2 - mP?).

(4-13)

矩阵J的行列式det (/)如下所示:

det(/) = (] — 2m)[naR] — C] + nP(] — m)](] — 2n)(P2 — C2 — mP2) + m(] — m)(aR] + P(] — m)n(] — n)( — P2)                                                                    (4-14)

矩阵J的迹tr(/)如下所示:

tr(J) = (] — 2m)[naR] — C] + nP(] — m)] + (] — 2n)(P2 — C2 — mP2)

(4-15)

计算各均衡点对应的雅克比矩阵行列式的值det (J)和迹的值tr(J),结果如 表 4.3 所示:

表 4.3 演化博弈均衡点稳定性分析

均衡点

det (J)

tr(J)

稳定性

E](0,0)

—C](P2 —C2)V0

— C]   + P2 — C2

不稳定

E2(0,])

(aR] — C] + P)(C2 — P2) V 0

aR]   — C] + P+C2 — P2

不稳定

E3(],0)

— C]C2 V 0

C]   — C2

不稳定

33

E4(],])                                     ( — aR] + C])C2 <0                                 —aR] + C] + C2                      不稳定

E(P2 —C2 C]P2 )C]C2(aR]P2+PC2 — C]P2)(P2 — C2)                                          C]C2P(P2 — C?)

5( P2 'aRi + PC?,                                   P2(aR]P2+PC2)                               — P2(aR]P2 + PC?)

从上表可以看出,均衡点E] — E4不是演化博弈模型的均衡稳定点。均衡点E5 在满足C]P2 < aR] + PC2时,det (J) > 0, tr(J) < 0的条件时,具有稳定性,是 演化博弈模型的均衡稳定点。因此可以认为,优化后的演化博弈模型是有效的。

4.3      本章小结

本章分析了政府-社会资本这两个投资主体的投资动机和影响其投资的影响因素,构建了政府-社会资本的演化博弈模型。并利用雅克比矩阵对演化博弈 系统的 5个均衡点进行验证,发现求得的 5个均衡点均不是演化博弈系统的稳定 点。后续对演化博弈模型进行优化,引入动态监管策略,发现在满足一定条件时 混合策略均衡点为演化博弈系统的均衡稳定点。

第 5 章 投资主体系统动力学模型构建与分析

本章在第四章演化博弈模型的基础上,构建投资主体的系统动力学模型,形 象客观的展示出投资主体之间的博弈过程,能够有效弥补演化博弈模型重结果轻 过程的不足。

5.1      系统动力学模型构建

在上文中,本研究对政府-社会资本这两个投资主体之间的演化博弈模型进 行了优化,在演化博弈复制方程组中引入了动态监管的方法,将社会资本不尽责 时受到的惩罚与其尽责概率联系起来,从而建立了新的更为合理的动态演化博弈 模型。按照优化后的演化博弈模型构建系统动力学模型,并运用VensimPLE Version软件进行仿真模拟,具体模型如图5.1所示。

在所构建的系统动力学模型中一共有 16个变量,其中政府履职概率、企业 尽责概率为模型的水平变量,政府监管期望收益、政府不监管期望收益、企业尽 责期望收益、企业不尽责期望收益、企业不尽责总惩罚为模型的中间变量,其余 为模型的外部变量。模型中各变量的具体函数关系详见附录。

image.png

图 5.1 社会资本尽责施工监管演化博弈系统动力学模型

5.2      系统动力学模型检验

为了检验所构建的系统动力学模型是否合理,在此按照构建演化博弈模型时所规定的各项参数之间的逻辑关系,对各参数进行赋值,进行仿真模拟检验。

5.2.1     系统动力学模型基本设定

由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时间一般较长,大致都在 3年左右时间。因此假 设仿真时间设定为 3年,政府以每月2次的频率对社会资本尽责情况进行监管。 故 INITIAL TIME=0, FINAL TIME=36,单位为月,仿真步长 TIME STEP=0.5。

5.2.2     系统动力学模型参数设定

在上文中得出优化后的演化博弈模型在满足一定条件下的情况下,即C]P2 > aR] + PC2时,存在解E5为演化博弈模型的均衡稳定点。因此对各参数进行赋值: R赋值为10, 5赋值为3, R]赋值为2, a赋值为0.5, C2赋值为1, P2赋值为5。 按照C]P2 > aR] + PC2的要求,P需要大于10才能成立,因此参数P赋值15, 即P = F] + B] + bL] = ]5。具体参数赋值如表5.1所示。

把上述参数值带入到优化后的政府-社会资本间复制动态方程组进行计算, 可以得到演化博弈均衡点E5的值为(0.8,0.75)。

表 5.1 系统动力学模型参数赋值

参数

参数含义

R

基本收益

10

C]

社会资本尽责增加成本

3

R]

社会资本尽责未来收益

2

a

未来收益转化系数

0.5

F]

社会资本不尽责施工经济惩罚

6

B]

社会资本不尽责施工停工损失

5

L]

社会资本不尽责施工未来损失

8

b

未来损失转化系数

0.5

C2

政府监管成本

1

P2

政府失责追责

5

G2

社会福利损失

3

 

