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硕士研究生论文网

硕士论文写作范文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司法适用若干问题研究

作者:admin1 日期:2021-11-13 14:16:31 点击:99

摘要: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刑法》中是一项非常特殊的罪名,用于规 制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的行为具有相当性的其他危害公共安全 的危险行为。由于其罪名规定的特殊性,近年来,该罪名被广泛应用于各个领 域的刑事犯罪中,存在过度适用情况,在司法领域产生了大量同案不同判的案 例,违背了罪刑法定原则,被部分学者称为“口袋罪”,引起学界广泛争议。 进一步理清本罪疑难概念、辨析本罪与邻近罪名的区别、研究司法适用中的疑 难问题,对于规范本罪应用、避免同罪异罚、指导司法实践具有重要作用。

为准确适用该罪名,需要对本罪客体公共安全的含义进行探讨,公共安全 应是不特定并且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安全,单纯的重大公私财 产安全也应该属于公共安全的范畴。“其他危险方法”是指放火、决水、爆炸 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以外的危险方法,并且要和这 四类行为具有危险相当性,是本罪区别于其他罪名的关键,司法实践中判定“其 他危险方法”要注意符合罪名的方法兜底性、行为的自身加害性、后果的程度 严重性、危险的高度盖然性、影响的不可控制性五个特征。

针对司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本文在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的罪名适 用问题研究中,分析了本罪、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共安全罪与妨害传染病 防治罪的区别,提出了疫情防控罪名适用难题的解决思路。在与交通肇事罪的 辨析中,本文指出两者区别的难点在于明知后果的放任与过于自信的过失的区 别,尝试提出过失的判断必须要有客观的依据,即行为人是否有醉酒驾驶、毒 驾的行为,肇事过程中有无二次撞击,肇事时的肇事者和车辆的相关情况,肇 事后的应对态度,是否具备构成交通肇事罪的条件。针对抢夺方向盘行为的定 性问题,本文比较了司法实践适用中各种罪名,提出对抢夺方向盘行为统一以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更为合适。在对汽车碰瓷行为的研究中,本文 提出汽车碰瓷行为碰瓷行为应作为一个整体行为进行定性,不应再分割成两个 行为,一般情况下应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定罪处罚,其中的敲 诈勒索、诈骗、抢劫、毁坏财物的行为可以作为量刑的情节予以综合考虑,才 能起到警示犯罪、维护正义的最佳效果。 

关键词:其他危险方法;交通肇事转化;抢夺方向盘行为的定性;碰瓷行为 的定性 

Abstract

The crime of endangering public security by dangerous means is a very special crime in the Criminal Law, it is used to regulate other dangerous acts endangering public security that are comparable to the crimes of arson, water punishment, explosion and dropping dangerous substances. Because of the particularity of its charge, in recent years, the charge has been widely applied in various fields of criminal offences, there are over-application cases, resulting in a large number of different cases in the judicial field, which violates the principle of a legally prescribed punishment for a specified crime, being called "pocket crime" by some scholars, it has caused widespread controversy in the academic circle, further clarifying the difficult concept of this crime, distinguishing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is crime and the neighboring crime, and studying the difficult problems in the judicial application, it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standardizing the application of this crime, avoiding the same crime but different punishment, and guiding the judicial practice.

In order to apply this crime accurately, we need to probe into the meaning of public security, which is not specific and most people's life and health or important public and private property safety, the purely important public and private property security should also belong to the category of public security. "other dangerous methods" means dangerous methods other than arson, flooding, explosion, and the release of toxic, radioactive, infectious agents, and so on, and must be commensurate with the dangers of these four categories of acts, is the key to distinguishing this crime from the others, in judicial practice,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following five characteristics in judging "other dangerous methods" : finding the bottom of the charge, self-harm of the action, severity of the consequence, high probability of the danger and uncontrollable influence.

In view of the difficult problems in the judicial application, this article, taking the case of Guo mou-peng as an example, distinguishes this crime from the crime of obstructing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infectious disease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crimes is reflected in the different legal interests of the infringement, the different degree of intent of the subject of the crime, and the different ways of the subject's behavior, not The crime of obstructing the prevention of infectious diseases. In the discrimination between the crime of causing traffic accident and the crime of causing traffic accident, the article points out that the difficulty in distinguishing the two lies in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negligence of knowing the consequences and the negligence of being too confident, that is, whether the perpetrator has drunk driving, drug driving behavior, whether there is a second collision in the course of the accident, when the perpetrator and the vehicle of the relevant situation; the attitude to deal with the accident; whether it has the conditions to constitute the crime of traffic accident. In view of the nature of the act of seizing the steering wheel, this paper compares various kinds of crimes in judicial practice, and proposes that it is more appropriate to unify the act of seizing the steering wheel and convict the crime of endangering public security by dangerous methods. In the study of automobile porcelain-touching behavior, the paper puts forward that the porcelain-touching behavior of automobile porcelain-touching behavior should be qualitative as a whole behavior, and should not be divided into two behaviors, in general, the crime of endangering public security by dangerous means should be punished and the acts of extortion, fraud, robbery and destruction of property can be taken into account as the circumstances of sentencing, can have the warning crime, maintains the justice the best effect.

