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硕士研究生论文网

硕士论文范文

中青宝代际传承中的盈余管理行为案例分析

作者:admin1 日期:2022-05-13 09:40:05 点击:276

5      案例分析

5.1        代际传承中的盈余管理具体方式

本文经过研究发现案例企业所采取的盈余管理方式主要包含以下三类:利用合并商 誉进行盈余管理、利用关联交易进行盈余管理、利用酌量性费用进行盈余管理。

5.1.1          利用合并商誉进行盈余管理

5.1.1.1商誉的形成

2012 年,随着我国智能手机渗透率的不断提高,移动端游戏进入高速发展期。据 《2013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我国手机游戏行业营 收超过25亿元,环比增长 100.8%。中青宝为了填补其在手游领域的空白,完善公司的 产品体系,开始通过并购的方式提升自己在手游游戏研发和运营的能力。

上海美峰数码是我国较早涉足移动端游戏研发、运营的企业之一,自 2004 年成立 以来一直专注于手机游戏的开发。公司的运营模式主要分为:自主运营、联合运营、代 理运营。上海美峰数码2010年至2013上半年财务状况如表5-1所示。

表5-1 上海美峰数码2010年至2013上半年财务指标

单位:万元

资产负债表

2010/12/31

2011/12/31

2012/12/31

2013/6/30

流动资产

2,261.93

1,633.71

836.99

2,857.75

非流动资产

82.42

173.27

178.17

393.27

资产合计

2,344.35

1,806.98

1,015.16

3,251.02

流动负债

513.75

440.66

636.73

1,817.36

负债合计

513.75

440.66

636.73

1,817.36

净资产

1,830.60

1,366.32

378.43

1,433.66

利润表

2010年度

2011年度

2012年度

2013年1-6月

营业收入

1,877.34

1,630.43

1,987.57

4,032.18

利润总额

85.61

-442.79

-987.89

950.70

净利润

85.61

-442.79

-987.89

1,055.23

 

数据来源:上海美峰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年报,由作者整理得到

截止2013年6月30日,上海美峰数码的账面资产合计3,251 万元,账面负债1,817 万元,净资产 1,434万元。根据北京卓信大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所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上海美峰数码的评估增值率高达4800%

表5-2 上海美峰数码资产评估结果

单位:万元

净资产账面价值

评估方法

净资产评估价值

增值额

增值率

1,434.00

市场法

68,000~74,200

66,566〜72,766

4643%~5075%

收益法

70,500

69,066

4817%

数据来源:卓信大华评报字 (2013)第 050 号,经作者整理得到

因此,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中青宝以35,700万元(其中募集资金14,280万元、 自有资金 21,420 万元)的价格取得上海美峰数码 51%的股权,并与转让方股东签订业 绩承诺及补偿协议,上原股东承诺 2013年、2014年、2015年上海美峰数码经审计后净 利润分别不低于4,500万元、8,000万元、11,000万元。收购完成后,上海美峰数码成为 中青宝控股子公司,同时中青宝确认与上海美峰数码相关商誉33963.4万元。截至2013 年末,中青宝资产负债表中商誉金额合计 43,841.9 万元,占总资产的比重高达 31.2%, 为当期占比最大的单项资产,如图5-1所示。

image.png

图5-1 中青宝2013年各项重要资产占比

5.1.1.2上海美峰数码商誉减值过程

2014 年,上海美峰数码实现净利润 6,446 万元,没有达到并购时原股东所承诺的 8,000 万元净利润,但中青宝并没有针对上海美峰数码相关商誉计提减值准备。2015年 5月7日,深交所就此情形提岀质疑,要求中青宝说明 2014年度不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 合理性,包括商誉减值测试选取的具体参数、预测未来自由现金流的金额,同时要求中 青宝提供上海美峰数码所涉及的具体游戏项目情况以及未来的盈利情况。6 月15 日,中青宝回复称公司进行商誉减值测试的依据为中瑞国际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 瑞评估”)所出具的股东权益评估报告。截止20141231 日,上海美峰数码账面净 资产 11,698.29 万元,中瑞评估采用收益法对上海美峰数码的期末股东权益进行评估的 结果为83,545.69万元,评估增值71,847.40万元。中青宝以中瑞评估所给出的评估结果 83545,69 万元作为可收回金额,与上海美峰数码可辨认净资产的账面价值(包含商誉) 相比,认为其商誉无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中瑞评估针对上海美峰数码的盈利预测及股 东权益价值评估见表5-3

表5-3 上海美峰数码盈利预测及股东价值评估

单位:万元

项目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永续期

主营业务收入

20,579

27,105

28,577

30,106

31,695

31,695

营业成本

2,423

8,102

3,622

4,095

4,325

4,325

营业利润

8,071

11,268

11,424

11,857

11,910

11,910

净利润

7,313

10,104

10,253

10,638

10,701

10,701

企业自由现金流

12,631

9,145

10,145

10,385

10,405

10,701

折现系数

0.9345

0.8161

0.7127

0.6224

0.5435

3.7457

企业自由现金流

量折现

11,803

7,463

7,230

6,464

5,655

40,083

自由现金流量折

现累计



78,698.44



上海美峰数码股

东权益价值



83,545.69



数据来源:中瑞评报字 [2015]第040002065 号

2016年,上海美峰数码实际完成净利润-7,276万元,中青宝对子公司商誉进行了减 值测试,并在对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披露了2016年上海美峰数码股权价值的评估结果。 回复中称,截至2016年 12月 31 日中海美峰数码账面净资产 384.92万元,股东权益价 值评估结果为26,324.45万元,增值25,939.53万元。依据会计准则规定,中青宝在进行 减值测试时,首先应当计算上海美峰数码包含商誉的净资产账面价值,计算过程如公式 5-1所示,以股东权益价值评估结果26,324万元作为可收回金额,将账面价值(包含商 誉)与可收回金额进行比较。

净资产账面价值(含商誉)=标的公司账面价值

+合并商誉净值/持股比例[1]        (5-1)

期初,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时在合并报表中所确认的商誉账面净值为 18,052 万元, 根据公式计算上海美峰数码的净资产账面价值(包含商誉)为 25,586 万元,可以发现, 上海美峰数码包含商誉的净资产账面价值要小于可收回金额,因此无需计提商誉减值准 备。

但在实际的会计处理中,中青宝对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有关商誉计提减值准备 6,003.02万元,深交所针对中青宝2016 年年报中的商誉减值相关会计处理提岀问询。对 此,中青宝在回复中称,2015年中青宝曾与上海美峰数码原股东李杰、郭瑜等人签订股 权转让补充协议。李杰承诺上海美峰数码 2015、2016 年的净利润分别不应低于 1,000 万元、2,500 万元,而 2015、2016 年上海美峰数码实际完成净利润-1,421 万元、-7,276 万元,李杰应就业绩差额部分补偿中青宝6,003.04万元,中青宝因此就业绩承诺不足部 分6,003.24万元计提商誉减值。然而,这并非是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第一次没有完成业 绩承诺,早在 2014年上海美峰数码就没有完成 8,000 万元净利润的业绩承诺指标,但中 青宝当年并没有对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在 2016 年计提 6,003.04 万元商誉减值后,中青 宝在资产负债表中需要确认的上海美峰数码的商誉金额为12,048.53万元,是 2013年初 始商誉金额的35.4%。

表5-4中青宝2016年商誉减值情况

单位:万元

被投资单位名称

商誉原值

年初减值准备余额

本年计提减值准备

年末账面价值

上海美峰数码

33,962.38

15,910.75

6,003.02

12038.61

数据来源:中青宝2016年年报

5.1.2         利用关联交易进行盈余管理

5.1.2.1向关联方出售亏损的上海美峰数码

在2016年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后,中青宝账上依然拥有商誉15,788.02 万元,占净资产比重高达 16.17%,中青宝依然面临较大的商誉减值风险。而为了能够彻底化解潜在 的减值风险,父亲李瑞杰决定将包含大额商誉的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进行出售。2017 525日中青宝对外发布公告,称公司以2.5亿元价格将控股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全 部 71.63%的股权转让给深圳前海宝德。交易完成后,中青宝不再将上海美峰数码纳入 企业合并报表,同样也不再确认与上海美峰数码相关的商誉。截至20171231日, 中青宝账上商誉金额为3,452万元,占净资产的比重由年初的16.17%下降至4.41%

image.png

图5-2 中青宝历年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

而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交易对手方“深圳前海宝德”的实际控制人正是父亲李瑞杰 以及母亲张云霞,两人合计共持有深圳前海宝德 100%的股权。从图 5-3 中可以看出, 深圳前海宝德是中青宝的母公司,此次交易属于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根据会计准则规 定,同一控制下合并方所支付合并对价的账面价值与取得的被合并方净资产的账面价值 之间的差额部分,调整资本公积,因此此次股权转让并不影响中青宝2017年度的损益。

image.png

图5-3 中青宝股权结构图

从商誉减值风险来看,上海美峰数码 2015 年、2016 年已连续两年亏损,且 2017 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1,061.49 万元(见图 5-4)。一旦其 2017 年净利润为负,或者未完 成当年的业绩承诺,当初中青宝收购上海美峰数码形成的合并商誉 33,962.38 万元(截 至2016年12月31日,上海美峰数码商誉账面价值12,048.53 万元)很可能会再次岀现 大额减值,这必然会对中青宝 2017 年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因此,权衡之下,父辈决 心在二代进入管理层前岀售上海美峰数码。一方面,这样可以避免上海美峰数码业绩持 续亏损对母公司利润的不断侵蚀;另一方面,剥离上海美峰数码帮助中青宝释放了巨额 商誉的潜在减值风险,缓解了二代首度担任高管后的业绩压力与股价压力,以顺利完成 家族权力的交接。

image.png

图5-4 上海美峰数码历年净利润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编号:2017-040 

5.1.2.2收购深圳宝腾互联

2017年 7月10 日,中青宝宣布从母公司宝德科技旗下收购深圳市宝腾互联科技有 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宝腾互联”)100%股权完成后,深圳宝腾互联成为中青宝的全 资子公司。根据会计准则规定[2],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支付对价与被合并方净资产账面 价值之间的差额计入资本公积,不影响当期损益,也不产生新的商誉。