5.2.3 系统动力学模型仿真验证

(1)第一次对模型进行检验

取m = 0.7, n = 0.3作为政府一社会资本这两个投资主体博弈的初始状态进行系统动力学仿真,结果如图 5.2所示。当社会资本选择以 0.7较高的尽责概 率开始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同时政府选择以较低的0.3履职概率对社会 资本进行监管时,社会资本察觉到了政府宽松的监管态度。出于自身利益考虑, 为了减少施工成本,社会资本开始调整自己的行动选择,对项目建设采取降低尽 责概率的行为,因此在图 5.2中可以看到社会资本的尽责概率迅速下降。而当政 府监测到社会资本的尽责概率在下降,迅速对自己的行动选择进行了调整,开始 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履职概率,对社会资本加强监管,加大对其不尽责施工的惩罚 力度。最后经过一段时间政府和社会资本的行动选择的不断调整,双方最终到达 演化均衡稳定点E5(0.8,0.75),双方的行动选择保持在一种稳定不变的状态。

image.png

图 5.2 第一次系统动力学仿真

(2)第二次对模型进行检验时

取 m = 0.3, n = 0.7 作为政府-社会资本这两个投资主体博弈的初始状态 进行系统动力学仿真,结果如图 5.3所示。当社会资本选择以 0.3较低的尽责概 率开始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同时政府选择以较高的0.7履职概率对社会 资本进行监管时。政府发现了社会资本初始的尽责概率太低这一现象,选择采取 进一步增加监管的行为,不断提高自己的履职概率,加大对社会资本不尽责的惩 罚力度。社会资本感受到政府的严格监管,为了避免受到政府的惩罚,社会资本 选择逐步提高自己的尽责概率,以应付政府的严格监管,减少经济损失社会资本的尽责概率开始迅速提升。当政府监测到社会资本的尽责概率在不断提升,并到 达了一定让他满意的程度后,开始慢慢适当地减少对社会资本的严格监管。经过 一段时间,政府和社会资本不断调整自己的行动选择后,双方到达演化均衡稳定 点E5(0.8,0.75)时,双方的行动选择保持在一种稳定不变的状态。

( 3)“突变”检验

在上述两次系统动力学仿真中,可以看出不论政府和社会资本选择什么样的 初始行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博弈后,双方均能到达演化博弈均衡稳定点 E5(0.8,0.75)。为了进一步检验均衡稳定点的稳定性,本研究中运用“突变”的 方法,对演化稳定均衡点E5(0.8,0.75)的稳定性进行检验。

“突变”的具体方法为:取 m=0.8, n=0.75 即演化博弈均衡稳定点 E5(0.8,0.75),作为政府一社会资本这两个投资主体博弈的初始状态进行系统动 力学仿真。当Time=10时,令社会资本尽责概率发生一5%的突变,以此来观察 演化博弈均衡点E5(0.8,0.75)的稳定性,结果如图5.4所示。

从图5.4可以看出当政府和社会资本选择以均演化博弈均衡稳定点作为初始 行为时,双方在未发生突变前,行动选择没有发生变化,处于一种均衡稳定的状 态。而当 Time=10 突变发生时,社会资本的尽责概率下降,政府监测到了社会 资本行为的改变,并开始调整自己的行动选择,迅速提高自己的履职概率,对社 会资本进行更加严格的监管,加强对社会资本的惩罚力度。因为受到了政府的严 格监管下,为了避免产生过高的经济损失,社会资本不得不逐步开始提高自己的 尽责概率,双方开始了新一轮的博弈。经过一段时间,政府和社会资本不断地调 整自己的行动选择。随着博弈的进行,双方不断对自己的行动选择进行调整。当 Time=20时,双方再一次到达了演化均衡稳定点E5(0.8,0.75)的状态。经过此次''突 变”检验,可以发现构建的系统动力学模型是具有一定的稳定性的,在发生“突 变”时,依旧能够慢慢恢复到稳定状态。

经过上述三次仿真检验,可以发现构建的系统动力学模型是稳定有效的,能 够形象直观地展示出政府一社会资本之间的博弈过程。

image.png

5.3      本章小结

本章在优化后的演化博弈模型的基础上,构建系统动力学模型,并对模型中的各参数进行赋值。运用Vensim PLE Version软件,对系统动力学模型的有效性进行检验,结果表明在动态监管策略下,无论初始政府和社会资本做出怎样的行动选择,最终经过一段时间的行动调整,双方最终都会达到演化博弈均衡稳定状 态。并且此均衡稳定状态具有一定的抗干扰性,即使社会资本突然改变自己的行 动选择,发现最终模型还是能够回归到均衡稳定状态,证明了系统动力学模型的 有效性。为下文实例分析奠定了的基础。

第6 章 实例验证

基于上文构建的演化博弈模型和系统动力学模型,通过实地调研浙江省湖州 吴兴区A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搜集相关数据,并对其进行量化,带入到 所构建的模型中。通过实例验证模型的有效性,以期提高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 综合整治项目的积极性。