Key words: Other dangerous methods; Traffic Accident Transformation; the nature of the act of seizing the steering wheel; the nature of the act of touching porcelain

目录

引言.................................................... 1

第一节 选题背景和研究意义.............................. 1

第二节 文献综述与研究方法.............................. 2

第三节 论文结构安排与创新.............................. 3

第一章 “公共安全”的界定............................... 5

第一节 多数的含义...................................... 5

第二节 不特定的含义.................................... 6

第三节 安全的范畴...................................... 7

第二章 “其他危险方法”的认定.......................... 10

第一节 其他危险方法的特征............................. 10

一   罪名的方法兜底性....................................... 10

二   行为的自身加害性....................................... 11

三   后果的程度严重性....................................... 12

四   危险的高度盖然性....................................... 13

五   影响的不可控制性....................................... 14

第二节 “其他危险方法”的范围.......................... 14

第三章 本罪司法适用中的其他疑难问题............... 17

第一节 与相近罪名的界限............................... 17

一 本罪与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区别......................................................... 17

二 本罪与交通肇事罪的区别.................................. 22

第二节 抢夺方向盘行为的定性........................... 27

第三节 汽车碰瓷行为的定性............................. 35

结语................................................... 41

参考文献............................................... 42

个人简历、在学期间发表的学术论文与研究成果.............. 45

致谢................................................... 46

引言

第一节 选题背景和研究意义

在笔者论文写作期间,新冠病毒纵横肆虐,各地出现不少妨害疫情管控、 危害公共安全的案件,为了有效防控疫情,我国两高两部出台了惩治妨害新冠 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相关意见,规定故意传播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可 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这已经不是本罪第一次进入公共视野, 近年来,每当面对案件恶劣、适用模糊的情况时,为应对汹汹舆情、严厉惩治 危害公共安全行为,本罪就会作为一把“万能钥匙”被搬出来应对,从煤矿爆 炸事故、到食品安全事件、到飙车案件、到抢夺方向盘、到偷盗窨井盖、到车 辆碰瓷、到冲监脱逃,本罪越来越包罗万象,也正以为此,对于此罪的批评也 一直不绝于耳,以至于本罪被称为“口袋罪”。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客体是公共安全,客观方面是“其他危险方法”, 主观方面是故意。之所以造成本罪过度扩张适用的原因有很多,如“传统立法 技术的落后”、“文本解释的不严谨”、“司法实践中注重实质解释而忽视形 式正义”、“重刑主义思想的影响”、“舆论的推波助澜”等①。但从罪名的角 度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本罪罪名形式的特殊性,使其客观方面具有极 大的包容性。戴玉忠认为,本罪的规定非常特殊,是一种“空白罪状+堵漏条款” 的模式,特殊的表述方式非常容易导致罪名内容的不确定和极大包容性。②罪状 表述中,本罪突出“其他危险方法”,“其他”的范围必须结合“放火、决水、 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的犯罪构成加以综合分析,原则上,只要和前四者本质 上相当,危害性相当,就可以适用本罪,正因为“本罪的构成要件在客观方面 是开放的,弹性的,没有明确、固定的内容”③由此决定了其适用范围的广泛 性和普遍性。二是本罪客体的特殊性,导致其范围难以确定。本罪的客体是“公共安全”,而《刑法》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客体也是“公共安全”, 两者内涵明显不同,在实践中容易造成混用,“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都是‘公 共安全',不符合同类客体统率直接客体的基本原理,很容易产生不对应、不 统一的问题。”同时,在对公共安全的理解中,刑法对“不特定”、“多数”、 “安全”的含义均没有明确规定,导致本罪几乎能将所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 的犯罪纳入其中,某种程度上成为整个刑法第二章的兜底性条款。第三,本罪 的主观方面是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而间接故意中的“明知后果的 放任”与过失中的“过于自信的过失”的差别很小,辨别难度很大,导致本罪 和过失类犯罪如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交通肇事罪等罪名容易混用。 在司法实践中,几乎所有有关本罪刑法使用的疑难问题都是有这三个方面导致 的。

因此,本文希望较为准确界定“公共安全”和“其他危险方法”的范围和 内涵,在实践中正确区分“明知后果的放任”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这样才 能有效地指导司法实践,使本罪既能发挥其积极作用,又不致出现滥用的情况。