深圳宝腾互联主要从事IDC数据中心业务以及CLOUD云服务业务,此次并购完成 后,有利于中青宝进一步深化云计算业务的发展,完善公司“游戏+云”的产业链布局, 同时也有助于公司更好地提升技术优势和服务能力,完善产业链布局,提高公司的行业地位。深圳宝腾互联截止基准评估日的主要财务数据见下表5-5

表5-5 深圳宝腾互联2014年-2016年财务状况

单位:万元

资产负债表

2014年12月31日

2015年12月31日

2016年12月31日

总资产

7,998.73

8,161.45

17,052.28

负债

441.54

635.63

5,276.30

净资产

7,557.19

7,525.82

11,775.98

利润表

2014年度

2015年度

2016年度

主营业务收入

476.40

2,760.79

2,061.59

利润总额

-323.63

104.59

507.90

净利润

-232.76

67.70

369.86

数据来源:深圳宝腾互联审计报告

在财务业绩上,深圳宝腾互联为二代上位后的中青宝做出了突出贡献。2017年、2018 年、2019年深圳宝腾互联分别实现营收 7,762.83 万元、9,575.24 万元、18,736.26万元, 为母公司贡献净利润 2,097.01 万元、3,433.96 万元、4,834.84 万元。图 5-6 更为直观地 展示了子公司深圳宝腾互联之于中青宝的重要程度。2017 年,深圳宝腾互联净利润占母 公司中青宝净利润的比重为42.6%。2019年,这一比重上升至97.5%,换言之,子公司 深圳宝腾互联几乎贡献了上市公司中青宝全部净利润。在传统网游业务收入大幅收窄的 情况下,深圳宝腾互联的加入使得中青宝能够在 2017年至 2019年间保持业绩的相对稳 定,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二代担任高管后所面临的业绩压力,也为二代的接班之路增 加了一份保障。

 image.png

图5-5 深圳宝腾互联2017年—2019年财务状况

image.png

 5-6 子公司深圳宝腾互联净利润占中青宝的比重

5.1.3        利用酌量性费用进行盈余管理

对于一家专注于游戏研发与运营企业而言,销售费用与研发投入对企业而言是非常 重要的开支。研发投入往往决定了企业新游戏的研发进度及研发质量,而销售费用则很 大程度上影响了游戏上线后的活跃用户数量、付费用户数量以及游戏ARPU值等游戏产 品创收的关键要素。依据Wind数据库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游戏行业平均销售费 用率为 13.38%,平均研发费用率为 11.13%,研发费用与销售费用二者合计占营业收入 的比重高达 24.51%,对当期营业利润影响重大。而如此庞大的酌量性费用也给了游戏 企业巨大的盈余管理空间。

5.1.3.1研发费用

通常而言,一家企业如果期间费用没有经过刻意调节,其期间费用应该符合收入费 用配比原则,即各项期间费用占收入的比重应该较为平稳。然而,从图5-7中可以看出 二代出任高管前后,中青宝研发费用变化巨大。从 2014 年开始迅速上升,到接班前的 最后一年2016年达到峰值,然后从2017年开始中青宝的研发支出又迅速下滑,占营业 收入的比重由27.82%下降至9.06%。

image.png

图5-7 中青宝2014年—2019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

再从总体研发投入来看,二代出任高管之前三年中青宝平均研发投入金额为 12,066 万元。与之相比,二代进入管理层后,2017年至 2019 年中青宝的平均研发投入金额仅 为 5,077 万元,二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由此可以看出,父亲李瑞杰在儿子接管企业之 前提前投入了大量研发金额,从而帮助二代减轻了其需要面临研发压力,为企业未来几 年的业绩提供一定保障。此外,在资本化率方面,在 2015年及之前中青宝会选择将50% 左右的研发投入资本化,但从 2016 年开始,中青宝没有再选择将研发投入资本化,而 是选择将研发投入全部计入期间费用,这大幅拉低中青宝 2016 年的财务业绩,也为二 代上任后的“扭亏为盈”埋下伏笔。

表5-6 中青宝2014年—2019年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

单位:万元


2014 年

2015 年

2016 年

2017 年

2018 年

2019 年

研发投入总额

13,575.40

13,124.53

9,498.01

6,500.01

4,481.45

4,248.85

资本化金额

7,429.13

5,970.04

0.00

0.00

0.00

0.00

资本化比例(%)

54.72

45.49

0.00

0.00

0.00

0.00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

游戏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与变革,已经由“渠道为王”转向“产品为王”,能否持 续推出有影响力的“爆款”游戏成为企业创收的重中之重,因此,产品研发对于游戏企 业的重要程度毋庸置疑,游戏行业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重也在逐年上升。从图 5-7 中, 我们可以看出与同行业其他企业进行对比,中青宝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的变化趋 势有悖于行业发展方向,其波动幅度也明显高于比行业整体水平以及同行业的其他公司。 同行业的三七互娱、世纪华通、吉比特研发费用占比一直较为稳定。中青宝 2015 年、 2016年研发费用占比迅速提升,但在进入代际传承实施期后,2017年至2019年研发费 用占比迅速下滑,这一异常变化很可能是父亲李瑞杰在为二代李逸伦的上位“铺路”,帮 他提前投入较多的研发费用,以期将配比收益转移到二代李逸伦任期内,使其在任期内 拥有更好的业绩,从而帮其更好地树立个人威信。

image.png

图5-8 2013年—2019年同行业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5.1.3.2销售费用

首先,从中青宝销售费用占当期营收的比例来看,不难发现最近几年中青宝销售费 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变化较大;其次,不论是从销售费用绝对金额还是相对于营业收入 的比重来看,2017年都是最近几年的低点。假设 2017 年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维持在 平均值21.9%的水平,那么中青宝销售费用金额将增加2,759万元,而净利润将从4,921 万元下降到2,161万元,下降幅度超过50% 。

image.png

图5-9 中青宝2015年—2019年销售费用及占营业收入比重 

具体到各细分项目,这一趋势体现得更为明显。在销售费用细分项目中,工资福利 与广告费两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最高。从工资福利项目来看,2014 年—2016 年占比由 7.65%逐步提升至 9.85%,但在 2017年占比迅速下降到 6.03%。虽然减少工资福利、广 告费等短期来看可以使会计报表净利润提高,但却不利于企业长期发展。对于游戏企业 而言,持久地品牌推广和产品维护才能真正实现企业的产品价值。

image.png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 

从图5-11中,我们可以更清晰地发现中青宝在销售费用占比方面表现出的“逆势” 一面。2013年至 2019 年间,游戏行业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一直处于稳步提升阶 段,三七互娱更是从 2013 年的 6.79%迅速增长到 2019 年的 58.5%。反观中青宝则呈现出下滑趋势,2017 年更是近年来的最低点。作为二代进入中青宝管理层的第一年,中青 宝大幅降低企业销售人员的佣金、游戏产品的广告宣传费用,使得中青宝的财务数据呈 现出大幅改善的局面,进而帮助接班人李逸伦获得外界投资者与企业内部管理层的认可

image.png

图5-11 2013年—2019年同行业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5.2       代际传承中的盈余管理动因分析

5.2.1        “空降式”继任增加了二代接班压力

代际传承是一个长期且复杂的过程,家族企业在传承过程中往往面临重大的不确定 性与挑战。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创始人的管理经验、企业家精神、核心知识、 权威以及关系网络等专用性资产很难传给下一代,代际传承不可避免地造成创始人专用 性资产的流失。第二,二代子女接班后需要重新建立起与供应商、政府以及银行等外部 利益相关者的关系网络。第三,接班人普遍缺乏丰富的管理经验。家族企业为了维持家 族社会情感财富,往往选择家族内部成员作为接班人,而不是按照专业知识或能力挑选。 这虽然有利于家族对企业的控制,但同时也增加了传承失败的风险。

对于案例企业而言,二代的“空降式”继任更是加剧了家族企业代际传承时期所面 临的整体风险,也增加了二代的接班压力。“空降式”继任是指二代接班人直接进入企 业管理层担任高管,并掌握一定的决策权与控制权。与之相对应的是渐进式继任,即创 始人有计划地安排二代从基层或是中层做起,让二代的管理权随能力的提升不断增加并 逐步接管家族企业。相比之下,渐进式继任更符合正常的公司内部晋升机制,从而也更 46 有助于二代树立规制合法性的权威。从 2003 年创办中青宝开始,父亲李瑞杰已经陪伴 中青宝一起走过了14年的成长历程,期间帮助企业于2010年成功实现上市,成为中国 第一家上市的网游企业。在与企业、员工以及外部环境的长期互动中,父辈形成了包括 核心知识、管理技能与经验、企业家视野与能力、企业家精神、关系网络、经营理念在 内的专用性资产。这些专用性资产一旦获得,就容易与个人产生黏性,难以被他人修正。 然而,“空降式”继任的二代既没有像父亲一样陪伴企业成长,也未在企业的基层管理 岗位上进行锻炼,这使得二代缺少与企业、员工以及外部利益相关者的有效互动,缺乏 管理经验的积累,更缺少了像一代那样的企业家视野、能力以及企业家精神,这不可避 免地造成创始人专用性资产的流失以及二代规范性管理权威的失落。另一方面,父辈在 与供应商、客户、政府、银行等外部利益相关者长期的合作过程中形成了牢固的关系网 络,家族创始人信用与企业信用密不可分。不过,随着留学归来的二代开始掌管企业的 日常经营,一代开始“退居幕后”,创始人信用与企业信用开始出现间隙,而二代所建 立的个人信用还不足以弥补这一间隙,导致企业与外部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网络逐渐 变得松散。与此同时,中青宝企业内部以“规则”为导向的治理结构还未能有效建立,这 造成了家族企业难以像其他民营企业一样享受规则治理所带来的信任“溢价”,家族与 外部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在一定时期内“真空”状态,这大大增加了二代接班时的经营 风险,为后续父辈希望借助盈余管理帮扶二代的行为埋下伏笔。

5.2.2        降低“业绩起点”为下一代的接班铺路

正如前述所分析的,代际传承这一特殊时期集中了创始人专用性资产流失、核心关 系圈缩小、利他主义行为异化等动荡因素,再加上年轻接班人缺乏基层管理经验,家族 企业需要面临重大不确定性和挑战。因此,为了让家族“权杖”能够平稳地交到子女手 中,父辈创始人往往会采取一些帮扶行为,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家”文化氛围浓厚 的国家当中。