6.1    浙江省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概况

浙江省自古以来有着“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说法,相较于我国其他省份,浙 江省的土地资源并不算丰富。目前浙江省 70%的粮食依赖于外部供应,粮食自产 率不足 30%,面临着严重的粮食问题;同时浙江省的城乡发展不均衡问题也是尤 为突出。基于以上问题为了打破现有格局,解决粮食供应不足、城乡发展不均衡 的问题,浙江省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其中开展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程就是其中 非常重要的一个举措。2003 年的“千村整治”就是浙江省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 目的开端。2018-2020 年开展了三年的试点工作,被称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 1.0 版,试点期间浙江省复垦农村建设用地5.3万亩,新增耕地8.7万亩,新建高标 准农田33万亩,实施各类生态系统整治修复工程面积14万亩,综合整治废矿山 71 座,整治效果显著。2021 年,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浙江省又提出了打 造具有浙江特色的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 2.0 版的规划[59]。

因此对浙江省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实践项目进行分析,总结梳理其在实 践过程中的经验,对于其他省份项目的开展具有重要指导意义。本研究梳理了 2018~2021 年 4 年时间里,浙江省所出台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政策,总计共有 14 份之多,具体如表 6.1 所示。如此多的密集的政策出台,可以看出其对于全域土 地综合整治工作的重视程度。

表 6.1 浙江省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政策梳理

名称

文号

1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实施方案编制提纲

浙保耕办

〔2018〕

8号

2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 年)

浙保耕办〔

2018〕

12 号

3

关于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的意见

浙政办发〔

2018〕

80号

 

关于做好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涉及永久基本农田布局优化工作的通知

关于做好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涉及永久基本农田布局调整方案编制、审查等有关工作的通知关于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涉及零散林地调整工作的通知 关于切实做好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涉及零散林地调整工 作的通知 关于印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实施要点(试行)〉的函 关于进一步规范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 钩工作的通知 关于高质量推进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作的意见浙江省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 2.0 版建设指南(试行)

6.2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 A 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概况

6.2.1    项目缘由

浙江省湖州吴兴区A镇长期以来农村居民点功能混乱、布局零散,缺乏科 学规划和统一实施;土地整治潜力虽大,但耕地及基本农田分布较为零碎,且内 部存在较多零星分布的园地、坑塘等农用地,耕地流转经营规模不大,土地利用 效益较低;同时,生产生活混杂,私搭乱建等建筑违章现象较为普遍,安全隐患 比较突出。A镇全面启动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正是为了扭转土地粗放利用现状,打 破土地要素制约瓶颈,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促进产业融合提升,加快打造“山水 田园,秀美吴兴”,为全区各区域产业融合、改造提升、乡村振兴提供样板工程。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是A镇发展的一缕东风,是A镇实现生态立镇、产 业融合、美丽镇村建设,促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必然选择。A镇将统筹抓好以土地 全域综合整治为基础的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加快农业、农村改造,提升传统产业, 加速培育新兴产业集群,逐步构建起推动A可持续、高质量增长的现代化经济 体系;全力抓好集镇基础设施和新村配套建设,加快形成中心带动、内外联动的 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

6.2.2    项目概况 

(1)  项目内容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A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属于农村全域土地综合整 治经营性项目。项目整治范围包括A镇东华村、东明村、保健村、保卫村、星 群村、星火村、泉庆村和泉益村 8村全域,项目区域总面积2220.71公顷,约 3.33 万亩。

项目主要涉及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村庄搬迁整治、生态修复工程三个方面, 具体内容如下:

1)  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涉及建设用地复垦、土地开发垦造耕地、旱地改水 田和高标准农田建设等工程项目。

2)  村庄搬迁整治:涉及 8 村农户搬迁、过渡和安置工作,以及各安置新区 市政配套建设。

3)  生态修复工程:“低散乱”整治项目。

(2)  项目建设期限

本项目建设期 3年,从 2019年开始,至 2021年结束。

(3)  投资估算

本项目总投资成本约 12.52 亿元。

(4)收入估算 本项目收入来源主要为吴兴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产生各项指标收益、奖励 (补助)资金,具体包含: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奖励(补助)资金、 补充耕地指标(水田)交易收益、旱地改水田奖励(补助)资金、高标准农田建 设奖励(补助)资金。

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奖励(补助)资金:依据“吴委办〔2019〕 1 号”通知,建设用地流量(增减挂)结余指标为80 万元/亩。本项目实施农村建 设用地复垦面积1353 亩,在满足“8 村”自身建设用地指标需求后,预计由区统 筹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指标约 556亩,可获取奖励资金补助 44501万元。

补充耕地指标(水田)交易收益:根据“湖政发〔2017〕28 号”,开发补充 耕地指标调剂水田不高于 17.5 万元/亩。本项目垦造新增耕地 4500 亩,均按水田 计,总收入为 78758万元。

旱地改水田奖励(补助)资金:实施“旱改水”1257 亩,按“吴土资发〔2017〕106 ,每亩可奖励 4万元,总收入 5030万元。

高标准农田建设奖励(补助)资金:建设高标准农田11525 亩,按“湖州市 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2013〕30 号”要求,每亩约补助 1500元,总收入 1729 万元。