第二节 文献综述与研究方法

作为刑法分则第二章规定的一项重要罪名,不少学者都对本罪进行过研究 讨论,为本罪的准确适用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著作方面,刘志伟主编的《危险公共安全犯罪疑难问题司法对策》,鲍 遂献、雷东生《危害公共安全罪》,董玉庭、刘彦辉主编的《危害公共安全罪 立案追诉标准与司法认定实务》,林亚刚《危害公共安全罪新论》,赵秉志主 编的《刑法相邻相近罪名界定》等著作对本罪均有专门研究,孟庆华《以危险 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理论与实务判解》是专门研究本罪的首作,对本罪的理论 和实践中的诸多问题都进行了详尽的分析与探讨。

针对本罪的客体“公共安全”,学界争议较大,张明楷《刑法学》突出了“不特定或多数人”,何秉松《刑法教科书》则强调“不特定多人”②张小虎《放火罪之理论探究》则突出“不特定人”,赵秉志《刑法相邻相近罪名界定》则强调了“多数人”,目前尚无定论,另外胡东飞《论刑法意义上的安全》、

王珺《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其他危险方法》等认为单纯的公私财产 不属于“公共安全”的覆盖范围。

对于其他危险方法的特征,陈兴良、黄振中《论危害公共安全中的不特定 性》、陆诗忠《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危险方法”》、劳东 燕《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解释学研究》、党静《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 安全案件“定性”问题研究》、邵新《如何理解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 “危险方法”》等文章均进行了较为详尽的探讨。

关于本罪“口袋罪”问题,陈兴良《口袋罪的法教义学分析:以以危险方 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为例》、何荣功《刑法“兜底条款”的适用与“抢帽子交易” 的定性》、高艳东《谨慎判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危险相当性》、 张遂、雷建国《罪刑法定的明确性与口袋条款的合宪性审查》等文章均进行了 分析,并尝试给出解决方法。最高法、最高检也先后出台了七个司法解释,将 相关行为纳入本罪,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本罪和罪刑法定原则间的紧张关系。

本文首先运用文献分析法,通过搜集、阅读、整理大量与本罪相关的文献, 不断充实自己对该罪的理解,了解本罪的研究现状,以求把握研究趋势;在本 罪与其他罪名的辨析、疑难罪名的认定中,本人还采用了比较分析的方法,对 本罪相关概念的内涵、外延进行辨析,界定出本罪的界限;同时,本文还大量 地收集、分析了涉及本罪的相关案件,通过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来使自己的观点 更有可行性,减少司法实践中的的适用难题,以期对本罪的法律准确运用提供 些许帮助。

第三节 论文结构安排与创新

本文主要分三部分对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若干问题进行探讨。

第一部分,本文主要分析了本罪客体“公共安全”,通过辨析“多数”、 “不特定”、“安全”三个核心概念,认为“多数”只是和少数相对的概念, 不能简单以某个数字以上等同于多数,多数也不等同于“公共”,而必须指向 法益的社会性、广泛性;“不特定性”是指“其他危险方法”侵害的人或物的 范围是其在实施该行为时无法准确预见的,对于其可能造成损害结果的范围和 程度,也难以有效控制;对安全的解释,认为应该包含单纯的重大公私财产安 全。“公共安全”应定义为不特定并且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安全。

第二部分,本文对于“其他危险方法”的范围进行界定,其他危险方法指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危险物质以外的危险方法,并且要和这四类行为具 有危险相当性,通过严谨细致地分析,本文总结出“其他危险方法”的五个特 征,即罪名的方法兜底性、行为的自身加害性、后果的程度严重性、危险的高 度盖然性、影响的不可控制性五个特征,为司法实践提供借鉴参考。

第三部分,本文主要针对司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进行研究。首先对于妨害 新冠肺炎防控、危害公共安全类的犯罪进行罪名适用的辨析,以期划定以危险 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 适用范围;对本罪与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和交通肇事罪的区别进行辨析,解决以 交通工具致人死伤行为的定性问题。其次,本文针对抢夺方向盘行为的定性问 题,提出对抢夺方向盘行为统一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更为合适。 最后,在对汽车碰瓷行为的研究中,认为汽车碰瓷行为碰瓷行为应作为一个整 体行为进行定性,其中的敲诈勒索、诈骗、抢劫、毁坏财物的行为可以作为量 刑的情节予以综合考虑。

本文的主要创新点在于探索出可供司法实践直接参考的可操作的标准,如 针对其他危险方法的五个特征、交通肇事罪与本罪辨别时五个客观依据等,更 有针对性、实操性,避免同罪异判问题;同时,本文在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 犯罪的罪名适用问题研究中,分析了本罪、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共安全罪 与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区别,提出了疫情防控罪名适用难题的解决思路,对疫 情防控中适用罪名提供了借鉴和参考。