对中青宝而言亦是如此,自 2003 年创办中青宝以来,父辈李瑞杰掌管企业经营十 几年。在隐退之前,父辈希望企业能够平稳且顺利地交到自己子女手中,从而实现企业 的长远发展和家族社会情感财富的延续。因此,在代际传承实施期之前,父辈李瑞杰积 极采取了一系列帮扶行为为二代接班“搭桥铺路”。一方面,为了帮助二代积累管理知 识、培养管理技能,父亲将其送到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进修;另一方面,父 辈除了在教育资源上提供二代支持,还在业绩上给予了支持。在二代担任高管的前一年, 父辈通过大额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以及加大包含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在内的酌量性费用投 入等“洗大澡”的方式,大幅降低了二代的“业绩起点”,减少了二代接班后业绩下滑 及股价下跌所产生的压力。

image.png

图5-12 中青宝2014年—2019年销售费用与研发费用合计占比

而在二代担任高管的当年,父辈一方面通过关联交易将亏损的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 出售给母公司深圳前海宝德,另一方面从母公司手中收购了盈利能力较强的深圳宝腾互 联,从而得以在二代接班当年大幅改善了企业的资产质量,降低了企业的经营风险,使 得二代有充分的时间锻炼其管理能力、积累管理经验、磨练企业家精神。

表5-7 上海美峰数码、深圳宝腾互联净利润对比

单位:万元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上海美峰数码

-1337.76

-7275.61

-1061.49[3]

-

-

深圳宝腾互联

67.70

369.86

2,097.01

3433.96

4834.84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问询函回复、深圳宝腾互联审计报告

实际上这种父爱主义行为并非是中青宝的特例。方太集团“带三年、帮三年、看三 年”的交接班实践,充分体现了父辈创始人对于二代子女的关爱之情。父辈送二代出国 留学、安排子女在企业核心岗位上历练、为其配备“辅政大臣”、携其加入商会、共同 出席公开活动等等,都是父爱的具体表现。父辈给予二代情感以及资源上的支持,有助于营造一个良好的接班局面,也有助于家族企业的延续以及家族社会情感财富的保持。

5.2.3        正向盈余管理帮助二代构建职能权威

家族企业在权力交接时期会遇到诸多问题,比如不同利益集团内所有权的分配、企 业家精神等隐形资产的传承等。对于二代接班人而言,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权威缺 失。家族企业是家族与企业两个组织的融合体,在创始人经营时期,父辈的权威远高于 规则,来自企业系统的命令通常无法覆盖到家族系统。但子女上位后难免会造成权威失 落,使得接班人无法有效控制企业,从而在企长期的发展中造成经营失败。

依据权威理论,权威可以分为正式权威和职能权威。正式权威可以通过企业所有权 和职位的变更从而由父辈转移到二代子女手中,但职能权威与正式权威不同,职能权威 依附于个人能力,随个人能力的提升而逐步建立,所以难以在短时间内完整树立起来。 因此,父辈在传承早期会选择采取一些帮扶行为,如送二代出国深造、安排子女在核心 岗位上历练、为其配备“辅政大臣”、提携其加入商会、共同出席公开活动等等,帮助 子女建立职能权威,获取权威合法性。通过权威的建立可以提升家族企业的经营效率, 进而影响企业绩效,同时良好的企业绩效又能强化接班人的权威合法性,从而形成二代 权威与企业绩效的“正反馈”。

image.png

图5-13 二代权威构建的正反馈图

就案例企业而言,合法的继承权虽然赋予了二代正式权威,但却无法赋予其被家族 系统和企业系统所共同认可的能力权威、个人权威。此外,由于创始人与接班人之间的 血脉联系,外界媒体、投资者、创业元老以及下属员工不可避免地会将接班人与企业上 一任领导者进行比较,这种落差必然进一步加深了二代的权威失落,尤其是在公司正式 的治理机制仍未完善的情境下。因此,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父亲李瑞杰希望通过快速 提升二代经营业绩的方式来缓解外界和企业内部对于二代能力与才华的质疑。

然而,虽然父辈短期内可以帮助二代缓解接班人所面临的内外部质疑,但企业的后续发展仍然取决于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如果没有企业后续长期绩效的确认,二代 的职能权威未必能有效地建立起来。换言之,只有接班人在独立经营时期通过自身能力 帮助家族企业提升业绩,才能从真正意义上获取被家族系统和企业系统所共同认可的能 力权威以及个人权威。

此外,父辈所采取的这种盈余管理行为,为企业带来的仅仅是短期绩效的提升,同 时也使得企业偏离了原有的正常经营轨道,这无法帮助提升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 甚至是损害了企业的长期价值。因此,这种盈余管理行为很大程度上无法帮助二代形成 权威与绩效的“正反馈”,因而也无法使得二代权威合法性获得提升。

image.png

图5-14 中青宝权威构建图

5.3       代际传承中的盈余管理机会分析

5.3.1        一股独大导致“亲情大于制度”

代际传承不仅是管理层职位的变更,还包括所有权、控制权、经营权的传承。在这 长达3-8年的演进过程中还伴随着较大规模的治理体系变革。在创始人经营时期,控制 权往往高度集中在创始人及其家族手中,创始人权威、家族权威远远高过规则,集中的 控制权与创始人海纳百川的态度相违背,以规则为依托的治理体系还没有建立的土壤。 不过随着一代逐渐退居幕后,以制度为导向的规则治理体系变革理应被提上日程。

在创始人绝对集中的股权下,家族企业内依托于规则制度的治理体系较难发挥作用 相比之下,较弱的股权集中度可以降低控制家族在企业的话语权,有些家族企业引入机 构投资者,以激发家族企业内部的市场规则意识。管理权集中亦是如此,过多的管理权 集中于控制家族成员手中,规则难以推行。管理权分散即是控制家族向非家族成员让出 部分决策权、奖惩权,表现为引入职业经理人、提拔非家族成员救人中高层管理人员以 及安排非家族成员进入董事会等。将管理权更多地赋予非家族人员,集思广益,提供规 则自由发挥作用的空间。

从股权集中度来看,自中青宝成立初始,李瑞杰与张云霞夫妻二人通过宝德控股以 及宝德科技分别持有中青宝 34%、20.4%的股权,合计持有 54.4%的股权从而达到绝对 控股。上市之后,创业家族的持股比例始终保持在40%以上,相比之下,其他自然人股 东最高持股比例不超过 1%,对创始家族不构成股权控制威胁,创业家族处于绝对控股 地位。中青宝结构图如图5-12所示。

image.png

图5-15 中青宝股权结构图

同时,在二代进入中青宝管理层前,创业家族的持股比例不断升高,从上市之初的 40.8%上升至2017年的43.5%,这表明创业家族对企业的控制能力不断加强,造成了家 族企业内部“一股独大”的局面,使得权力难以得到有效制衡,这难免会导致管理层决 策的主观性。

image.png

图5-16 创始家族2010-2017年持股比例

从董事会席位看,除三名独立董事外,创始家族牢牢掌控了企业的董事会。公开资 料显示,只有两位非家族股东担任董事,一位非家族股东担任副总经理,四位自然人股 东负责研发部、销售部。在管理权控制方面,父亲李瑞杰担任董事长,儿子则担任中青 宝总经理。显然,控制权、管理权高度集中在创始人及其家族手中,创始人权威、家族 权威凌驾于规则制度之上,使得依托于规则的治理体系难以建立。家族化治理在决策方 面的独断性、亲情大于制度导致管理的随意性,这在一定程度上为父辈进行盈余管理提 供了空间。

5.3.2        内部监督缺乏有效性与持续性

父辈利用商誉减值、关联交易、酌量性费用等方式实施盈余管理为二代上位“搭桥 铺路”,其得以实现的另一重要原因在于企业内部监督缺乏有效性以及持续性。虽然中 青宝董事会设立了3名独立董事,同时还设立了监事会,但董事会的主导权依旧保持在 董事长李瑞杰手中,同时监事会主席为中青宝创业元老马竹茂,这导致企业内部监督机 制难以发挥实质性作用,其监督缺乏有效性。此外,高管层的频繁变动使得家族企业内 部监督缺乏持续性。2014年至 2017 年间,中青宝甚至出现了独立董事、监事、副总经 理、财务总监的频繁离职风波。在这四年间,共有7 名独立董事及监事、6 名副总经理 离职,平均在任时间不足 1.5 年。同样,中青宝两任财务总监刘立、许岳明任期也均不 到两年。

表5-8 中青宝2014-2017年间高管离职情况

姓名

职务

任职起始日期

任职终止日期

邓爱国

独立董事

-

2014年

黎燕红

副总经理

-

2014年

张继文

副总经理

-

2014年

张炯

独立董事

2014 年3月3日

2015年5月13日

杨国志

独立董事

2014年3月3日

2015年5月13日

胡浪涛

监事

2012年5月16日

2015年5月13日

刘立

财务总监

2013年6月13日

2015年6月1日

张宇庆

副总经理

2014年3月27日

2015年11月20日

李泽文

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2014年7月11日

2015年8月10日

   

王涛

监事

2015年5月13日

2016年12月1日

申睿

副总经理

2014年9月26日

2016年9月2日

黎伟

独立董事

2015年5月13日

2017年4月26日

王红波

独立董事

2015年5月13日

2017年4月26日

陈雷

副总经理

2016年9月2日

2017年4月26日

许岳明

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财务总监

2015年8月12日

2017年12月18日

数据来源:

中青宝2014-2017年年报,

由作者整理得到


在中青宝持续的高层离职动荡中,独立董事及监事的频繁变动一方面影响到了审计 委员会定期会议的召开,另一方面也使得家族企业内部监督缺乏有效性和持续性。其次, 财务总监作为核心高管之一,由于其直接负责上市公司的各项财务事由,因此财务总监 岗位的稳定性往往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财务报告的质量。而这些高层管理岗位的频繁 流动也为中青宝的盈余管理行为缺乏有效且持续地监督。

5.3.3        商誉减值过程中管理层具有自由裁量权

5.3.3.1 商誉减值测试中的自由裁量权

首先,依据我国《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的规定,企业应当至少在每 年年末对商誉实施减值测试,但准则并未明确被并购方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与商誉减值 之间的关系,即当被并购方没有完成业绩承诺时,企业可以选择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也可 以选择不计提,这给予了管理层进行盈余管理的空间。