根据以上测算汇总,本项目最终可获得资金收入总计 13亿元。

6.2.3 项目运作模式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A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在运作模式上,创新采用 引入社会资本参与的 F 模式进行项目实施。由吴兴区政府授权地方平台公司,通 过公开招标,招引农业龙头 B 公司与其共同组建项目公司,利用双方自身资源 进行整合,共同完成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实施。具体运作模式如图 6.1所示。

image.png



图 6.1 A 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运作模式图

      6.3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 A 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博弈参数量化

      6.3.1 项目博弈参数量化

      在本研究中,为了方便对案例进行仿真验证,需结合案例真实数据,将博弈 的各项参数进行量化。在对参数进行量化时,对于客观可以统计的数据采用资料     查找的方法。对于无法直接统计的数据通过和相关从业人员进行访谈,运用成本 法或收益法进行主观推算。由于在演化博弈模型构建时,引入了动态监管策略和 最大惩罚两个概念,所以在对参数进行量化时也将坚持从重从严的原则。

6.3.2    客观统计数据

本项目总投资成本估算约12.52 亿元,最终可获得资金收入约 13亿元。因 此基本收益 R 为 0.5 亿元。

2012 年,浙江省发布《关于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的意见》 (浙政办发〔2018〕80 号)文件,文件第四条规定:“加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 目工程实施管理,市、县(市、区)政府要充分利用国土资源‘一张图'、卫星遥 感监测等各类监管手段,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实施情况进行全程 监管。 ”[60],             2017 年,浙江省发布《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办公室关于全面应用浙江省土地整治项目移动巡查系统的通知》中,通知中规定:“对于纳入系统监管 的土地整治项目,巡查天数达到总开工天数30%以上的,省国土资源厅不再进行 实施阶段报备检查。”。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A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施工期限为3年,因此本 研究设定仿真时间为 3 年。按照上述规定,政府对项目的巡查天数达到总开工天 数30%以上,则可以计算出INITIAL TIME=0, FINAL TIME=144,单位为周,仿 真步长 TIME STEP=0.48。

6.3.3    主观判断数据

本研究对通过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资本进行 访谈,并按照奖惩同施、从严从重的原则,通过成本法或收益法对项目中不能客 观统计的数据进行主观推算。

按照项目施工合同规定,土地开发费用 1.5 万元/亩,土地复垦 5 万元/亩, 管护费1 万元/亩,以上费用均小于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政府《吴兴区人民政府关 于规范吴兴区垦造耕地工作的实施意见》(吴政发〔2016〕3号文件规定),与 社会资本负责人访谈,如果社会资本按照政府标准进行施工,则成本需要上浮 2%,因此假设如果社会资本尽责施工,按照成本法对其进行测算,则尽责成本 为 2400 万元。

按照《湖州市市区建筑工程施工现场文明施工暂行规定》规定:“各施工、 建设、监理单位未严格执行安全生产有关的,责令有关责任主体限期整改;逾期 未改正的,责令该工程暂停施工,并记录不良行为;情节严重的,将进行不良行 为公示;涉及违法、违规的,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将依法进行行政处罚。”按照湖州拆迁补助规定,涉及拆迁安置过渡费按每人每月 500 元支付,此项目共涉及农 户6255人,在不考虑其他成本的情况下,如社会资本因不尽责导致停工,一天 的停工损失约为 10万元。按照政府每月0.3的检查概率,三年内被检查到的次 数为 324次。根据湖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公布的不良信息公示显示,平均停工 整改时间为三天,因此停工损失约为 9720万元。根据湖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公布的行政处罚记录显示,对于停工社会资本的经济处罚金额在1~3万元之间, 按照从重处罚的原则,取每次处罚3万元,通过成本法进行测算,则企业不尽责 施工会得到的处罚约为 972 万元。

按照 2021 年最新发布的《安全生产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在生产过程中, 如生产经营单位发生出现生产事故,按照情节的严重程度,需要受到一定的经济 惩罚[61]。根据上文中,可以看出企业不尽责情况下三年内被检查到的次数为324 次,因此本研究按照324次的一般事故计算,罚款取一般事故罚金的中间值按 65 万元计算,按照成本法进行测算,则企业不尽责施工得到的经济处罚约为 21060 万元。

根据测算,本项目盈利总计约5000万元,如社会资本项目建设时不尽责, 则失去后续项目的承接资格,按照收益法进行测算,则企业因为不尽责产生的未 来损失将达到5000万元。

根据湖州市《湖州市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招标投标评标办法》 (湖政办函〔2011〕6 号)规定要求,如果施工单位和项目负责人有不良行为公 示或行政处罚的记录,企业将被限制在湖州市范围内参加投标活动。通过与社会 资本负责人访谈可知,虽然浙江省目前未建立全域项目负面清单,但由于目前浙 江省内从事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公司较少,公司声誉对于后续项目承接影响 较大,按照其经验估算预计损失可达1000万。通过比较企业不尽责施工可能造 成的预计损失和预测项目能够产生的收益,可以得出未尽责施工未来损失转化系 数为 0.2。