第一章 “公共安全”的界定问题

作为一种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客体是“公共安全”, 但我国刑法条文中对“公共安全”的概念没有明确的定义,对于何为公共安全, 学界存在争议,这就要求我们准确、合理地界定“公共安全”的含义。目前, 学界观点主要分以下四种,观点一认为“所谓公共安全,是指不特定多数人的 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安全。”①观点二认为“公共安全是指不特定或者 多数人的生命、身体或者财产安全。”②观点三认为“公共安全是指不特定人的 生命、健康或者财产安全。”③观点四认为“公共安全是指多数人的生命、健康 和财产安全。”④在明确公共安全的准确含义之前,我们必须首先理清楚三个核 心要素的含义。

第一节 多数的含义

观点四强调“公共”和“多数”之间的密切关系,在我国法律中,没有对 多数和少数概念进行准确界定,有学者认为,应该依据我国三人为众的传统, 用“三”来界定多数和少数,也有学者认为应该以一人以上为多数,还有人认 为 5 人以上为多数,这些解释均太随意,缺乏充分的说服力,实际上“多数” 是和“少数”相对的概念,“私相对于公,只是人群集合规模的大小,公私的 概念只是人的集合状态或规模的状况,在这之外就没有什么差别了,所指的只 是一种个人与集体的相对性。实际上,公私的边界是模糊的和无法确定的,需 要更多地取决于'涉事者'个人的理解和领悟。”⑤仅仅将“公共”替换为“多 数”,简单地以人数多寡来区别是否属于公共安全,明显存在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危害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公私财产安全的行为是不以本罪论处 的,例如对入室杀害某一家庭全部成员,数量是多数,但明显是故意杀人罪, 而不应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只用多数、少数来解释就会难以自圆其说。我们回 到词源上来看,对“公共”一词的含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属于社 会的,公有公用的”,它的反义词应为“个人、私家”,个人、私家的安全是单 一的某种利益,而公共安全则要有涵盖更多的利益群体。“如果某一危害行为 所达成的危害不再局限于最初的对象,而有可能如‘以石击水'一般影响,对 一定范围内无关联的或有关联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安全产生危害 时,就可以认为侵害的客体是公共安全。”换言之,公共安全指向的是社会性、 广泛性,但这种社会性、广泛性不是根据结果来判定的,只需具有具体危险性 即可。“至于行为对象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危害结果是不确定的还是确定的, 对认定公共安全均不影响”反之,如果行为实施对象是特定的,行为人也能够 严格控制危害结果的范围,则适用于侵犯人身或财产权利的犯罪。例如,小明 和小华去附近商店买玩具,经过张某家门口被张某散养的两只大狗袭击,小明 被狗拖走,小华哭着回家找妈妈,等妈妈到来,小明已血肉模糊,不治而亡。 在此案中,虽然实际受害人仅为小明一人,从形式上看不符合多数的要求,但 本案仍然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二节 不特定的含义

“不特定性”是指“其他危险方法”侵害的人或物的范围是其在实施该行 为时无法准确预见的,对于其可能造成损害结果的范围和程度,也难以有效控 制。观点三突出强调了“不特定性”这个概念,诚然,“不特定性”是本罪最 核心的认定标准,如果侵害对象是“特定”的话,那么即使是特定的多数人, 也不应该认定为危害公共安全罪,但这种观点否定了“多数”和“公共安全” 的密切关系,只按照“不特定”一个标准,就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认为一种 随机的、“赶上谁是谁”的针对少数人且罪行明显没有扩展性的的犯罪行为, 也属于危害公共安全,这显然和我国司法实践不符,例如南昌红谷滩杀人案, 行凶人万某弟和死者沈某鋆完全不认识,万某弟只是随机挑选一名女士杀死,如果仅按“不特定”标准的话,就应该适用本罪,但本案明显应界定为故意杀 人罪。其中的区别就在于“不特定”的含义,“不仅意味着可能侵犯的对象和 结果不确定,也意味着具体危害或者侵害结果可能随时扩大或增加。”因此, 行为人在实施危害公共安全行为时,虽然可能犯罪的目的是相对确定的,但是 由于受时间空间等客观条件的限制,导致犯罪行为具有扩展性,存在可能波及 多数人的情况,因此,我们认定的不特定性的标准应当以行为客观上针对的对 象和可能造成的危害结果为准,“不以行为人实施犯罪前有无特定的犯罪对象 为转移”。在这里要明确以下几点:一是行为的扩展性是客观的,即侵害行为 是否会由侵害对象扩展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财产安全,行为和后 果之间是按一般人的逻辑理解具有因果性的,而不是一种特殊的极端偶然的现 象,不能简单地以结果反推不特定性;二是只要存在扩展的危险即可,结果的 严重与否只是作为量刑的参考,而不作为定罪的依据,如在闹市醉酒飙车,虽 然可能没有造成严重危害后果,但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威 胁,仍可判定危害公共安全罪。三是“不特定性”是指侵害行为可能造成的危 害结果、损害范围是不特定的,而不是最终的实际结果是不可测量的,其实多 数犯罪带来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等实际后果往往都是可以测量的,而造成损 害的大小多少,这也是本罪量刑的依据之一。