其次,合并商誉存在减值迹象的,企业应当将子公司净资产账面价值与可收回金额 进行比较,因而企业着重需要确定可收回金额。依据准则要求,可收回金额的确定应当 取公允价值减去处置费用后的净额与资产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的现值较高者,但由于我国 目前公允价值评估体系还不完善,难以取得较为准确的资产或者资产组的公允价值,因 此,在实务中,企业通常以第三方评估机构给出的股东价值评估结果作为可收回金额, 再将净资产账面价值与可收回金额进行比较从而确定是否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但由 于第三方评估机构受雇于上市公司,其未必能保证自身的独立性。从评估方法来看,评 估机构习惯于采用收益法评估结果作为股权价值的最终结果,而受益法的评估结果依赖 于折现率、未来行业的发展形势、企业自由现金流量的增长假设、企业技术研发与产品开始进度等众多不确定因素,其结果往往带有一定的主观性。

在本文的案例中,2014年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盈利6,446 万元,未完成当年的业绩 承诺,与上海美峰数码相关的巨额商誉已存在减值迹象。但中青宝依据中瑞评估所出具 的股权价值评估报告对合并商誉减值测试后,认为无需计提相关减值准备。与之形成鲜 明对比的是,2016 年子公司上海美峰数码同样未完成当年业绩承诺,但中青宝却以此为 由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即便是在谨慎性原则的约束下,但由于缺 乏统一的规则以及公允价值评估体系的不完善,上市公司在商誉减值的时机和金额上拥 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

表5-9 上海美峰数码净资产账面价值评估增值情况

单位:万元


账面价值

评估价值

增值额

增值率

2014年

11,698

83,546

71,847

614.17%

2015年

6,860

32,073

25,212

367.49%

2016年

385

26,324

25,940

6739%

数据来源:卓信大华评报字 (2013)第 050 号、中瑞评报字 [2015]第040002065 号

5.3.3.2 商誉减值披露中的自由裁量权

《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规定,对于资产组发生重大资产减值损失的 企业,需要对资产组的基本情况、减值金额、资产组变化情况以及可收回金额的确定方 法进行披露。若采取资产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确定的可收回金额,则还需要披露估计 其现值时所采用的折现率。

《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 15 号——财务报告一般规定》专门针 对上市公司商誉减值披露要求作出规定,上市公司应在年报中披露与商誉减值相关的, 包括商誉减值测试过程、重要参数及减值原因在内的所有重要信息。中青宝 2014 年至 2016年有关商誉减值的信息披露情况如表5-10所示。 

表5-10 中青宝2014-2016年商誉减值信息披露情况

年份

2014年

2015 年

2016年

资产组基本情况

未披露

未披露

未披露

可收回金额确认

方法

现金流折现法

现金流折现法

未披露

折现率

14.51%

未披露

未披露

商誉减值依据

上海美峰数码股东全部权

益价值评估额大于其包含

商誉的净资产账面价值

上海美峰数码股东全部权

益价值评估额小于其包含

商誉的净资产账面价值

未完成业绩承诺

估值的基础财务

信息披露

已披露

未披露

未披露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

然而,中青宝连续三年未在财务报表中披露资产组的基本情况,此外对于可收回金 额的确认方法及折现率也仅在 2014 年进行了完整披露。以上几项均不满足会计准则和 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的披露要求。而财务报表的不完整披露给中青宝利用商誉减值实施 盈余管理的行为留出了空间。

5.4 代际传承中的盈余管理后果分析

本部分依据上市公司公告以及国泰安CSMAR数据库中的数据对父辈实施盈余管理 的后果进行分析。参考现有关于民营企业实施盈余管理的后果研究,相关企业经营业绩 的变化主要体现为企业二级市场的股价波动以及财务指标两方面,因此本文将重点分析 企业实施盈余管理前后的市场表现以及财务业绩的变化。此外,由于案例公司中青宝所 处的网络游戏行业属于高度注重研发投入与产出的行业,所以本文还添加了创新绩效的 评价指标。

5.4.1         市场绩效

5.4.1.1短期市场反应

本文采用事件研究法,对中青宝衡量在代际传承实施期前后所采取的盈余管理行为 进行分析,衡量这一事件短期内对中青宝价值造成的影响。具体过程为选定事件发生的 基准日,根据基准日前后若干天内目标公司股价和行业指数的变动情况计算超额收益率再以事件窗口期内累计超额收益率判断事件对目标公司价值的短期影响。

(1)确定事件公告日

事件公告日是指企业对外宣布重大事件的时间点,一般为企业发布公告的日期。本 文以2017年年报发布日期,即2018年3月21日,作为基准日。

(2)确定事件窗口和估计窗口 事件窗口一般以事件公告日为中心,选取基准日前后各一段时间确定为窗口期。本 文选取2018年3月21 日前后各 1个交易日、5个交易日、10 个交易日,记为[-1,1] 、 [-5,5] 、[-10,10]。

估计窗口是事件公告日发生前的一段时间,确定估计窗口的目的是为了计算公司的 股价的正常预期收益。本文选择2017年2月14日至2018年1 月31 日为估计期,记为 [-240,-30]。

(3)计算预期收益率

预期收益(Rt,)是指假设没有事件发生时,企业股价的正常收益。本文采用市场模 型计算预期收益。

Rt = a + B Rmt + Ut                        (5-2)

其中Rmt表示第t天的同花顺网络游戏行业指数(885603)收益率。

以Rmt为解释变量,RtZ

为被解释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结果如下:

表5-11 中青宝事件研究回归分析结果


Coefficients

标准误差

t Stat

P-value

Intercept

-0.065289188

0.146076379

-0.446952399

0.655314

X Variable 1

1.425218762

0.119656583

11.9109098

5.49E-26

从表5-11中可以看出,3=1.42522,

a 二0.06529,

P-value < 0.001,

因此该结果具

有极显著的统计学意义。窗口期的预期收益率的计算公式如5-3所示:


Rt = 1.42522 Rmt — 0.06529                              (5-3)

(4)计算超额收益率和累计收益率

ARt = Rt — Rt                       (5-4)

CAR =(5-5)

其中ARt表示表示第t天的超额收益率,CAR表示累计的超额收益率。

表5-12 中青宝超额收益率计算表

时间

实际收益率

市场收益率

预期收益率

超额收益率

累计超额收益率

-10

-4.37%

-0.96%

-1.44%

-2.93%

-2.93%

-9

0.50%

0.23%

0.26%

0.24%

-2.69%

-8

3.83%

3.09%

4.34%

-0.50%

-3.19%

-7

2.12%

1.79%

2.49%

-0.37%

-3.57%

-6

-0.94%

-0.41%

-0.65%

-0.29%

-3.86%

-5

-1.55%

-2.12%

-3.09%

1.54%

-2.32%

-4

3.77%

-0.75%

-1.13%

4.90%

2.59%

-3

-3.24%

0.05%

0.01%

-3.25%

-0.66%

-2

-0.34%

0.19%

0.20%

-0.55%

-1.21%

-1

-0.96%

-0.82%

-1.23%

0.27%

-0.94%

0

-2.63%

-1.12%

-1.66%

-0.97%

-1.91%

1

1.64%

0.55%

0.72%

0.92%

-0.99%

2

-9.31%

-6.97%

-10.00%

0.69%

-0.30%

3

3.09%

1.27%

1.75%

1.34%

1.03%

4

3.74%

3.43%

4.83%

-1.09%

-0.05%

5

1.44%

-0.65%

-0.99%

2.43%

2.38%

6

0.07%

0.46%

0.59%

-0.52%

1.86%

7

2.99%

2.25%

3.15%

-0.16%

1.70%

8

0.35%

0.35%

0.43%

-0.09%

1.61%

9

-3.03%

-2.11%

-3.07%

0.04%

1.66%

10

-2.34%

-1.10%

-1.64%

-0.70%

0.95%

数据来源:

原始数据来自于国泰安CSMAR数据库,

由作者整理得到


表5-13不同事件窗口下的CAR值

 

时间窗口期

-1,1

-3,3

-5,5

-10,10

CAR

0.2148

-1.5535

6.2348

0.9537

数据来源:由作者整理得到

根据图5-17,可以发现在中青宝年报公告日前后,市场总体反应稳定,累计超额收 益率在-4%4%之间波动。而从不同窗口期看,除[-3,3]外,在事件公告日前后的五个 窗口期内[-1,1] [-5,5] [-10,10] CAR 一直保持为正,这表明短期市场反应良好, 说明市场和投资者对于父辈通过盈余管理为二代提供“盈余储备”的帮扶行为并不悲观。

image.png

图5-17事件公告日前后CAR值变化情况

5.4.1.2长期市场反应 

虽然投资者短期内对于父辈“扶上马,送一程”的反应良好,但对于帮扶行为能否提升企业长期绩效、是否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还需要三年及以上的股价表现。同时,CAR 是异常收益率的加总,抵消了股价的反向波动的影响,因此,本文运用购买并持 有异常收益率BHAR法对企业的长期市场绩效进行衡量。具体步骤如下:

(1)    确定事件月和事件窗口

本文定义20 1 7年年报发布月份20 1 8 年3 月为事件月,并选取此后的 36 个月共同 作为窗口期,即从2018年3月至2021年3月。

(2)       计算购买并持有异常收益率BHAR

bhart = n[=0(i + Rt) — n[=0 a + ^')                                                     (5-6)

其中Rt为中青宝第t个月的实际收益率,Rt'为正常预期月收益率,以中青宝所在 的创业板指数(399006)的月收益率代替。

(3)       假设检验

本文针对BHAR均值进行单样本T统计检验,如果结果显著且BHAR为负,就意味着从长期来看盈余管理并不能帮助中青宝提升企业价值;如果结果显著且BHAR为正, 意味着从长期来看盈余管理可以增加股东财富从而提升上市公司的价值;如果不显著则 说明盈余管理与长期企业价值关系无法判定。

 image.png

图5-18 时间窗口期长期市场反应

根据BHAR计算结果所描绘的长期市场反应折线图5-18,可以看出BHAR在事件 月和事件后一个月成缓慢抬升趋势,这与短期市场反应相呼应。在事件后的 24 个月内 BHAR 整体波动幅度不大,能够维持在[-0.2,0]的区间内,且两次回升至水平轴上方。但 BHAR从事件后第24个月开始呈现出断崖式下跌,最低点达到了-1.2。究其原因,公司 大幅缩减研发投入以及营销推广费用,虽然短时间内帮助企业提升了业绩,却同样导致 中青宝难以推出高质量的热门游戏产品,使得企业业绩增长难以持续,从而损害了上市 公司的价值。这也说明了父辈针对子女的帮扶行为并没有发挥预期的效果。