本研究在演化博弈模型构建时提出社会资本尽责未来收益应大于不尽责损 失收益,因此假设如果测算项目未来可以产生收益为 5000万元,那么其期望产 生收益为 2000 万元,未来转化收益系数 0.4。

本研究按照项目测算,本项目耕地面积净增加 6926亩(其中建设用地复垦1633亩),按照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政府《吴兴区人民政府关于规范吴兴区垦造 耕地工作的实施意见》(吴政发〔20163 号文件规定):土地开发,补充耕地 指标实行统筹使用,市级每亩补充耕地指标的统筹价为:水田8万元/亩、旱地5 万元/亩;土地复垦,凡列入农村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含增减挂钩、工矿废弃地 复垦利用项目)中的土地复垦净增耕地市级按 16万元/亩标准补助。因为在现实 生活中对于产生的社会福利具体衡量的标准方法还没有,所以本研究中以项目耕 地面积净增加带来的收益作为标准,计算社会福利的数值。按照收益法进行测算, 对于水田、耕地的新增补助取中间值6.5万元/亩,因此计算得出社会福利约为6 亿元。

本研究在对政府不履职受到上级政府部门的追责惩罚进行计算时,因为政府 惩罚属于不公开数据,具体的数据没法直接取得。因此在本研究中通过与地方自 然资源局与规划局分管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领导进行沟通交流,假设如果将 政府的监管成本定为 1,请他们给出所认为的政府不履职时将会受到上级政府的 追责惩罚数值,经计算可以得到平均失责追责惩罚为 5。项目博弈参数量化如表6.2    所示。

表 6.2 项目博弈参数量化表

参数

参数含义

单位

R

基本收益

0.50

亿元

C1

社会资本尽责增加成本

0.24

亿元

R1

社会资本尽责未来收益

0.20

亿元

a

未来收益转化系数

0.4


F1

社会资本不尽责施工经济惩罚

0.1

亿元

B1

社会资本不尽责施工停工损失

0.9

亿元

L1

社会资本不尽责施工未来损失

0.5

亿元

b

未来损失转化系数

0.2


C2

政府监管成本

1


P2

政府失责追责

5


G2

社会福利损失

6


 

6.4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 A 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仿真与分析

6.4.1     社会资本尽责概率变化趋势

将表 6.2 参数量化值带入图 4.1 所构建的系统动力学模型中,分别对社会资 本 m=0.9 高尽责概率和 m=0.4 的低尽责概率两种情况进行仿真,仿真结果如图6.2       所示。

仿真结果表明,在采取动态监管策略时,无论社会资本是采用低尽责概率还 是高尽责概率,在现有的监管策略和惩罚力度下,最终还是会达到一个较高的社 会资本尽责概率。动态监管策略在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具体实践场景中是行之 有效的。

image.png

图 6.2 初始仿真模拟

6.4.2      社会资本尽责概率稳定性分析

为了进一步验证动态演化博弈模型的稳定性,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具体实 践场景中应用的稳定性。根据上述的仿真的基础上,假设以企业高尽责概率 m=0.9作为初始的行动,当社会资本到达演化博弈均衡稳定策略时,即m=0.8时, 使社会资本施工概率发生-5%的突变,验证在动态监管策略下,社会资本尽责概 率的稳定性,结果如图6.3所示。

从仿真结果来看,当社会资本尽责施工概率发生突变后,经过一系列波动后,社会资本尽责概率仍能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证明了政府在现有监管力度下, 如果采用动态监管策略,可以有效地保证社会资本尽责施工概率,提升项目质量, 扩大项目的社会效益。

image.png

图 6.3 社会资本尽责概率稳定性仿真

6.4.3 仿真结果与实际情况比较

从上文可以看出无论社会资本采取高的尽责策略,还是低的尽责策略,在现 有监管模式和动态惩罚模式下,最终都可以保持较高的尽责概率,并且会具有一 定的稳定性。对社会资本采用不同尽责概率以及到达均衡稳定点三个时段,企业 的收益进行计算,并于企业实际收益进行比较,结果如表 6.2所示。从表中可以 看出,均衡稳定点企业收益与实际情况最为接近,一方面说明了演化博弈模型和 系统动力学模型是符合项目实际情况的,具有一定的有效性;另一方面也说明当 企业采取相对较高的尽责概率时,获得的收益是高于目前现有收益的,企业应当 采取相对较高的尽责概率。

表 6.2 仿真结果与实际情况对比表

6.5    本章小结

本章对湖州市吴兴区A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项目进行考察, 基于项目的真实数据,对模型中的参数量化。在系统动力学仿真验证发现,在具 体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中,投资主体之间的博弈关系更加复杂。当政府采取 高的履职策略,并对企业的不尽责行为进行从重处罚,能够保证社会资本以较高 的尽责水平进行施工,可以较为有效地保障项目的工程质量,提高企业收益和项 目的社会效益。对社会资本采用不同尽责概率以及到达均衡稳定点三个时段,企 业的收益进行计算,并于企业实际收益进行比较,证明了上述结论。同时,通过 本案例的分析,以期对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给出更全面的实践参 考。