第三节 安全的范畴

在本罪中,“安全”包含生命安全、身体健康安全以及重大公私财产安全, 必须对这三者中至少一种造成威胁,才够得上危害公共安全。然而,不少学者 认为,单纯的危害重大公私财产安全的行为不是公共安全,不能适用于本罪。 但笔者以为,重大公私财产安全也应该属于公共安全。理由一:刑法 124 条规 定,破坏广播电视设施、公用电信设施犯罪,属于危害公共安全,因为此类犯 罪可能会导致侵害公众生活的平稳安宁,而且在危机发生时会影响救援时间而 造成严重后果。同理,如果对于针对涉及民生安全类的防空设施、安全设施、 交通设施的破坏也可能造成类似后果,也应该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理由二:在 相关论文往往列举位于针对荒无人烟地段的一栋别墅放火等行为,来论证重大公私财产安全不属于公共安全,笔者认为这明显不符合生活常理,重大公私财 产安全往往在人口稠密地区,往往本身就属于人口聚集场所,危害公私财产安 全往往意味着对人身健康、生命安全的威胁,这也是将其纳入公共安全的重要 原因。理由三,从立法沿革上看,无论是79年刑法还是97年刑法,都明确将 工厂、矿场、港口、河流、仓库、森林、谷场、牧场、重要管道、公共建筑物 等等公私财产明确纳入本罪的规定,2001 年《刑法修正案(三)》虽然删除了 以上的特定犯罪对象,但目的是为了克服原有的局限,而不是否定破坏以上公 私财产的行为属于危害公共安全,从以上公私财产的举例中,我们也明显看出 这些重大公私财产关系国计民生,针对它们的破坏行动极可能造成社会动荡、 威胁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因此,笔者认为重大公私财产安全属于公 共安全是应有之义,但必须进行严格限制,以和普通侵犯财产类犯罪进行区分, “重大”需是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息息相关、对其进行侵害往往意味着 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损害,此类的公共财产安全应列入“公共安全”。

通过以上对于“多数”、“不特定”、“安全”三个概念的分析,我们可 以轻易地将只强调“多数”或者只强调“不特定”的第三种和第四种观点进行 排除,剩下的第一种观点和第二种观点也是学界争议较大的观点,“不特定多 数”即“不特定并且多数”,这就要求不仅“不特定”,而且必须满足“多数”, 要求两个要素缺一不可;而不特定或者多数,则包含三种情况,除了“不特定 并且多数”,还包含特定的多数、不特定少数两种情况。两种观点各执一词, 其实深入分析,两种观点的差别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大,两派观点各自通过 对定义的阐释使“公共安全”的涵义基本相同。相比之下,笔者倾向于使用“不 特定并且多数”来定义“公共安全”,因为在前面对“多数”、“不特定”的 辨析中可以发现,对不特定少数人、特定的多数人都不属于本罪,只有同时满 足“不特定”且“多数”两个条件才属于本罪。但是仍然有两点仍需要注意, 一是特定不特定只是相对而言的,但在一般意义上,“行为人有特定的犯罪对 象往往是指行为人对于犯罪结果的具体发生情况有较为准确的预见和有效控 制,如果范围较大,即使行为人以此较大范围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作为侵害对象, 而实际上,行为人对于其犯罪后果无法准确预见与有效控制,其行为实际上指 向的仍是不特定的对象。”①所以,针对特定“多人”而危害结果不特定的犯罪,仍然属于不特定多数,因为不特定的含义就是侵害对象事先无法确定,侵害后 果也无法预料和控制,如在一个学校中进行纵火,侵害的群体是特定的,但造 成的后果及其严重程度难以确定,其实已经脱离了行为人的掌控,仍属于“不 特定多数”。二是对于不特定性要采取客观说来判断,“即某一具体行为是否 会导致被侵害的对象随时有向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安全和重大公私财产转移的 可能性。”在实施危害行为时,行为人主观上既可以是针对特定的人或物,也 可以是不特定的,只要行为产生时,对危害行为失去掌控,威胁到不特定多数 人的安全,即可判定其威胁“公共安全”,相反,即使行为人是针对不特定的 个人或财产,实际侵害没有波及“不特定”的可能性,就仍应该考虑为“特定”。 例如,故意朝向某人投放炸弹,某人处于旷野之地,周围没有人烟,危害结果 明显不可能波及他人,就不应认为威胁到公共安全。