5.4.2        财务绩效

本小节从盈利能力、营运能力、偿债能力、成长能力四个维度分析盈余管理对中青 宝财务绩效产生的影响。具体而言,本文基于2014年至2020年中青宝年报中的各项数 据,同时结合同行业若干家企业的财务数据及行业均值,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考察父 辈盈余管理行为的影响。

(1)盈利能力分析

盈利能力体现的是一家公司赚取利润水平的高低。本文首先通过对中青宝 2014 年 至 2020 年净资产收益率、毛利率以净利率等指标进行分析,了解中青宝的盈利能力变 化情况。然后选择盈利能力与盈利质量的这三个指标做同行业对比,分析父辈实施盈余 管理对中青宝盈利能力产生的影响。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加权净资产收益率(%)

-2.37

6.82

-5.11

4.4

4.74

6.46

-17.67

扣非净资产收益率(%)

-8.5

-32.44

-13.12

0.02

3.65

0.24

-18.96

毛利率(%)

59.28

43.08

61.7

56.01

58.91

46.99

31.24

净利率(%)

1.32

18.25

-20.41

15.71

11.39

10.57

-46.74

在盈利能力方面,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间,中青宝净资产收益率、净利率呈现 出大幅波动的情况,尤其是2016年中青宝净资产收益率、净利率分别为-5.11%、-20.41%。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李瑞杰选择在 2016 年采用大幅计提商誉减值损失的方式降低 业绩。相比之下,2017年至2019年中青宝盈利能力出现好转,净资产收益率小幅提升, 净利率也维持在 10%以上。这主要是因为 2017 年父亲李瑞杰将主营业务为云服务的优 质资产——深圳宝腾互联注入了上市公司体内,提升了中青宝的盈利能力。从毛利率指 标来看,中青宝毛利率整体上处于行业平均水平。但与同行业其他公司相比,三七互娱、 完美世界、世纪华通的毛利率近几年总体上都呈上升趋势,而中青宝毛利率并未有明显 提升,呈现出宽幅波动的状态,2020年更是出现大幅下滑,导致企业再次出现巨额亏损。 这其中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中青宝近几年不断缩减研发费用投入,使得毛利率较高的网 络游戏业务占比持续降低,同时公司所提出的“云+游戏”的双轮驱动战略并未得到有 效落实,拖累中青宝盈利能力的下滑。

image.png

图5-19 2014年-2019同行业毛利率指标对比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表5-15 中青宝2014年至2019年盈利质量指标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销售现金流/营业收入

0.78

1.14

1.04

1.08

0.85

0.97

经营现金流/营业收入

-0.05

0.5

0.29

0.34

-0.02

0.01

经营现金流/净利润

4.04

2.73

1.41

2.17

-0.14

0.06

在盈利质量方面,中青宝 2015年有所改善,但从2016年开始公司收现比(销售现 金流/营业收入)、净现比(经营现金流/净利润)等指标开始恶化,收现比由 2015 年的 1.14下降至0.97,同样的净现比也由2.73下降至0.06。这反映出即便李瑞杰将优质资产 注入上市公司从而对上市公司业绩起到一定支持的作用,但难掩公司近几年盈利质量下 滑的事实。从图 5-16 中可以更加直观地发现,同行业的几家企业总体上稳中有升,相 比之下中青宝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从2015年开始逐渐下降,2018年、 2019年仅为-0.02、0.01。因此,不论是从同行业对比还是纵向自身对比,都反映出中青 宝的盈利质量较差。

image.png

(2)偿债能力分析 本部分选用资产负债率、流动比率、现金比率等指标来分析中青宝的偿债能力变化, 衡量其财务状况。然后选取流动比率与同行业的三七互娱、完美世界、世纪华通等公司 进行对比分析。

中青宝的资产负债率从 2016年至 2019 年迅速提升,由 11.64%上升至 41.46%,这说明公司的长期偿债能力不容乐观。除此之外,中青宝的负债结构中流动负债占比显著 提升,由 2014 年的 66.44%上升至 2019 年的 92.46%,流动负债占比的提升加大了中青 宝还本付息的压力。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中青宝 2017 年收购了母公司宝德科技旗下的 深圳宝腾互联 100%股权,致使其其他应付款大幅上升。同样的,从流动比率和现金比 率的变化也能体现这一趋势,两者都由2015年的高点下降至2019年的 1.220.49,这 同样表明中青宝短期债务偿还能力近几年有所恶化。

表5-16 中青宝2014年至2019年偿债能力指标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资产负债率(%)

34.91

17.62

11.64

31.26

37.7

41.46

流动负债/总负债(%)

66.44

79.1

70.66

91.29

93.81

92.46

流动比率

1.34

3.24

4.49

1.62

1.22

1.22

现金比率

0.6

1.7

1.34

0.56

0.55

0.49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

对于流动比率,企业一般要求维持在 2以上。从图5-21中可以看出,在2014年至 2019年,同行业的三七互娱、完美世界、世纪华通的流动比率保持在 2左右上下浮动, 吉比特则维持在3上下。相比之下,中青宝自 2017年开始公司流动比率迅速下降,2019 年该值仅为1.22,明显低于行业其他公司,这也与上述偿债能力指标分析一致。总体而 言,中青宝的债务偿还能力从2017年开始有明显的恶化趋势。

image.png

图5-21      2014年-2019年同行业流动比率指标对比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3)营运能力分析

企业营运能力体现的是一家公司的资产运营效率。营运能力强的公司通常预示着公司管理层的经营管理能力较强,可以通过资产流动性的增加的方式来提升企业的盈利速 度。本部分主要选取总资产周转率和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两个指标来衡量企业营运能力的 大小,并进行同行业对比从而分析其营运能力是否存在异常变动。

表5-17 同行业2014年至2019年总资产周转次数指标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中青宝

0.33

0.25

0.27

0.28

0.28

0.35

三七互娱

0.28

1.16

0.95

0.8

0.87

1.43

完美世界

0.77

0.48

0.64

0.48

0.49

0.49

世纪华通

0.55

0.65

0.65

0.59

0.7

0.6

吉比特

0.56

0.8

0.5

0.46

0.52

0.56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

 image.png

图5-22 2014年-2019年同行业总资产周转率指标对比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企业经营质量以及资产利用效率可以体现在总资产周转率的指标上,即总资产周转 率高意味着企业总体运营效率较高。如表5-18和图5-22所示,与同行业其他公司对比, 中青宝的总资产周转率维持在较低水平。三七互娱近5年总资产周转率保持在0.8以上, 其余企业也大都维持在 0.5 以上,相比之下,中青宝的总资产周转率仅在 0.3 左右,这表明中青宝的资产运营效率较低,管理层并未对企业资产做到充分利用。

表5-18 同行业2014年至2019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指标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中青宝

96.96

154.48

123.48

106.82

131.57

138.2

三七互娱

88.84

27.44

43.98

49.46

51.49

35.2

完美世界

166.1

218.68

76.27

80.05

79.74

94.81

世纪华通

81.38

63.93

63.7

71.48

44.14

56.51

吉比特

27.34

33.15

49.97

52.96

42.57

26.64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从图 5-23 中可以看出,当二代李逸伦进入管理层后,中青宝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 逐年递增,由2017年的106.82天上升至2019年的138.2天。而对比行业中的其他企业, 2017年以来中青宝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一直高于行业内的其他公司,这说明中青宝应 收账款的变现速度较慢,资金被客户占用。这反映出虽然父辈为二代留下了“盈余储备”, 但仍旧无法掩盖由于二代管理能力不足所导致的公司营运能力下降。

image.png

图5-23 2014年-2019年同行业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指标对比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4)成长能力分析 企业的成长能力是指企业未来的增长潜力和发展速度,体现的是企业持续地“造血 能力”。本部分主要通过营收增长率、净利润增长率、净资产增长率等指标来评价盈余 管理是否会对企业的成长能力造成影响。



表5-19 中青宝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增长情况

单位:亿元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营业总收入

4.895

3.431

3.778

3.132

3.340

4.688

2.938

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

50.87

-29.91

10.11

-17.09

6.63

40.36

-37.32

净利润(元)

-0.22

0.65

-0.36

0.50

0.36

0.52

-1.35

净利润同比增长(%)

-143.18

395.89

-155.78

238.3

-27.71

42.25

-360.93

净资产增长率(%)

-0.41%

3.53%

10.55%

-31.49%

-2.37%

10.08%

-16.89%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 

在营业收入方面,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间,中青宝的营收规模从4.90亿元下降 至 3.78 亿元,下降幅度达到 23%,2017 年至 2019 年中青宝的营收规模重现增长态势, 由 2017 年的 3.13 亿元增长至 4.69 亿元。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李瑞杰在 2017 年将 控股股东旗下子公司深圳宝腾互联通过关联交易注入上市公司中青宝体内,使得中青宝 在原有网游业务营收规模大幅收窄的情况下,能依然维持整体营收的快速增长。但这一 趋势并未持续,2020 年中青宝营业收入同比下滑 37.3%,这反应了父辈通过盈余管理的方式虽然能在短期内提升了公司营业规模,但去并未扭转公司成长能力下滑的趋势。对 于家族企业而言,能否顺利完成代际传承的关键应该在于二代接班后企业是否仍然具备持续的“造血能力”。

image.png

游戏行业由于受产品驱动,一项“爆款”游戏往往能推动企业营收的成倍增长,因此游戏行业营收增速的整体波动较大。与同行业公司相比,中青宝的营收增速始终徘徊 在低位,仅有 2014 年增速超越了 50%,而三七互娱、完美世界、世纪华通等都曾有过 超越200%的营收增长,这表明中青宝与行业头部企业间的差距在不断拉大。

image.png

图5-25 2014年-2020年同行业营业收入增速对比

表5-20 2014年-2019年同行业净资产增速对比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累计增速