第7 章 结论与展望

7.1     总结

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不仅是顺应我国时代发展的要求,同时也是实 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手段。如何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到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阶 段,最大发挥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管理效益和经济效益,减轻政府的财政压 力,已经成为我国政府面临的重要课题。鉴于此,本研究引入演化博弈论的分析 视角,分析了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下,各政府和社会资本之 间为了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而进行不同行为选择的过程,构建了政府-社会资本 之间的演化博弈模型和系统动力学仿真模型,直观形象地展示出了政府和社会资 本博弈的整个过程。同时,通过对演化博弈模型优化,发现在全域土地综合整治 项目中引入动态监管策略可以帮助政府有效地提升社会资本的施工概率,提升项 目质量。

考察湖州市吴兴区 A 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中政府-社会资本的博弈。 基于该案例的真实数据,对模型的各项参数进行量化,用搭建好的系统动力学模 型进行仿真,直观形象的展示出在具体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中政府和社会资 本为了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行动选择,为博弈模型在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 合整治项目中的应用有了更为具体的说明和解释。同时研究结果也表明,在B 公司和湖州市政府之间的博弈中,在现有政府监管条件下,如果政府采用动态监 管策略,能够有效确保社会资本以较高的尽责概率进行项目施工。

7.2     相关建议

在本研究中,可以看出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对于项 目所需资金的补充,以及提高项目建设效率等方面,效果显著,政府方面也积极 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到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中来。但目前对于社会资本参与 的项目具体形式,政府对于项目的监管模式等方面未出台正式的指导政策。因此 提出以下建议:

7.2.1    拓宽项目融资渠道,避免过度依赖指标收益

企业都有逐利的特性。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获 得一定的资金收益。但是由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公共物品的特性,其项目自 身资金收益是很有限的。目前所知的项目收益来源主要还是以土地整治完成后产 生的指标收益为主。虽然我国已经在开始试点跨省指标交易,但整个体系相对来 说还不够完善,土地指标交易未能完全市场化,这也限制了土地指标的交易价格, 影响了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收益。因此,建议政府拓展全域项目新的收益来 源,如项目整治完成后,产业导入所产生的经营收益等,对于吸引社会资本参与 到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中来,是十分有必要的。

7.2.2    加强顶层设计,建立动态监管机制

目前,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始进行试点工作。但是由 于各地不同的政策、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差异,并未有全国性的全域项目实施指 导政策,对于项目实施及验收,以及提高全域综合整治项目的成效都是不利的。 因此,建议政府加强顶层设计,尽快出台相关政策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具体 建设进行指导。同时政府在对项目监管模式设计时,可以引入动态监管机制,对 社会资本形成有效规范,确保其以高尽责概率参与项目建设。

7.2.3    突破政策局限,激发市场潜力

目前,我国多地如浙江省等已经出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耕地占补平衡 等政策,对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中多出来的建设用地指标,允许进行指标流 转。但是指标流转更多的还是局限于本省内部进行流转,跨省指标交易体系没有 完全建立,指标交易市场化程度不够,导致指标价格受限。因此,建议我国需要 完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和新增耕地节余指标流转等方面的政策,实现指标交 易的市场化,激活农村沉睡资源。

7.3        研究展望与不足

由于本人学术知识的积累有限,本研究仍存有很多研究缺陷,对社会资本参 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建设投资主体的博弈研究还处于比较粗浅的阶段。

未来可从以下几方面进行研究的拓展和完善:

(1)在模型构建上,本研究中只研究了部分外部变量,但在现实情况中,变量因素更为复杂。如何构建模型可以包括更多的变量因素,进行更为复杂的博弈分析,值得进一步探讨。

(2)  在案例分析中,对模型参数进行赋值时,多采用主观判断法,客观数 据较少,对于变量之间的逻辑关系分析不到位,后续可就赋值方法进行进一步的 深化研究。

(3)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程其根本目的不单单只是为了进行土地整治,更 重要的是想通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程改善农村的“人地关系”,提高村民的生 活质量。因此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研究不应该只注重于项目本身的建设,关于 其后期产业导入的研究也很关键。

参考文献

[1]      焦思颖. 实施全域整治赋能乡村振兴——《自然资源部关于开展全域土地综 合整治试点工作的通知》解读J].辽宁自然资源,2020(1):25-27.

[2]      马健. 借力全域旅游夯实发展之基努力做好乡村振兴与脱贫攻坚的有效衔 接J].重庆行政,2021,22(4):29-31.

[3]      叶慧,方杰. 争当新时代乡村振兴和美丽中国建设排头兵——浙江深化"千万 工程"推进美丽浙江建设综述J].今日浙江,2018(20):4.

[4]      金晓斌, 张晓琳, 范业婷,等. 乡村发展要素视域下乡村发展类型与全域土地 综合整治模式探析[J].现代城市研究,2021, 36(3):9.

[5]      赵瑜. 新时期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优化路径探索——以阜新市太平沟村全域 土地综合整治试点为例J].城镇建设,2021(15):2.

[6]      严金明,夏方舟,马梅.中国土地整治转型发展战略导向研究[J].中国土地 科学, 2016(2):8.