第二章 “其他危险方法”的具体判定标准

在上一章我们已对公共安全进行了剖析,公共安全是刑法第二章共同的犯 罪客体,但并非所有侵犯公共安全的犯罪都属于本罪,本罪的客观方面是“以 其他危险方法”,指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危险物质以外的危险方法,并 且要和这四类行为具有危险相当性。“其他危险方法”是本罪和刑法第二章中 其他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区分的关键。有学者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为被扩大 解释,“其他危险方法”的外延被无限扩大,结果的危险性最终会成为评判危 险方法的唯一标准。这将导致危险方法失去内涵的确定性。①这就要求我们准确 地归纳总结出该罪的危险方法的特性,为司法实践提供借鉴参考。

第一节 危险方法的特征

对于危险方法的特征,陆诗忠指出,危险方法具有“相当性”、“兜底性”、 “具体危险性”②劳东燕指出,“危险方法”具有直接性、迅速蔓延性以及高 度盖然性。③党静则针对放火等四种危险方法归纳出五个共同特征:行为自身危 险性、因果关系必然性、由因致果即刻性、对象不特定性、危害结果极重性等 特征。④这些观点,对我们正确认识“其他危险方法”的特性均有指导意义,但 在实际操作中,我们需要更加细致、便于实行的规范标准。笔者认为,“危险 方法”的特征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来把握:

一  罪名的方法兜底性

其他的含义很好理解,是指某些对象之外的事物,其他危险行为是指放火等四类行为以外的危险方法,显然,其他危险方法是不包含这四类行为的,但是在司法实践中,仍然存在部分理解错误和适用错误的情况。例如,在2001年 两高在办理邪教组织犯罪案件法律解释中,就把邪教组织人员自焚、自爆的行 为解释为“其他危险方法”,而自焚自爆的行为明显归为放火罪、爆炸罪的范 畴更恰当,这就造成了理解和使用的混乱。在具体判例中,也出现有欲点燃煤 气罐,最后判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情况,而对该行为认真分析可以 发现,以放火罪或者爆炸罪入罪更为合适。例如,2015 年,广州市城市管理综 合执法局天河分局在对广州市天河区黄村荔苑路18号的一栋违法建筑进行执法 时,被告人黄某某伙同多名男子在大量人群聚集的公共场合,一手持煤气瓶、 一手持打火机,以点燃煤气瓶恐吓、威胁执法人员,以此阻挠国家机关工作人 员正常执法,期间被告人黄某某曾短暂打开煤气瓶阀门释放煤气,最后法院以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量刑,但笔者认为认定为爆炸罪更为合适。

二  行为的自身加害性

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放火等四种行为均是具有明显加害特征的危险行 为,都能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安全,相对于导致的危害结果,四者又都是危险 方法。从社会伦理角度来看,这些危险是被绝对禁止的,这四种行为都对公共 安全造成了积极侵害,具有明显的加害性,而且行为相对人没有注意的责任与 义务。而在法律实践中,对于危险驾驶、私设电网、偷盗井盖、生产假冒伪劣 产品等行为,往往和这四类行为不同,本身并不具有严重的、主动的、直接的 加害性,大多不是直接故意。因此有学者认为,“从我国《刑法》的规定来看, 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等公共安全犯罪在主观上都要求是直接故意,公共安 全的主观要件也只能是直接故意”①,其实这是误解了“故意”的含义,“该罪 的主观要件是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②,间接故意同样是构成本罪的 主观要件。所谓间接故意,就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导致危害后果,却放任自流 的主观态度。相对于直接故意,间接故意没有积极地追求,但是也没有有效地 阻止,而是放任自流、听之任之,任凭其发生,行为人的主观恶性相对较低, 所以要达到和前四类行为一样的危险相当性,必须要经过更严格的考量,避免 出现误判现象,这也是为何我国《刑法》不直接将更多行为单独成罪的主要原因。要考虑适用“其他危险方法”的行为,必须有具有自身的较强加害性,具 体问题具体分析,如酒后驾车,平常的酒后驾车,司机一般情况下虽然驾驶能 力减退,但是造成恶性事故的可能性较低,其本身不具备对犯罪对象的加害性 特点,并不能构成其他危险方法,只有当醉酒驾车、可能造成较高危险的情况 下,才能将其行为认定和其他四类行为一样,具有加害性特征。