中青宝

-0.41%

3.53%

10.55%

-31.49%

-2.37%

10.08%

-16.08%

三七互娱

285.21%

30.62%

27.44%

54.08%

-16.10%

19.30%

888.92%

完美世界

29.10%

59.40%

555.51%

3.95%

5.94%

8.81%

1516.39%

世纪华通

17.30%

9.82%

10.17%

15.86%

411.43%

-4.60%

702.25%

吉比特

317.96%

19.64%

27.47%

9.71%

23.66%

65.42%

1330.48%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Wind数据库

净资产增长率反映的是企业的成长状况以及企业资本规模的扩张速度。从上表5-21 可以看出,在2014年至2019年的六年时间内,中青宝的累计净资产增速为-16.08%, 这意味着中青宝在最近几年内并未实现净资产的扩张,反而比2014年减少了16.08%。 尤其是2017年开始,中青宝净资产增速下滑趋势更为明显,2017年、2018年增速均为 负数,而同行业的优秀公司在近几年都实现了数倍的资本扩张,如吉比特2019年相较 于2014年累计增长超过13倍,年复合增长率超过50%。

5.4.3        创新绩效

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游戏行业逐渐由“渠道为王”向“内容为王”转型,优 质内容的价值正在被不断放大,研发能力成为衡量企业实力的重点。因此,本文选择用 创新绩效衡量指标来评估盈余管理对企业长期绩效的影响,具体而言分为创新过程指标 和创新产出指标。

(1)基于创新过程的衡量视角

创新过程指标主要分为研发投入以及研发人员投入。首先,从研发投入规模看,2013 年至2016年间,中青宝的研发投入规模与行业头部企业之间差距不大,甚至有所领先。 但从 2017 年起,创始人为了帮助二代在担任高管的第一年能够拥有“亮眼的”业绩, 在行业内其他企业一致选择增加研发投入时,中青宝却不断削减包括研发费用在内的酌 量性费用,使得中青宝研发投入规模逐渐开始落后于行业平均水平,并且在随后几年差 距逐渐拉大。中青宝及同行业公司研发投入规模如图5-26所示。

image.png

图5-26 中青宝及同行业公司研发投入规模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

而从研发投入质量(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来看,结论几乎是如出一辙。2013 年至2016年间中青宝研发投入质量逐年上升,但同样是从2017 年开始,中青宝的研发 质量开始下降,并最终落后于行业平均水平。中青宝及同行业公司研发投入质量如图 5-27所示。

image.png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

其次,研发人员作为游戏行业内优质内容的创造者,属于企业创新能力的核心资源。 研发人员投入的力度往往决定了企业未来的研发能力和创新水平,是游戏公司实现价值 创造的动力源泉。然而,从 2017 开始中青宝研发人员占公司员工总人数的比重开始出 现断崖式地下跌,由接近50%下滑至 25%。总结原因,这主要源自两方面:一是中青宝 在代际传承过程中难以转变家族化的治理模式,缺乏以规则制度为核心的治理体系,“亲 情大于制度”使得大量优秀人才缺乏激励,从而导致了专业人才的大量流失;二是中青 宝为了“扭亏为盈”提升业绩的需要,不断削减研发投入,从而导致研发人才外流。

image.png

图5-28 中青宝及同行业公司研发人员占比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

(2)基于创新产出的衡量视角 产品研发是一个过程,研发投入需要转化为优质新产品的呈现,才能真正为企业带 来经济利益的流入,给企业创造价值。衡量企业研发投入转化效率的指标通常有两个: 专利申请数量与内部研发形成无形资产价值,两个指标都可以量化企业的创新产出。但 不同的是,内部研发形成无形资产价值是以货币计量的,相较于专利申请数量要更为直 观。同时,由于本文所分析的案例企业并未披露报告期内新发游戏的数量,因此本文选 择内部研发形成无形资产价值作为衡量中青宝创新绩效的衡量指标。中青宝 2014 年至 2019 年内部研发游戏产品形成无形资产价值变动情况如图 5-29 所示,不难发现中青宝 在 2014 年和 2015 年两个年度内内部研发游戏产品所形成的无形资产较多,2014 年有 6265 万,2015 年有 8003 万元。从 2016 年开始中青宝通过内部研发游戏产品所形成的 无形资产大幅缩减,仅为1169万元。而从2017年以后,中青宝通过内部研发游戏产品 所形成的无形资产一直为零,这表明中青宝研发投入的减少严重影响到了中青宝的创新 绩效。

图5-29 中青宝内部研发形成无形资产价值情况

数据来源:中青宝年报附注-无形资产情况

同时通过查阅中青宝年报以及公司官网后,可以发现中青宝近年来并没有推出过 “爆款”游戏产品,企业现有的游戏产品几乎全部推出于 2016 年及以前。年报中披露 的前 5 大游戏产品自 2016 年起就未曾发生改变。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上述结论:虽然父 辈通过降低研发费用的方式在短期内提升了企业业绩,但却会影响企业的核心创新能力 导致企业难以持续地输出优质游戏产品,从而损害企业的长期成长。 

表5-21 中青宝游戏产品前5名及其占无形资产的比重

2016

2017

2018

2019

第1

战争世界

11.35%

战争世界

11.67%

战争世界

11.67%

战争世界

11.75%

第2

兵王2

6.31%

兵王2

6.48%

兵王2

6.48%

兵王2

6.52%

第3

裂天之刃

5.59%

裂天之刃

5.75%

裂天之刃

5.75%

裂天之刃

5.78%

第4

二战OL

4.37%

二战OL

4.49%

二战OL

4.49%

二战OL

4.52%

第5

热血世界

4.30%

热血世界

4.42%

热血世界

4.42%

热血世界

4.45%

合计


31.92%


32.81%


32.81%


33.02%

资料来源:由中青宝年报整理得到

5.5案例小结

在中青宝代际传承的案例中,父辈实施盈余管理的方式主要包括利用合并商誉进行 盈余管理、利用关联交易进行盈余管理以及利用酌量性费用进行盈余管理。通过上述方 式,父辈一方面帮助企业释放巨额合并商誉带来的潜在减值风险,减少了影响未来业绩 的不确定因素,另一方面也降低了二代接班时的“业绩起点”。以此同时,父辈在二代 接班当年将宝腾互联等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希望为以后企业的业绩增长提供动力。究其 原因,主要是因为企业缺乏完整的传承规划。“空降式”继任大大增加了二代的接班压 力,也使二代面临内外部对于其能力的质疑。面对这一复杂局面,父辈出于父爱情怀通 常会采取一些帮扶行为帮助二代渡过难关,而最为直接的方式就是帮助二代提升经营业 绩。因此,一方面,在二代上位之前,父辈会采取负向盈余管理降低二代接班时的“业 绩起点”,以求未来可以取得较大的盈利增长空间,;另一方面,在二代接班后,父辈会 选择正向盈余管理“送二代一程”,希望通过企业业绩的快速提升来缓解内外部对二代 才能的质疑,从而帮助二代建立权威。

在机会分析部分,本文指出父辈之所以可以利用盈余管理为二代“做嫁衣”,主要 原因在于:一是家族企业创始人“一股独大”,绝对集中的股权使得以规则为依托的市 场化治理体系难以有效建立,权力难以得到有效制衡,这难免会导致管理层决策的随意 性和主观性;二是家族企业内的“裙带风气”使得内部监督缺乏有效性,而独立董事、 监事、财务总监的频繁离职也使得内部监督缺乏持续性,这为父辈盈余管理的实施留出 了空间。

最后,本文从市场绩效、财务绩效、创新绩效三方面对案例企业实施盈余管理的后 果进行评价。从市场绩效来看,短期市场反应并未呈现出负面状态,但在长期市场反应 中,盈余管理的“副作用”体现得较为明显,案例企业BHAR最低值达到了-1.2。从财 务绩效来看,本文通过纵向对比与横向对比两个维度发现案例企业的盈利能力、偿债能 力、营运能力以及成长能力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滑。从创新绩效来看,案例企业的研 发投入规模、研发投入强度、研发产出三方面都下降明显,且与游戏行业“内容为王”、 注重创新的发展趋势不符。

6     研究结论、建议与展望

代际传承是一个长期且复杂的过程,家族企业在传承过程中往往面临重大的不确定 性与挑战。如何让家族“权杖”顺利地交到二代接班人手中,是当前理论研究和实践探 索的热点问题。本文通过对案例企业传承实践的总结分析后,给家族企业提供了有关代 际传承方面的一些建议,希望帮助家族企业打破传统意义上的一、二代交接班,从而实 现家族基业长青。

6.1研究结论

本文以父爱主义为视角,剖析了中青宝代际传承中的盈余管理行为,得出以下重要 结论:

(1)  在代际传承实施前,父辈出于对子女的情感关爱有动机实施负向盈余管理, 降低二代接班时的“业绩起点”,从而保证较大的盈利增长空间,将二代接班人“扶上 马”。二代接班人经验的缺乏与外界信息不对称使得家族企业的传承之路“荆棘密布”, 而父辈创始人的特殊资产难以有效过渡,这极大地增加了二代接班后的企业业绩压力和 股价压力。因此,父辈为了缓解二代的接班压力,通常会选择为二代的接班“搭桥铺路”, 例如安排其出国深造、让其在各关键岗位上锻炼、为其配备“辅佐大臣”、与子女共同 出席商会活动等等,通过这一系列帮扶行为帮助子女积累经验与口碑。除此之外,在二 代接班前,父辈还会实施负向盈余管理在企业业绩表现上为二代“做嫁衣”,这一方面 降低了二代接班时的“业绩起点”,保证了子女在接班后可以拥有更高的盈利增长空间; 另一方面,负向盈余管理还可以为接班子女提供了“秘密储备”,使得子女在接班后企 业业绩能够顺利释放,从而能够顺利实现传承。