[7]      孔雪松,王静,金志丰,等.面向乡村振兴的农村土地整治转型与创新思考[J]. 中国土地科学, 2019,33(5):95-102.

[8]      乔陆印,刘彦随.新时期中国农村土地综合整治逻辑体系框架[J].人文地理, 2016, 31(3):8.

[9]      Sonnenberg J. Fundamentals of Land Consolidation as an Instrument to Abolish Fragmentation of Agricultural Holdings[J]. Land Consolidation, 2002, 2(1): 19-26.

[10]   Hung P V. The economics of land fragmentation in the north of Vietnam[J]. Australi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 Resource Economics, 2007, 51(2): 195-211.

[11]   Gomariz-Castillo F. Effect of Different Atmospheric Correction Algorithms on Sentinel-2 Imagery Classification Accuracy in a Semiarid Mediterranean Area[J]. Remote Sensing, 2021, 13(9): 1-23.

[12]   Andres Lira - Noriega, Oscar Toro - Nunez, Oaks J R, et al. The roles of history and ecology in chloroplast phylogeographic patterns of the bird-dispersed plant parasite Phoradendron californicum (Viscaceae) in the Sonoran Desert[J].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 2015, 102(1): 149-164.

[13]   Sedik D, Lerman Z, Shagaida N, et al. Agricultural and rural policies in Russia[M]. Policies for Agricultural Markets and Rural Economic Activity, 2018,1: 433-460.

[14]   Sklenicka P. Applying evaluation criteria for the land consolidation effect to three contrasting study areas in the Czech Republic[J]. Land Use Policy, 2006, 23(4):502-510.

[15]   Hiironen J, Riekkinen K. Agricultural impacts and profitability of land consolidations[J]. Land Use Policy, 2016, 55:309-317.

[16]   Przemyslaw. An algorithm for selecting groups of factors for prioritization of land consolidation in rural areas[J]. Computers & Electronics in Agriculture, 2018, 144:216-221.

[17]   Janus J , Ertun E . Differences in the effectiveness of land consolidation projects in various countries and their causes: Examples of Poland and Turkey[J]. Land Use Policy, 2021, 108(4):1-10.

[18]   Pasakarnis G, Morley D, Malien V. Rural development and challenges establishing sustainable land use in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J]. Land Use Policy, 2013, 30(1): 703-710.

[19]   张军连,李宪文,刘庆,等.国外市地整理模式研究[J].中国土地科学,2003, 17(1):6.

[20]   Yi A , Tc B . Comparison of traditional method and genetic algorithm optimization in the land reallocation stage of land consolidation[J]. Land Use Policy, 2022, 115: 1-13.

[21]     杨庆媛.土地整理目标的区域配置研究[J].中国土地科学,2003,17(1):6.

[22]   陈莎.基于生态系统服务权衡的农地格局与利用决策研究[D].浙江大 学,2021.

[23]   赵伟,张正峰.国外土地整理模式的分类及对我国的借鉴[J].江西农业学报, 2010(10):4.

[24]     吴正海, 睢党臣, 苏凤昌. 基于城乡统筹的农村土地整治:运作模式、效果评价与成功机理——以陕西省高陵县东樊村为例[J].经济研究参考, 2014(34):7.

[25]   鲁成树,孙旭海.城乡统筹背景下土地整治模式与政策选择研究[J].湖南农 业科学, 2014(1):3.

[26]     张漫.基于“乡村振兴战略”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规划研究[D].河南大学,2019.

[27]   杨军.农业产业化视角下农村土地整治及效益研究[J].资源信息与工程, 2017, 32(5):2.

[28]   游瑞杰.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中政府部门协调配合机制研究[D].浙江大 学,2021.

[29]   鲍镇,王成华.国土空间规划体系下村庄规划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刍议J].房 地产世界,2022(1):43-45.

[30]   林倩,李红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激励机制和运作模式--以浙江省为例[J]. 中国土地, 2021(11):3.

[31]   卫田霖.基于乡村振兴发展战略的土地整治新思考[J].南方农 机,2021,52(21):73-75.

[32]     张玲玲.土地整治项目经济效益探索[J].南方农业,2021,15(35):109-111.

[33]   肖盛杨,谢远东,袁连富,等.乡村振兴背景下土地整治的问题与创新[J].农 业工程技术,2021,41(20):2.

[34]   张晶晶.乡村振兴视角下土地整治行业机遇与挑战[J].粮食科技与经 济,2021,46(6):63-65.

[35]   肖梅,汪磊.乡村振兴背景下土地综合整治效益评价与障碍因子分析——以贵 州省盘州市为例[J].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2022(02) :7-11.

[36]   张志珍.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融资模式研究——以山东省为例[J].中国国土资源 经济,2020,33(7):68-74.

[37]   Qian Z. Problems and Solutions for Rural Land Consolidation Financing System[J].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Mechanization Research, 2012,34(4):245-248.

[38]     蒋胜强.长沙市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融资模式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1.

[39]   李彦芳,刘巧芹.土地整理融资新模式——土地整理基金[J].经济论坛, 2004(12):2.