三  后果的程度严重性

我国刑法体系安排的普遍规律是按照犯罪危害程度从重到轻的顺序对各类 罪名、犯罪进行排列。①而本罪在刑法分则中的排列顺序仅次于危害国家安全罪, 从中可以看出,本罪的危害程度是极其严重的,必须是具有较高危害程度的犯 罪;从本罪的刑罚来看,根据危害严重程度分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和十年以上 有期徒刑、无期、死刑这两个档次,处罚也是相当严厉的。从国民观念上来看, 放火、爆炸、决水、投毒都是极其危险的犯罪,是足以引起国民情感惊恐、法 治秩序混乱的严重犯罪。因此,必须要对危险方法的严重性进行严格限制,只 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罪行才能入罪。桂亚胜认为,判断危险方法危险相当性 在于是否具有大规模杀伤性②赵云峰认为,危险方法要具有“严重的危害性和 紧迫性”③,高艳东认为,“必须具有致人重伤、死亡的性质”④,也就是说, 单纯造成多数人心理恐慌或者轻微伤害不属于此类危险方法,必须要有造成不 特定多数人重伤、死亡的后果和重大财产安全的行为才能构成其他危险方法。 笔者认为这个界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对于“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没有定 义,关于本罪的司法解释也一直没有定义,2008 年,最高检和公安部出台《刑 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对危害公共安全的具体犯罪行为,以“导致死 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的人身伤亡标准与“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 财产直接损失50万元”的经济损失为立案标准,笔者认为,在目前司法解释尚 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在没有人员伤亡的情况下,可以将“造成公私财产直接 经济损失50万元”作为衡量标准比较适宜。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标准也只能是相对确定的,不能作为量刑定罪的唯一条件加以适用,因为可能会存在实 际损失数额与危害大小不成比例的情况,必须充分考虑行为的危险性和具体情 境。

四  危险的高度盖然性

高度盖然性是指行为与结果之间发生的概率非常高,如果没有外界偶发因 素的干预,行为的内在危险通常就会变成现实。危险结果的发生,属于高概率 事件。高度盖然性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因素,第一,危险已经是具体的、客观 存在的、现实的,并且指向有明确的对象,而不能只是想象中的、虚拟的危险, 否则不能构成本罪。例如,2001年发生的肖永灵投寄虚假炭疽杆菌邮件的案件, 该邮件本身不含有危险物质,不存在危及公共安全的可能性,危险只是想象中 的、虚拟的,不具备客观现实性,不符合“其他危险方法”的特征,法院的判 决值得商榷。第二,高度盖然性还意味着危险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直观性, 以社会一般人的标准,即可以判断出危险向前发展一步就导致危害后果,而且 这一结果的出现不用再借助第三者的行为,它是该行为合乎规律发展的结果。 例如,在一辆高速行驶的公交车,有乘客抢夺正在司机手中的方向盘,以我们 一般人的视角,抢夺方向盘极易使高速行驶的公交车脱离控制,发生致人重伤 或死亡的后果,因而属于“其他危险方法”,但是,在人员稀少的平地道路, 汽车刚刚起步时,因为错过站而去抢踩刹车,发生危险的概率性就比较低,这 种行为就不属于“危险方法”。又例如被告人李某15岁,为农村某一高中学生。 由于经常被班主任常某辱骂,性格又内向,遂生恶念,欲害死常某来报复。一 日夜晚,李某在常某独住的山林边的平房放了一把火。当夜由于突起大风,常 某住的平房又有不少引火物,从而引起山林着火,造成山林火灾,损失上百万 人民币。常某也被烧死。①在本案中,突起大风就是一个不可预料的意外,李某 的行为不应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应该定为故意杀人罪。当然, 高度盖然性不等于必然发生,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偶发事件或客观因素,导 致危害结果没有发生,也不影响该行为判定为危险行为,例如,乘客在撕打司 机、抢夺方向盘过程中,乘客中有见义勇为者,三拳两脚将其制服,没有发生 危害后果,但仍然不影响该罪的成立,应按照《刑法》第 114 条“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况进行处罚。

五  影响的不可控制性

与其他类型的犯罪行为相比,火力、水患、爆炸波、投放危险物质行为的 特征都具有不可控制性,有较大的波及性,这些行为一旦实施就无法控制,难 以精确预见、控制其危害结果和范围,本罪同样如此。“其他危险方法”的实 施要能一次性或在极短时间内就能造成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安全或重大公 私财产安全的重大损失,造成影响是难以被精确控制的,具体来讲,其不可控 制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广度无法控制,即“其他危险方法”实施之后, 能造成多大范围、多少人员、多少财产的损失是难以预估的,即使实施该行为 的行为人也无法准确控制;二是深度无法控制,危险方法的行为一经实施,就 具备了本身的独立性,不仅危害结果的范围难以预料,而且是否发生危害结果, 危害结果具体造成死亡、重伤还是轻伤,对重大公私财产造成损失的程度都是 无法控制的;三是对象无法控制,其他危险方法的一个重要特征,即危险方法 实施后会迅速向不特定的多数人扩散,所产生的危害结果几乎是同步地作用于 侵害对象,而且侵害对象难以自由选择。例如,偷盗主干道上的窨井盖,不仅 是盗窃公共财产、破坏交通设施的问题,也极有可能造成行人危险、车辆事故, 其对象、深度、广度都是难以控制的,因此,在人流量大的主干道盗窃窨井盖 足以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二节 “其他危险方法”的范围