(2)  在代际传承实施后,父辈会采取正向盈余管理的方式“送二代一程”,希望 通过企业业绩的快速提升来缓解内外部对二代才能的质疑,从而帮助二代建立权威。通 常情况下,非家族企业在发生管理层变更时,新上任的高管通常会采取负向盈余管理, 一方面这样可以将企业业绩表现不佳的原因归咎于前任管理者,另一方面,通过负向盈 余管理可以减轻未来的业绩压力,有助于高管更快地适应新环境。但家族企业的情况与 非家族企业不同,当二代进入管理层后家族企业通常不会实施负向盈余管理行为,相反, 创始人有动机通过正向盈余管理释放“盈余储备”。原因在于家族企业在权力交接时期 会遇到诸多问题,比如不同利益集团内所有权的分配、企业家精神等隐形资产的传承等, 对于二代接班人而言,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权威缺失。创始人在挑选接班人时往往不是按照专业知识或能力挑选,而是按照家族内部的亲疏远近。这虽然有利于家族对企 业的控制,但也使得接班人在企业内外部缺乏足够的信任基础,难以有效树立权威。尤 其是对于缺乏完整传承计划的家族而言。“空降式”继任使得接班人缺少必要管理经验 的积累,很难拥有像创始人那样的企业家视野、能力以及企业家精神。父辈通过正向盈 余管理保证企业业绩的快速增长,希望借此帮助二代获得企业内外部利益相关者的信任 缓解二代接班后所面临的业绩压力以及股价压力,使二代能够在更为充裕的时间内尽可 能地传承父辈的管理技能、经验以及企业家精神,从而弥补家族二代在个人权威与能力 权威上的不足。

(3)“亲情大于制度”的家族治理体系存在缺陷,使得家族企业的内部监督缺乏 有效性和持续性,为父辈盈余管理的实施留出了空间。在创始人绝对集中的股权下,控 制权、管理权高度集中在创始人及其家族手中,创始人权威、家族权威凌驾于规则制度 之上,容易导致企业决策的独断性以及经营管理的随意性,难以建立依托于规则制度的 市场化治理体系。亲情大于制度,同样也导致了企业内部监督机制的失效。作为上市公 司,虽然家族企业在形式上同样设立了监事会,建立了独立董事制度,但内部“任人唯 亲”、“裙带风气”、“亲情寻租”等现象的存在通常使得“外人”难以插足企业高层 管理事务,再加上家族企业创始人的“一股独大”,关键决策会议基本沦为家族内部成 员的“一言堂”,这都导致企业内部监督机制难以发挥实质性作用,其监督通常缺乏有 效性。而倘若又如案例企业一样存在独立董事、监事、财务总监等重要监督岗位的频繁 离职问题,那么公司内部监督的持续性同样也无法保证,这为父辈通过多种方式实施盈 余管理创造了空间。

(4)从短期效果来看,父辈通过盈余管理可以降低二代接班初期的企业业绩压力 和股价压力,但从长期市场表现、财务绩效以及创新绩效来看,父辈所采取的盈余管理 行为不利于家族企业的长远发展。父辈通过盈余管理的方式让二代可以在较低的业绩起 点上领导企业的正常经营,希望为二代创造良好的接班局面。这种盈余管理行为虽然能 在二代上位初期帮助企业维持较为稳定的财务业绩,缓解二代接班后的业绩压力和股价 压力,但盈余管理毕竟是以损害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为代价的,提前支出研发费用、 销售费用的方式违背了基本的收入费用配比原则,使企业偏离了正常经营的轨道,同样 也无法为二代经营期的企业带来持续的“造血能力”,无法形成形成二代权威与绩效的 “正反馈”,从而不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

6.2研究建议

在上述结论的基础上,本文结合案例公司从家族企业继任方式的选择、代际传承时 期的财务安排以及家族企业治理体系的完善与改进三个方面提出建议,以期帮助广大家 族企业顺利完成权力的交接。

(1)制定横跨“前—中—后”三阶段的传承规划

作为家族企业的掌权人,父辈应当制定横跨“前—中—后”三阶段的传承规划,避 免二代陷入“空降式”继任的困境。父辈有计划地对二代进行培养有助于公司的长远发 展(邹立凯等,2019)。具体而言,家族企业的传承计划可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 前期的教育资源在于提高二代的基础素质,帮助二代开拓视野;中期的内部培养可以帮 助二代积累管理经验、锻炼管理技能;后期的正式履职使二代可以在不断地管理实践中 逐渐积累形成自身的个人权威和能力权威,体现为下属或员工发自内心认同、尊重。“前 —中—后”三阶段的路径规划给予了接班二代足够的缓冲期。与此同时,这种渐进式继 任也更符合正常的公司内部晋升机制,从而更有助于二代树立规制合法性的权威。相比 之下,“空降式”继任的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使得二代难以在短期中把握住机会向企 业内部成员证明自身能力。“空降式”继任的二代既没有像父亲一样陪伴企业成长,也 未在企业的基层管理岗位上进行锻炼,这使得二代缺少与企业、员工以及外部利益相关 者的有效互动,缺乏管理经验的积累,更缺少了像一代那样的企业家视野、能力以及企 业家精神,这不可避免地造成创始人专用性资产的流失以及二代规范性管理权威的失落 制定横跨“前—中—后期”的传承计划,其本质上依然是父辈帮扶行为的具体体现,是 对二代“扶上马,送一程”。在二代渐进式继任的过程中,父辈可以更好地传授管理技 能与管理智慧、培养二代的企业家权威,也可以凭借其创始人权威帮助二代制衡企业内 的创业元老从而实现权威转换。

(2)立足企业的长远发展,避免采取短期的盈余管理行为

父辈应立足于家族企业的长远发展,增强企业自身“造血能力”,避免实施短期的 盈余管理行为。父辈利用盈余管理的方式,虽然短期内可以帮助二代缓解接班人所面临 的内外部质疑,但企业的后续发展仍然取决于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如果没有企业 后续长期绩效的确认,二代的职能权威未必能有效地建立起来。换言之,只有接班人在 独立经营时期通过自身能力帮助家族企业提升业绩,才能从真正意义上获取被家族系统 和企业系统所共同认可的能力权威以及个人权威。而父辈所采取的这种盈余管理行为, 为企业带来的仅仅是短期绩效的提升,同时也使得企业偏离了原有的正常经营轨道,很 大程度上无法帮助提升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甚至是损害了企业的长期价值。因此, 这种盈余管理行为无法帮助二代形成权威与绩效的“正反馈”,因而也无法使得二代权 威合法性获得提升。

(3)完善家族企业治理体系,加强内部监督

为了实现第二代顺利接班家族事务,“中国式”家族应当建立和实施有效的家族治 理。具体而言,家族企业可以通过稀释控制权的方式进一步完善家族企业治理体系,这 样一方面可以为市场化治理留出空间,另一方面可以有效加强内部监督的有效性与持续 性。在父辈经营时期,控制权往往高度集中在创始人及其家族手中,创始人权威、家族 权威远远高过规章制度,家族企业内依托于规则的治理体系较难发挥作用。家族企业若 要代际持续,仅仅靠创始人个人或者接班人个人的权威是难以实现的,建立合适的内部 市场化治理机制,利用规则体系指引员工的行为,这些规则可以是具有强制性的企业制 度等,也可以是不具有强制性的员工道德规范等,规则信任一旦运转起来,便可以带来 较高的信任度,形成良好的凝聚力。而通过控制权的稀释,可以降低控制家族在企业的 话语权,有些家族企业引入机构投资者,以激发家族企业内部的市场规则意识。管理权 集中亦是如此,过多的管理权集中于控制家族成员手中,规则难以推行。管理权分散即 是控制家族向非家族成员让出部分决策权、奖惩权,表现为引入职业经理人、提拔非家 族成员救人中高层管理人员以及安排非家族成员进入董事会等。将管理权更多地赋予非 家族人员,集思广益,提供市场化机制自由发挥作用的空间。

6.3研究展望

受限于笔者的研究能力和研究条件,本文的研究过程还存在诸多不足之处,主要包 括以下几点:

(1)  代际传承是一个极具个性化的过程,在将本文的研究结论运用于自身实践时, 需充分考虑自身企业经营的实际情况。

(2)  传承规划作为一项家族“内部协议”,与之相关的披露和公开信息较少,笔 者对于案例企业代际传承中的父辈行为所开展的研究难免存在一定的主观性。

(3)受到家族企业传承案例样本数量较少的限制,以及代际传承的个性化特征, 本文并未选择大样本研究。但是笔者认识到对于“子承父业”模式下创始人财务行为的 共性探讨,大样本研究的结果同样具有实践意义。

针对家族企业代际传承时期创始人财务行为的研究尚在起步阶段,本文将关注点聚 焦于代际传承中的盈余管理行为,在后续研究中,研究者可以从财务风险、投资决策、 筹资决策等多方面分析代际传承时期家族企业的财务行为特征。同时,随着我国家族企 业代际传承高峰期的到来,更多的传承案例可以为后续的大样本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参考文献

[1]     晁上.论家族企业权力的代际传递[J].南开管理评论,2002(05):47-51.

[2]     陈凌,应丽芬.代际传承:家族企业继任管理和创新[J].管理世界,2003(06):89-97.

[3]      陈文婷.创业学习与家族企业跨代企业家的创业选择[J].经济管理,2011,33(08):38-50.

[4]      程晨.家族企业代际传承:创新精神的延续抑或断裂?[J].管理评论,2018,30(06):81-92.

[5]      储小平.华人家族企业的界定[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4(1):49-53.

[6]     窦军生,贾生华.“家业”何以长青?一一企业家个体层面家族企业代际传承要素的识别[J].管理世界, 2008(09):105-117.

[7]      管考磊,张蕊.企业声誉与盈余管理:有效契约观还是寻租观[J].会计研究,2019(01):59-64.

[8]     郭超.子承父业还是开拓新机一一二代接班者价值观偏离与家族企业转型创业[J].中山大学学报(社 会科学版), 2013,53(02):189-198.

[9]     何轩,等.家族为何意欲放手?一一制度环境感知、政治地位与中国家族企业主的传承意愿J].管理世 界, 2014(02):90-101.

[10]      胡礼文,谢馨,贺湘.我国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亲属任职高管与家族企业盈余质量研究[J].江西社会 科学, 2019,39(11):204-215.

[11]      胡宁.家族企业创一代离任过程中利他主义行为研究一一基于差序格局理论视角[J].南开管理评论, 2016,19(06):168-176.

[12]      胡旭阳,吴一平.创始人政治身份与家族企业控制权的代际锁定[J].中国工业经济, 2017(05):152-171.

[13]      焦康乐,李艳双,胡望斌.家族企业传承模式选择动因研究一一基于社会情感财富视角[J].经济管理, 2019,41(01):71-88.