[40]     谢升峰,朱小梅,许宏波,王鸾凤.普惠金融统筹城乡发展的国际经验及启示——以日韩模式与印巴模式为例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4(4):112-115.

[41]     傅晨.俄罗斯农地制度改革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学术研究,2006(1):6.

[42]   吕娟,范恒冬.国内外支持乡村发展的投融资模式研究J].中国集体经济, 2020(18):2.

[43]   申树云.PPP模式在土地整治融资中的应用研究-以上海市某土地整治项目为 例[J].上海国土资源,2015,36(2):5.

[44]   陈慧.农村土地整治项目BOT--TOT--PPP集成融资模式研究[D].南京农业 大学,2016.

[45]   王伟林.开发性金融政府购买服务在土地整治融资中的研究J].时代金融, 2016(33):3.

[46]   张志珍.农村土地综合整治融资模式研究--以山东省为例J].中国国土资源 经济, 2020, 33(7):7.

[47]     张自强.关于土地整治资金募集融资的探讨[J].财会学习,2020(29)2

[48]     周厚智.PPP模式下农地整理项目投资博弈研究[D].华中农业大学,2012.

[49]   杨忍,刘芮彤.农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国土空间生态修复:衔接与融合[J]. 现代城市研究,2021,36(3):23-32.

[50]   吕婧, 刘今朝. 社会资本参与土地整治的实践模式——以山东省新泰市为例 [J]. 中国土地, 2019(3):36-38.

[51]     姬光明.社会资本投资土地整理项目运作研究[D].中国地质大学(北京),2019.

[52]   刘和平.农业农村部《社会资本投资农业农村指引(2021年)》解读[J].农村 经济与科技,2021,32(17):217-219.

[53]     马璐巍.商业银行参与PPP项目模式的探索分析[J].财经界,2015(9):25-26.

[54]   汤瑜,于水.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线性轨迹,逻辑框架与实践反思J].中共宁 波市委党校学报,2021,43(6):109-116.

[55]   夏方舟, 杨雨濛, 严金明. 中国国土综合整治近40年内涵研究综述:阶段演进 与发展变化[J].中国土地科学,2018,32(05):78-85.

[56]   李风,王奇.浙江高质量推进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J].浙江国 土资源,2020(11):1.

[57]     赵越.土地储备机构拓展融资方式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0(4)2

[58]     魏巍.基于系统动力学的绿色施工监管演化博弈研究[D].浙江大学,2018.

[59]  浙江开启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2.0版新征程[J].浙江国土资源, 2021(11):1.

[60]  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 治与生态修复工程的意见[J].浙江省人民政府公报,2018(22):5.

[61]     李荣融.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草案)》的说明——2001年12月24 日在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J].中华人 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2002(4):4.

附录

系统动力学模型中各变量的具体函数关系

(01)FINALTIME =36

Units: Month

The final time for the simulation. (02)INITIALTIME =0

Units: Month

The initial time for the simulation. (03)SAVEPER=TIME STEP

Units: Month [0,?]

The frequency with which output is stored.

(04)TIME STEP =0.5

Units: Month [0,?]

The time step for the simulation. (05)不尽责施工停工损失 B1=3 (06)不尽责施工未来损失 L1=12 (07)不尽责施工经济惩罚 F1=6

(08)"不监管期望收益E(1-n)"=(1-社会资本尽责概率m)*(-失职追责P2-社会福 利损失 G2)

(09)社会资本不尽责总惩罚P1=社会资本不尽责最高惩罚P*(1-社会资本尽责 概率 m)

(10)    社会资本不尽责最高惩罚P=不尽责施工停工损失B1+不尽责施工未来损 失L1*未来损失转化系数b+不尽责施工经济惩罚F1

(11)    "社会资本不尽责期望收益E(1-m)"=-政府履职概率n*社会资本不尽责总 惩罚P1+基本收益R

( 12)社会资本尽责增加成本 C1=3

(13)   "社会资本尽责期望收益E(m)"=政府履职概率n*未来收益转化系数a*社 会资本尽责未来收益R1-社会资本尽责增加成本C1+基本收益R

(14)   社会资本尽责未来收益 R1=2

(15)   社会资本尽责概率m=INTEG(社会资本尽责概率变化速率,0.7)

(16)   社会资本尽责概率变化速率=社会资本尽责概率m*(1-社会资本尽责概率

m)*("社会资本尽责期望收益E (m)"-"社会资本不尽责期望收益E(1-m)")

( 17 )基本收益 R=10

( 18)失职追责 P2=5

(19)   政府履职概率n=INTEG(政府履职概率变化速率,0.3)

(20)   政府履职概率变化速率=政府履职概率n*(1-政府履职概率n)*("监管期望收益E(n)"-"不监管期望收益E(1-n)")

(21)   未来损失转化系数b=0.5

(22)   未来收益转化系数a=0.5

(23)   监管成本 C2=1

(24)   "监管期望收益E(n)"=-监管成本C2-社会福利损失G2+社会资本尽责概率 m*社会福利损失G2

(25)   社会福利损失 G=3

天天论文网
专注硕士论文服务

24小时免费热线

SERVICE ONLINE

13503820014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