根据以上五条原则,在司法实践中,得到广泛认同的属于本罪的危险行为 包括:私设电网的危险方法、驾车冲撞人群的危险方法、醉酒驾车的危险方法、 开枪向人群扫射的危险方法、偷盗公路井盖的危险方法、在公路上开车挤撞其 他车辆的危险方法等行为。各地法院以本罪追究行为人刑事责任的危险行为还 包括:“飙车”肇事,矿难事故,研制生产瘦肉精,生产销售三聚氰胺,“碰瓷”, 抢夺方向盘,拦截车辆强行乞讨,针刺,故意传播非典、艾滋病病毒等等行为。 下面,笔者将通过几个典型案例来展示“其他危险方法”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 范围。

驾车冲撞人群的危险方法。1982 年的姚锦云案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罪的最早适用案例,开启了本罪的适用历程。因为对领导处分不满,姚锦云私 自驾驶车队出租车闯入天安门广场,直冲向人群,最终造成5死19伤的惨剧, 使社会各界极端震惊,如何定罪量刑也成为司法机关面临的难题。最终,法院 以“以驾驶汽车的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罪”判处姚锦云死刑,也开启了本 罪适用的先河。①驾车冲撞人群具有典型的本罪特征,其主观恶性大、直接威胁 了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属于“其他危险方法”。

私设电网的危险方法。我国法律明令禁止单位和个人擅自架设、安装、使 用电网,特别是在公共场所架设电网,私设电网也是属于“其他危险方法”, 因为其侵犯了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公私财产安全。例如,因野猪经常毁 坏自家玉米地, 2008年7月万州龙驹镇的姜家群与父亲在自家玉米地周围铺设 了电网,结果本村两位村民在经过时不幸撞上电网,被电击致死。姜家群被万 州区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②

偷盗窨井盖的危险方法。在2004年之前,偷盗窨井盖的行为都是依照盗窃 罪定罪的,2004 年开始,在各地开始出现在未出现严重事故的后果的情况下对 行为人采取本罪处罚的先例,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争论。2004 年,山东省沂 水县崔家峪镇村民赵某,伙同他人驾驶三轮车盗窃芝罘区科技工业园附近 4 个 下水道井盖,在逃离现场时被抓获,法院认为其盗窃使用中的公共设施,危及 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及公私财产安全,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 有期徒刑四年。③针对偷盗窨井盖的行为是否构成“其他危险方法”,学界争 论较大,偷盗的位置、地点是定罪的关键所在。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危险方法。2008 年,三鹿集团“三聚氰胺案”影 响恶劣,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在案件判决中,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混合物 的张玉军等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罪定刑,张玉军明知三聚氰胺是 化工产品,不能供人食用,却罔顾法律,以三聚氰胺为原料配制“蛋白粉”, 以提高奶蛋白检测含量,给广大的消费者的健康安全埋下重大隐患,侵害了不特定众多者的生命健康和重大财产安全,属于“其他危险方法”的行为。类似 的案件还有河南的“瘦肉精”案件,但是食品类案件是定为本罪还是生产、销 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或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学界的争议也一直没有间断。

连续伤害的危险方法。2012 年,陕西西安王昌玉在住院期间,因对治疗不 满意提出转院遭妻子拒绝后,持刀将包括妻子在内的 9 人砍伤,除妻子外,还 包括两名保安、两名医护人员、4名其他的患者及家属,王昌玉被当场抓获,最 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无期徒刑。①湖南郴州雷号生针刺案与此类 似,雷号生三年间多次使用废弃的注射器等凶器刺伤学生,导致24名学生受伤, 其中死亡 1 人,也被判处本罪。但是在学界中也存在较大争议,不少学者认为 此种连续伤害行为不符合“其他危险方法”的特征,应该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或 故意杀人罪。

另外,1997 年《刑法》颁布后,最高法、最高检不断通过补充司法解释的 形式,将更多的“危险方法”纳入本罪,2000 年,将“使用爆炸、投毒、设置 电网等危险方法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的行为纳入本罪,2001 年将“邪教组织人 员自焚、自爆或者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纳入本罪,2003年将“故 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的行为纳入本罪,2009 年将醉酒驾车、放任结果发 生的行为纳入本罪,2014 年将“生产、销售不符合药用要求的非药品原料、辅 料”的行为纳入本罪,2019 年初,将妨害安全驾驶犯罪的相关行为纳入本罪, 2020 年将传播新型冠状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纳入本罪,通过这种形式, 司法部门通过这种形式,在不断地扩大“其他危险方法”范畴的同时,也在一 定程度上顾及了罪刑法定原则的明确化的要求,既满足了司法实践的需要,又 达到了保护公共安全的目的。

天天论文网
专注硕士论文服务

24小时免费热线

SERVICE ONLINE

13503820014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