[14]      焦康乐,李艳双,胡望斌.家族企业传承模式选择动因研究一一基于社会情感财富视角[J].经济管理,2019,41(01):71-88.

[15]      李蕾.家族企业的代际传承[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3(08):45-48.

[16]      李新春.家族化企业的“管理革命” [J].学术研究,2001(05):7-9.

[17]      李新春.经理人市场失灵与家族企业治理[J].管理世界,2003(04):87-95.

[18]      李新春,韩剑,李炜文.传承还是另创领地?——家族企业二代继承的权威合法性建构[J].管理世界, 2015(06):110-124.

[19]      李新春,韩剑,李炜文.传承还是另创领地?——家族企业二代继承的权威合法性建构[J].管理世界,2015(06):110-124.

[20]      李新春,张鹏翔,叶文平.家族企业跨代资源整合与组合创业[J].管理科学学报,2016,19(11):1-17.

[21]      梁强,罗英光,谢舜龙.基于资源拼凑理论的创业资源价值实现研究与未来展望[J].外国经济与管理, 2013,35(05):14-22.

[22]      刘静,刘刚,梁晗.中国家族上市公司代际绩效差异的影响机制研究[J].北京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 学版), 2017,32(04):116-126.

[23]      陆建桥. 后安然时代的会计与审计——评美国《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及其对会计、审计发 展的影响[J].会计研究,2002(10):33-42.

[24]      吕敏康,刘拯.媒体态度、投资者关注与审计意见[J].审计研究,2015(03):64-72.

[25]      权小锋,吴世农.投资者注意力、应计误定价与盈余操纵[J].会计研究,2012(06):46-53.

[26]      孙秀峰.家族企业代际传承影响企业经营绩效一省略一代转型创业与继承人社会资本的视角J].经济 理论与经济管理, 2019(08):98-112.

[27]      汪祥耀,金一禾.家族企业代际传承及二代推动战略转型的绩效研究[J].财经论丛,2015(11):61-70.

[28]      王哲兵,韩立岩,孙静.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经理人能力和信息甄别的视角[J].管理科学, 2019,32(04):145-159.

[29]      魏春燕,陈磊.家族企业CEO更换过程中的利他主义行为一一基于资产减值的研究J].管理世界, 2015(03):137-150.

[30]      魏明海.盈余管理基本理论及其研究述评[J].会计研究,2000,37-42(09).

[31]      吴超鹏,等.家族主义文化、“去家族化”治理改革与公司绩效[J].经济研究,2019,54(02):182-198.

[32]      夏冬林,李刚.机构投资者持股和会计盈余质量[J].当代财经,2008(02):111-118.

[33]      肖挺.高管团队特征、制造企业服务创新与绩效[J].科研管理,2016,37(11):142-149.

[34]      许静静,吕长江.家族企业高管性质与盈余质量一一来自中国上市公司的证据[J].管理世界,2011(01):112-120.

[35]      许永斌,鲍树琛.代际传承对家族企业风险承担的影响[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9(03):50-60.

[36]      许永斌,惠男男,郑秀田.家族企业代际传承与债务特征[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4(12):56-65.

[37]      余向前,张正堂,张一力.企业家隐性知识、交接班意愿与家族企业代际传承[J].管理世界, 2013(11):77-88.

[38]      张俊瑞,李彬,刘东霖.真实活动操控的盈余管理研究_基于保盈动机的经验证据一张俊瑞J].数理统 计与管理, 2008,918-927(05).

[39]      赵宜一,吕长江.家族成员在董事会中的角色研究一一基于家族非执行董事的视角[J].管理世界, 2017(09):155-165.

[40]      周立新.家族企业国际化与企业绩效一一家族传承意愿与政治关系的调节效应[J].管理评论, 2019,31(09):159-168.

[41]      朱沆,Eric Kushins,周影辉.社会情感财富抑制了中国家族企业的创新投入吗?[J].管理世界, 2016(03):99-114.

[42]      祝振铎,李新春,叶文平.“扶上马、送一程”:家族企业代际传承中的战略变革与父爱主义[J].管理 世界, 2018,34(11):65-79.

[43]      邹立凯,梁强,王博.基于权威转换视角的家族企业二代子女继任方式研究[J].管理学报, 2019,16(12):1771-1780, 1789.

[58]     Anderson R C, Reeb D M.Founding-family ownership and firm performance:Evidence from the S&P 500[J]. The Journalof Finance,2003,58(3):1301-1328.

[59]      Achleitner A K, Gunther, Nina, Kaserer C, et al. Real Earnings Management and Accru al-based Earnings Management in Family Firms. European Accounting Review, 2014, 23:25-46.

[60]      Barontini R, Caprio L. The effect of family control on firm value and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continental Europe[J]. European Financial Management, 2006,12(5):689-723.

[61]      Brown R. Social identity theory:Past achievements,current problems and future challenges[J].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2000,30(6):745-778.

[62]      Brown G, Lawrence T B, Robinson S L. Territoriality in Organizations,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2005,30:577-594.

[63]     Beckhard R, Dyer W. Managing continuity in the family-owned business[J]. Organizational dynamics, 1983,12:5-12.

[64]      Centry R C, Dibrell J K. Long-Term Orientation in Publicly Traded Family Business: Evi dence of a Dominant Logic.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ve, 2016, 4:78-89.

[65]      Chrisman J J, Patel P C. Variations in R&D investments of family and nonfamily firms:behavioral agency and myopic loss aversion perspectives[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012,55(4):976-997

[66]      Chen H H, Noronha G, Singal V. The price response to S& P 500 index additions and deletions:Evidence of asym metry and a new explanation[J]. Journal of Finance, 2004,59(4):1901-1930.

[67]     Chen H J. Z Chen, and G J. Lobo. Effects of Audit Quality on Earnings Management and Cost of Equity Capital: Evidence from China [J]. Contemporary Accounting Research, 2011, 28 (3): 892-925.

[68]      Chen X Q. Cheng, and Y Hao. GDP Growth Incentives and Earnings Management: Evidence from China [J]. Review of Accounting Studies, 2020, 25 (3): 1002-1039.

[69]      Cohen D A, Zarowin P. Accrual-based and real earnings management activities around seasoned equity offerings[J]. Journal of accounting Economics, 2010,50(1):2-19.

[70]      Dyck B,Mauws M,Starke F A. Passing the Baton:The Importance of Sequence,Timing,Technique and Communication in Executive Succession,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2002,17(2):143~162.

[71]      Erben G S and Gune^er A B,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aternalistic Leadership and Organizational Commitment: Investigating the Role of Climate Regarding Ethics,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8,82:955-968.

[72]      Fan J, Wong T J, Zhang T Y, Founder Succession and Accounting properties, Contemporary Accounting Reasearch,2012,29(1).

[73]      Gil Bozer, L Levin, J C Santora. Succession in family business: multi-source perspectives, 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 Enterprise Development, 2017,24 (2): 256-283.

[74]      G6mez-Mqjia L R, Haynes K T, Nunez-Nickel M, Jacobson K J L, Moyano-Fuentes J., Socioemotional Wealth and Business Risks in Family-Controlled Firms: Evidence from Spanish Olive Oil Mills,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2007,52:106-137.

[75]     Gomez-Mejia L R , C Cruz, P Berrone, and J D Castro. The Bind That Ties:Socioemotional Wealth Preservation in Family Firms[J].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Annals, 2011,5(1):653 -707.

[76]     G6mez-Mqjia L R , J T Campbell, G Martin, R E Hoskissonn, M Makri, and D G. Simon. Socioemotional Wealth as a Mixed Gamble:Revisiting Family Firm R&D Investments with the Behavioral Agency Model[J].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 Practice, 2014,38(6):1351-1374.

[77]     Gunny K A. The Relation Between Earnings Management Using Real Activities Manipulation and Future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Meeting Earnings Benchmarks [J]. Contemporary Accounting Research, 2010, 27(3): 855-888.

[78]     Handler W C , Succession in Family Firms:A Mutual Role Adjustment Between Entrepreneur and Next-generation Family Members[J],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 Practice, 1990,15(1):37-51.

[79]     Healy P M, Wahlen J M. A Review of the Earnings Management Literature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Standard Setting[J]. Accounting Horizons, 1999,13(4):365-383.

[80]      Jiang F and Kim K A , Corporate Governance in China: A Modern Perspective[J], 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 2015,32:190-216.

[81]      Jones J J. Earnings Management During Import Relief Investgations[J],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1991,29(2):193-228.

[82]      Kornai J. "Hardening the Budget Constraint: The Experience of the Post-Socialist Countries",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2010,45: 1573-1599.

[83]     Kornai J and Weibull J W. "Paternalism, Buyers' and Sellers' Market", Mathematical Social Sciences, 1983,6:153-169.

[84]      Kets de Vries, M. F .R.,The Dynamics of Fami-ly Controlled Firms:The Good and the Bad News, Organizational Dynamics, 1993,21: 59-71.

[85]      Mcconaughy D L, Phillips G M. Founders versus Descendants:The Profitability, Efficiency, Growth Characteristics and Financing in Large, Public, Founding Family-Controlled Firms[J]. Family Business Review, 1999,12(2):123-131.

[86]      Miller D, Le Breton-Miller I. Managing for the Long Ru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Boston,2005.

[87]      Miller D, and I L Breton-Miller, Deconstructing Socioemotional Wealt[J].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2014,38(4): 713-720.

[88]      Roychowdhury S. Earnings management through real activiti pulation[J]. Journal of Accounting Economics, 2006,42(3):335-370.

[89]      Sharma P , Chua J H , Chrisman J J , Perceptions About the Extent of Succession Planning in Canadian Family Firms , Canadian Journal of Administrative Science, 2010,17(3):233-244.

[90]      Taylor G K, Xu R Z. Consequences of real earnings management on subsequent operating performance[J]. Research in Accounting Regulation, 2010, 22(2): 128-132.

[91]     Ward J L. Growing the Family Business:Special Challenges and Practices , Family Business Review, 1987,10:323-337.

[92]      Wong T J. Corporate Governance Research on Listed Firms in China: Institutions, Governance and Accountability [J].Foundations and Trends in Accounting, 2016, 9(4): 259-326.

天天论文网
专注硕士论文服务

24小时免费热线

SERVICE ONLINE

13503820014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